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敲竹杠(4000字二合一大章!)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22: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宁修已经出离的愤怒,他一甩袍袖踱步出了屋子。

    陈萍儿的侍女海棠见状感到十分惊讶。

    “呀,宁公子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可是那飒飒姑娘冲撞了宁公子?奴婢早就说过她是新人,不懂规矩......”

    海棠还在解释,宁修却是道:“她便是我的一位故人,今天这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

    海棠直是怔住了。在她印象中,进了天香楼的姑娘极少有出去的。除非是那种顶级王孙公子看上的红姑娘,花费重金脱籍赎身,否则断无从良的可能啊。

    莫非这位宁公子想要替飒飒姑娘赎身?

    她刚一生出这个念头便摇了摇头。

    这位宁公子虽然出手阔绰谈吐不凡,但怎么看都不像南京本地人。即便他身份显贵,但强龙不压地头蛇,还能翻了天去?

    想到这里,海棠便好言相劝道:“宁公子,您若想带走飒飒姑娘恐怕不太容易,毕竟从名义上讲她已经是天香楼的人了。”

    宁修皱了皱眉,冲海棠嘱咐道:“还请海棠姑娘帮我看着飒飒,莫要让她受了委屈。”

    海棠茫然的点了点头,看着宁修转身向前院走去。

    ......

    ......

    天香楼大堂之中,老鸨吴三娘正在对着一面铜镜描眉。

    不少嫖客都被她搔首弄姿的样子撩的心火上涌,恨不得欺身压来把这老货办了。

    吴三娘仿佛也看出了这些嫖客的心思,故意扭着腰肢发出一声声娇嗔。

    她毕竟是风月场中的老手,最是知道这些嫖客的心思。只要她把这些人的兴致调动起来了,还怕他们不往外掏银子吗?

    至于她当然不会接客的,自有底下的姑娘抢着争客。

    吴三娘心中正自得意,忽然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她抬首去瞧,立在她眼前的人儿不是那宁修宁公子却是谁。

    “呀,宁公子这么快就好了?难道是我们家萍儿服侍的不周道吗?”

    她又拿出了撩拨其他嫖客的本事,主动将身子往宁修身上靠去。

    宁修此刻恨不得扒了吴三娘的皮,如何会让她得逞?

    他一把将吴三娘推开,冷声笑道:“我要给飒飒赎身。”

    吴三娘愣了一愣,旋即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位宁公子好这口啊。这也是奇怪了,好端端的萍儿不选,选一个未经人事的雏儿。啧啧,这些公子哥的口味真是叫人捉摸不透啊。

    吴三娘却也不恼,掩嘴咯咯的笑了两声。

    “我说宁公子啊,有话可得好好说,你喜欢飒飒是吧?那得拿出点诚意啊。”

    她是个生意人,并非不肯让飒飒赎身,关键看价码。

    她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了这么个雏儿,准备调教培养成瘦马,若是要卖,自然得以十倍、百倍的价格。

    宁修却是冷冷道:“你花的多少钱买的她,我便拿出多少钱给你。一分一厘银子也不会多给。”

    吴三娘面色登时就不好了。

    她怎么说也是这天香楼的老鸨,而这天香楼是裴侍郎家的产业,这个愣小子说话这么冲,一点情面余地都不留,当真是不给裴侍郎面子吗?

    宁修冷冷注视着吴三娘,见她良久没有反应,便深吸了一口气道:“怎么,你还想敲竹杠吗?”

    吴三娘皮笑肉不笑道:“瞧宁公子说的,怎么那么难听呢?什么叫敲竹杠?实不相瞒,鄙店买来飒飒姑娘确实没有花费太多的银钱,可这培养起来花的银钱可着实不少呢。光是请人叫她弹琴、唱曲、学舞就耗费甚巨,这还不包括饮食起居,哪样少得了钱?宁公子若是想带走飒飒,至少也得拿出一千两银子吧?”

