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37章 怒骂御史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6 22: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王曾命家人从府里搬了几张桌椅出来,就摆在自己府门第前。{[ 〈((〔〔({<  吩咐给站出来的书吏纸和笔,让他们把所有人的姓名身世,在三司里任职的履历,自己不甘心被裁的情由,全都详细记录下来。

    数百人挤在这里,也无法组织,只能任由各人上前自己叙述,书吏照着抄录。

    刘沆也跟着人走上前去,随口编了自己的履历,用了刘三水的名字,让书吏记了下来。见书吏只管照着自己述说的记录,刘沆心中叹了口气,记下来的这些人中也不知道有几个是真有几个是假,更不知道有多少人是真正的三司公吏。

    闹闹哄哄忙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忙完。

    王曾命仆人收了厚厚的书状,对众人朗声道:“明日早朝,我必定为诸位分辨。你们了了心事,早早回家里去吧。这样成群结队,不是太平天下该有的气象。”

    众人一起高声谢恩,辞了王曾。

    离了王曾府第,一众三司公吏气势高涨,只觉得有了宰相的话,这饭碗终归是滨相公既然已经答应为我们说话,还是不要去多事,及早回家吧。”

    林太平苦笑:“哥哥,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够由得自己?你就是不去,事情闹起来难道还能够把自己摘出去?你在编修所里做事,不知道我们这些人的难处。我们这些小吏都是互相看着的,谁敢半路走了,日后专知官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你们专知官今天来了没有?”

    “哥哥好痴,专知官怎么会来?”林太平笑着摇头。“裁减人员,又裁不到他们的头上去!你没有看见,今天领头的那朱正、周贵和李逢吉几个人,都是后行。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不会来,更何况那些领!”

    前后行都是最低等级的吏员,纯粹跑腿干活的。孔目、专知和勾覆官这些才是高级吏人,实际权力比很多官员都大。

    刘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里叹气。今天来的这些吏员,一部分是盲从,还有很大一部分只怕是受了上司的蛊惑和胁迫,为那些真正有权有势的公吏火中取栗。

    涣散的队伍重新又聚拢起来,由当头的几个人带着,一路向内城的韩亿家前进。

    此时韩亿数子中只有韩综中进士,长子韩纲恩萌出仕,因为性子急,待下苛薄,官声并不太好,韩家还算不上豪门望族。

    队伍到了韩府门前,这次连上去打门的人都没有,远远的就有人高声咒骂。

    韩府里的人早已经得到了消息,见这帮灾星来到了自家门前,污言秽语早早就传了过来,学着吕夷简家,紧闭大门,来了个不闻不问。

    数百公吏到了门前,见一个人都没有,骂得越来越难听,左一声老狗,右一声小狼崽子,直骂到韩亿家里祖宗八代去。

    刘沆听着直骂眉头,恨不得把耳朵堵起来。门里面可是当朝的御史中丞,皇上亲除的国家监察系统的最高官员,被这样辱骂,官方已经无法下台。

    一直特别活跃的那个肥胖汉子骂得唾沫横飞,嗓子都已经哑了。也不知道他跟韩家有什么深仇大恨,这样辱骂依然不解恨,突然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拳头大的石块,使出吃奶的力气扬手砸进韩府里去。

    “直娘贼,这老狗一家学做缩头乌龟,以为这样就没事吗?大家只管捡瓦石砸他的家里,让他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

    肥胖汉子一边拍着手,一边朝着周围的人大喊。

    有了开了头,就有人有样学样。一众公吏纷纷散开,捡周围地上的砖瓦石块向韩府里砸去,一边砸一边骂,言语愈污移不堪。

    如此闹了大约有小半个时辰,一直在前排的几个领互相使了个眼色,点了点头。

    就有一个不起眼的公吏从这些人身边走开,静悄悄地溜到人群的外围。看看周围的人不注意,突然高声喊道:“开封府的人来了!我们今天出了胸中恶气,还是及早散开,各回各家,不要被官府的人抓了去!”

    话声刚落,人群中间的几个领一起道:“开封府的人凶恶,没道理被他们抓去白白受苦,散了!散了!”

    一边说着,一边分头向四周跑去。

    带头的突然逃跑,整个公吏队伍气势一下子就散了,几乎眨眼之间,纷纷作鸟兽散。

    林太平茫然地看了看四周,问身边的刘沆:“怎么一下子人就都散了?哥哥,你怎么不跑?不怕被开封府的人抓住吗?”

    刘沆拍了拍少年肩膀:“开封府要抓人,早就来抓了,哪里会等到这个时候?早早回家吧,记住,以后不要再跟着别人参与这种事情了。”

    林太平还是想不太明白,甩了甩脑袋,向刘沆道别,一个人回外城自己的住处去。

    刘沆看了看眼前的御史中丞韩亿的住处,叹了口气,与混在队伍里的厢军兵士三三两两,转头回到编修所。

    王拱辰和王彬等人还在编修所里没有离去,一见到刘沆回来,呼啦围上来,七嘴八舌地问道:“冲之,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形?我们怎么听说数百公吏围了宰相府,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可是真的?”

    刘沆道:“岂止是围了宰相府,他们还到韩中丞府上辱骂,向府里扔砖石呢。这事情闹起来必有隐情,副使在哪里?”

    王拱辰道:“在那边的小屋里,与高成端不知在谈些什么,都一个多时辰了也没有出来。你若是有急事,可以过去通禀。”

    刘沆别了众人,顺着指点到了徐平呆的小屋外,沉声道:“副使,下官刘沆,已经回来了,有事禀报。”

    “进来吧。”

    听见徐平回答,刘沆推开房门,进了小屋。

    只见徐平和高成端两人据着一张桌子,桌上厚厚一叠纸,也不知记的什么。

    刘沆行礼:“副使,我没有打搅吧?现在可有时间,今天三司公吏的事情有蹊跷。”

    “过来慢慢说。”徐平招呼刘沆,又吩咐高成端:“你先出去吧,今天谈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有事情我再找你。”

    高成端向徐平和刘沆行过了礼,转身出了房门。

    徐平吩咐门外的杂吏上了茶水,对刘沆道:“说吧,忙了一天,现了什么蹊跷。”

    刘沆喝了口茶,把今天生的事情捊顺,从头到尾向徐平说了一遍。

    “副使,今天数百公吏,全部都是最下层的吏人。我问那个林太平,他说上头的专知官让这些人必须来,不然日后本衙门待不下去。三司裁人,怎么也裁不到那些专知孔目官头上,他们何必要费这个心思?”

    这件事情刘沆想了一路,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已经可以确认今天的事情必定是有人故意为之,甚至还有人混在里面有意引至最后的结果,却想不明白为什么。出了这种轰动朝野的大事,背后策划的人到底图的是什么呢?(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