•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升官有道

第一百八十章 混子    文 / 良木水中游 更新时间: 2018-01-16 23: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年轻懂事的儿子出门跟女朋友约会,一晚上功夫高高兴兴出门的儿子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出现在父母面前?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简直让小伙子当老师的父母痛不欲生。

    惨案发生后,小伙子父母头一件迫切要做的事情就想为儿子讨还一个公道,一条人命就这么被人活活打死了总得有个说法?

    按理说,这件杀人案件发生在舞厅,舞厅是公共场所,就算那晚去舞厅跳舞的人很少,找几个现场目击证人总不难吧?

    最蹊跷也最令人悲哀的一幕出现了!

    警察在办案过程中居然找不到一个目击证人?记住了,一个目击证人都没有!还有比这更邪门的事吗?还是某些人眼睛原本就瞎?

    当晚同在舞厅跳舞的那些客人,有人说自己没看清,有人说自己早走了,还有人说自己根本不知道发生了这件事,反正说什么的都有,就是没人承认亲眼看见贾凤奎一帮人当众行凶杀人。

    到最后,就连小伙子拼了命保护的女朋友都改了口供说,“当时舞厅里灯光实在是太昏暗了,她也没看清楚。”

    人性?人心?(此处一片唏嘘声!)

    所有人心里都跟明镜似的,这件案子一方是本地有钱有势大老板的富二代,一方是与世无争书香门第的小伙子,无论从社会地位还是经济实力来说,受害方都不占优势。

    自从命案发生后,更多人听闻一个传言,贾凤奎的父亲在诸多场合说过一句话,“凡是敢作证贾凤奎犯法的人,后果很严重!凡是表现好的证人,赏金很丰厚!”

    因为缺少证据,看起来特别简单的一个案件便一直未能顺利结案,为了让儿子走的安生,走投无路的受害者父母有一段时日无奈高举一块“寻找证人”的白底黑字标语跪倒在普水县最热闹的安东路口。

    ......

    这世上并非只有窦娥是最冤苦主,只不过世间有许多更悲催的事没人去记录流传,于是让窦娥成了史上最冤案的代言人。

    有人说,“人各有命富贵在天,这就是命吧?”真的人各有命吗?还是有人仗着有钱有势有后台恃强凌弱?

    对于这个案子不想再多写一个字!

    事发后,贾凤奎便在父母的安排下远走南方避风头,等他从南方回来的时候摇身一变成了成功的企业家,不知道他在外面用什么样的手段发了笔横财,一回到家乡立马成立了一家建筑工程公司。

    当初胡云伟找上门谈合作的时候,贾凤奎起初的态度是拒绝的,明知道胡云伟要做的工程是违建还掺合进去无异于给自己找麻烦。

    后来胡云位只质瓒宦br />
    在当年的惨案发生近二十年后,事件中原本年轻美貌的女主角如今已变成了身患绝症(报应!)形容枯槁的妇女,当警察再次找到她了解案情的时候,女人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人之将死再无挂牵,当着警察的面一五一十把当年的情形说出来。

    贾凤奎被抓了!

    多年以来一直压在很多人心坎上的一块石头终于还是落了地,于是很多人针对此事传说最多的一句话变成了,“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贾凤奎被抓的消息传开后,最为震撼的人莫过于正在与其密切合作的胡云伟,他听到消息后第一反应是恐惧。

    他原本以为自己神不知鬼不觉把厂房建好,那些当官的根本拿自己没办法,没想到厂房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呢,县公安局先把背地里跟自己合作的建筑工程公司贾老板给抓了?

    贾老板是什么背景的人物?凡是做工程的老板哪一个手底下没有一帮涉嘿的兄弟抢市场撑场面?现如今贾老板正帮自己做工程的时候出了这档子事,他手底下那帮兄弟能轻易饶了自己?

    起初胡云伟看着工地上建筑材料越堆越高反正没人来管,心里还偷着乐认为政府担心自己撤资所以不敢过问,现在看来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屋漏偏逢连夜雨。

    胡云伟正为贾老板突然被抓的事情揪心呢,突然接到县招商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打来电话,严肃跟他说,

    “经过调查发现酱醋厂收购协议签署后,胡老板身为投资商并未在合同约定时间内履行相关条款,根据协议条款政府有权决定终止合作。”

    胡云伟接到这通电话后顿时感觉浑身血液冻结,一只手拿着话筒愣了半天才缓过神来,他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他有些想不通,好好一笔能挣钱的大买卖,怎么会变成这样?