    宁修见状知道不能善了,便冲身旁的孙悟范递了个眼色。孙胖子立刻心领神会的朝天香楼大门走去。

    吴三娘忙着和宁修唇枪舌战,自然没有在意孙悟范的举动,加之宁修有意引开吴三娘的注意,孙胖子得以成功离开天香楼。

    一出天香楼,孙悟范拔腿便跑。他要去的不是别处,正是南京城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魏国公府。

    魏国公府与莫愁湖毗邻,换句话说,莫愁湖就是魏国公府的后花园。

    当初太祖皇帝朱元璋问鼎,大封开国功臣。大将徐达被他封为中山王,封地就在这莫愁湖。

    故而,莫愁湖就是徐家的私产,旁人未经允准是不得游览的。

    话说回来,一般百姓也不会主动往这里凑,最多远远望上一眼,然后摇头离开。

    孙悟范绕着偌大的莫愁湖走了半圈,这才来到魏国公宅邸外。

    他喘着粗气走到大门前,冲门官拱了拱手道:“还请通禀一声,就说湖广孙悟范求见二公子。”

    说罢把名帖主动送上。

    那门官用余光夹了孙悟范一眼,这才不情愿的接过名帖。

    “知道了,你且在门外等着吧。”

    孙悟范不由得窜出一股怒火,这门官真是狗眼看人低。再怎么说,也把他请到门房里坐着啊,这像什么话!

    但他也知道此刻不是发作的时候,便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怒火。

    那门官拿着名帖一路穿堂过院,来到二公子的跨院外,隔着垂花门将名帖交给了二公子徐怀远的贴身小厮。

    徐家乃是顶级公勋之家,对于礼数自然十分看重,逾越礼制的事情是绝不能出现的。

    内外有别,故而门官最多只能走到跨院外,再往里便不是他能够出入的了。

    徐怀远此刻正在书房里练字。这当然不是他的本意,无奈父亲和大哥一再督促,他也只好免为其难的做做样子。

    他只写了几百字便觉得困倦不已,打了个哈欠便要小憩一会。

    这时小厮在门外恭敬道:“二少爷,前院来人说有个叫孙悟范的湖广人要来拜访您,您看是见还不见?”

    听到孙悟范的名字,徐怀远直是一个激灵坐起身来,困意全无。

    “你说什么?孙悟范来了?”

    他连忙起身,几步走到屋门处推开门道:“他现在人在何处?”

    “应该是在府门外等着呢吧?”

    小厮恭敬回应道。

    ......

    ......

    徐怀远一双眼睛瞪得犹如牛铃,斥责道:“你说什么,竟然把孙朋友晾在府门外。如此慢待贵客,我平日里就是这么教你们的吗?”

    那小厮一脸委屈,心道这又不关我的事啊,您要吼也该吼那不开眼的门官才是。

    “二少爷,那现在小的就去告诉门官,把那孙公子请进府来?”

    “不必了!”

    徐怀远大手一挥道:“我亲自去!”

    说罢一甩袍袖,踱着方步朝府门去了。

    却说这边孙悟范等得心焦却也无可奈何。

    像魏国公府这么显赫的门第,门官们耍点睥气你也只有受着。

    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想来魏国公府的门官也差不多,孙悟范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他正感到心烦意乱,便听得吱呀一声,魏国公府的大门竟然开了!

    孙悟范连忙抬头去瞧,却见一个身着月白色苏绸直身的公子哥踱步走出。

    这人不是魏国公府的小公爷徐怀远却是谁!

    孙悟范大喜,连忙上前几步迎去。

    他和徐怀远颇有几分交情,却没想到徐怀远会为了他亲自到府门外迎接。

    这多少让孙悟范感到有些受宠若惊。

    “徐小公爷......”

    “孙朋友远道而来辛苦了,下人们不懂规矩,小可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徐怀远抢在孙悟范之前发声,倒是叫孙悟范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原本他窝着一肚子的火气,想要趁机向徐怀远控斥一番门官,谁料徐怀远主动致歉。

    伸手不打笑脸人,孙悟范只得把到嘴边的抱怨话语生生咽了下去。

    “快,快里面请!”

    徐怀远自知理亏,便想要找补,伸手延臂热情的把孙悟范往府宅里请。

    孙悟范却是清了清嗓子,苦笑道:“实不相瞒,孙某来求见小公爷是为了一件急事。”

    “哦?”

    徐怀远颇为好奇的问道:“是什么事?”

    “咳咳,宁贤弟这次与我一起来的金陵,我们在天香楼遇到了点麻烦......”

    “什么?宁贤弟也来了!”

    徐怀远不由得大为兴奋,随即戏谑道:“你们也真是,一来南京不想着先来我这里坐坐,倒是跑去天香楼了。不过你们眼光确实不错,这天香楼在秦淮河一众青楼楚馆中可是排的上号的。”

    孙悟范心道我的小公爷呐,这都火烧眉毛了,可没工夫跟您在这里闲聊扯淡啊。

    “咳咳,到时我叫宁贤弟给您赔罪,不过眼下还得劳烦尊驾,前去解燃眉之急啊。”

    “恩。”

    徐怀远轻应了一声,自然十分的得意。

    要说在这南京城中,还真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

    莫说是他这个魏国公嫡子亲自出面,便是随便一个魏国公府的采买管事,只要打着魏国公的这面大旗,有谁敢不给几分面子?

    原先还真有一人,那就是南京守备太监高洋的干儿子高升,不过这厮已经被锦衣卫解拿进京,下了诏狱了,如无意外逃不过断头一刀。高升敢如此跋扈,如此不给魏国公府面子,自然是因为有他干爹撑腰。如今杀鸡儆猴之下,高太监也不敢捋魏国公的胡须了。

    说来徐怀远对宁修和孙悟范前来南京还真的感到有些惊讶。他当初虽然叫宁修乡试之后一定要来一趟南京,可却也不知道宁修来南京的具体时间。

    再说,他就是那么一说,若是宁修不给面子没来,他也无可奈何。

    他又不是皇帝,总不能因为宁修没来就叫府中家将把宁修绑来吧?

    从这个角度看,他对宁修‘如约而至’还是感到窃喜的。

    “要带多少人?”

    徐怀远这句话一出,孙悟范差点笑喷了。

    他心道我的徐小公爷呐,这又不是去打群架,带那么多家丁家将作甚?

    只要把魏国公府小公爷的身份抖出去,那可是能抵得上几千兵卒啊。

    “咳咳,人就不必多带了。徐小公爷您只要本人到了天香楼,一切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拍马屁也是一个技术活,孙悟范就拍的徐怀远很舒服。

    徐怀远被拍的飘飘欲仙,大手一挥道:“备马,去天香楼!”

    ......

    ......

    却说这边天香楼中的气氛紧张到了冰点。

    无论是老鸨吴三娘还是宁修都寸步不让,吴三娘甚至叫出了楼内护院,想靠这气势逼退宁修。

    但宁修心中早有计较,今日不带飒飒走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怎会被区区几个护院吓退?

    只是他也不发作,就这么静静的耗着,只要耗到了徐小公爷赶来,事情就简单多了。

    只是徐小公爷怎么还没有来?细算了算,距离孙悟范离开天香楼也近半个时辰了啊。

    莫非路上发生了什么意外?

    便在宁修心中忐忑之时,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他朝楼外望去,只见几骑在天香楼外停下,当首走来一个身着月白色苏绸直身的翩翩公子,却正是徐怀远!

    宁修大喜!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

    只要徐怀远往这天香楼中这么一坐,什么妖魔鬼怪都得退下。

    吴三娘?就是扈三娘也没用!

    不过他却没有将这份喜悦表现出来,要做大事的人一定要有城府,要学会养气。

    在这方面,有着现代灵魂的宁修做的并不太好,故而还要多多学习。

    片刻的工夫,徐怀远便在几名亲随的簇拥下进了天香楼。

    孙悟范走的稍稍靠后,这倒不是因为他不着急,实在是因为骑马骑的不好。

    在南京城混的,尤其是开青楼的,哪个没有眼力?

    虽然徐小公爷不常来天香楼,可吴三娘一眼就认出了徐怀远。

    “哎呦,徐小公爷今儿个怎么有空来奴奴这里了,当真是稀客啊。”

    吴三娘一步三扭的朝徐怀远凑去,准备靠自己的风情迷住这位小公爷的双眼,叫他乖乖的掏银子。

    像这种顶级勋臣,对银子的数量是没有任何概念的,把他们服侍舒坦了,他们是真做得出一掷千金的事情的。

    徐怀远却对吴三娘的示好没有任何表示,径直朝宁修走去。

    “宁朋友,荆州一别,我们有好些日子没见了。”

    徐怀远率先拱手作礼,宁修连忙还礼,一旁的吴三娘直接傻了。

    这个宁修和徐小公爷认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