    黔驴技穷的胡云伟无奈之下只得硬着头皮找到黄一天办公室,他知道黄一天现在是县委张副书记面前的红人,指望黄一天出面说情帮他挽回局面。

    下午两点左右,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办公室里,黄一天正埋头看一份材料,感觉到一个黑影悄无声息进门不觉吓一跳,“谁这么没眼力劲门也不敲就进了领导办公室?”

    他一抬头瞧见面容憔悴的胡云伟已经自顾坐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看到这兄弟灰头土脸的颓废模样,黄一天心一软没吭声。

    黄一天心里大概猜到胡云伟今儿找上门来所为何事?他从老板椅上起身亲自为胡云伟倒了杯水,当他亲手把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端到他面前,胡云伟的表情露出些许羞愧。

    前几日是谁口出狂言说,“有事也求不会求黄一天帮忙”,如今放出的狠话言犹在耳自己却不得不坐在黄一天的办公室里来求他帮忙,此时的胡云伟心里五味杂陈复杂滋味只有自己能真正体会。

    胡云伟手里端着那杯水摩挲了片刻开口道:“那个,那个听说最近你小子挺得领导重用?县里招商引资相关工作你是具体负责领导之一?”

    见胡云伟明摆着没话找话,黄一天面无表情冲他点点头。

    “那个,贾凤奎被抓的事情你听说了吗?其实我也知道有些事情可能做的有些过火,不过我一个生意人,肯定以经济利益最大化为目标,你说是不是?”

    黄一天再次一言不发点点头。

    胡云伟又说:“那个,咱们好歹是多年的老交情,我现在生意上遇到点小麻烦,我琢磨你应该不会袖手旁观吧?”

    这一次,黄一天并未点头,而是两只眼睛透着一股幽深看向脸上不停表情的胡云伟,从嘴里轻轻吐出一句话来:

    “云伟,你这回遇到的可不是小麻烦。”

    “不管大麻烦小麻烦,今天我来就是想问你一句话,你到底肯不肯出手帮兄弟渡过难关?”胡云伟终于还是憋不住显出原形,冲着黄一天没好气抱怨,“凭什么县政府单方面终止合作协议?我不同意!那是你们违约。”

    黄一天见他猛的抬高音量,叹口气对他说:“胡云伟,你跟我嚷嚷有什么用?我提醒过你,政府对投资商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而你现在恰恰严重超出了政府部门能容忍的限度,现在协议终止也是按照相关法律规定执行,你能怨谁?”

    胡云伟见黄一天丝毫没有同情自己的意思反而帮着政府说话,气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伸手一指黄一天鼻梁不乐意道:“我都已经承认错误了,你还想怎么样?你是非要把我逼的无路可走是不是?”

    黄一天见胡云伟三句话还没说完开始跟自己胡搅蛮缠,心里也有些动怒,冲他狠狠瞪了一眼据理力争道:“是我把你逼的无路可走吗?还是你自己从一开始就心存侥幸胡作非为?现在政府方面终止跟你签署的收购协议你才开始着急上火,你早干什么去了?”

    胡云伟今儿当着黄一天的面纯粹就是一副无赖嘴脸,他冲着黄一天死皮白咧道:“我不管,反正我不同意终止协议。”

    黄一天没好气道:“这话你还是留着到法院跟法官说吧,看看法官是不是支持你的观点?”

    “黄一天你什么意思?你现在当官了是不是?瞧不起我这个老朋友了是不是?我现在都落到这份上了,你还在这落井下石?”

    黄一天见胡云伟蛮不讲理指责自己,心里也不痛快,冲他道:“你现在说我瞧不起老朋友了?之前我提醒你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一意孤行不履行协议规定条款才会落到今天的下场,你能怪谁?”

    胡云伟嗓门比黄一天更高:“不履行协议的投资商多了去了,凭什么政府单单跟我终止协议?这就是不公平!”

    “这种问题还需要问别人吗?答案不就在你自己心里吗?最近一段时间你私下做过多少小动作你以为别人都是瞎子吗?”

    “那也不能拿我当出头鸟啊!”胡云伟愤愤不平。

    “就冲你私下干的那些企图瞒天过海的勾当,你这个出头鸟早就当定了!”

    “黄一天,你别在这狐假虎威吓唬我,我相信张副书记对我的投资还是感兴趣的,就咱们普水这种破地方能有多少投资商心甘情愿过来砸钱?”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