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六十四章 漕运与海运(4000字二合一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22: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船老大姓韩,名水生。

    他常在长江上载客航行,故而对于一线水道上的码头十分熟悉。

    小沙船才一靠岸,孙悟范便急不可耐的来到甲板上。

    其实像这种小码头,最多是用来补给水米,哪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莫说金陵那种奢靡之地,便是江陵其也绝对比不了的。

    故而一下船孙悟范便有些后悔,嚷嚷着要赶快回到船上去。

    宁修与刘惟宁倒是无所谓,正好借着机会活动一番筋骨。

    人在船上的时间待久了,腿脚真的容易麻木。

    在码头活动的时候宁修听到有几名船夫在攀谈什么。

    他有些好奇,便侧耳听了听。

    “我说吴老哥,你这消息到底靠不靠谱,朝廷真的打算弃河运,走海运?”

    “嘿嘿,我有个妹夫,他在京中一老爷家做事,消息绝对错不了!”

    “要是这般大运河岂不是就废了!”

    “废不废又不关我们的事。我们是靠长江吃饭的哩,又不是靠大运河!”

    “唉,我倒是有不少朋友是临清的纤夫,这样一来他们都没饭吃了啊。”

    “怕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叫他们来长江上拉纤。”

    “那可不成,那岂不是抢我们饭碗了吗!”

    宁修听了这一番话不禁暗暗皱眉。

    他肯定不会觉得这两名船夫说的就是朝廷定下的国策,但凡事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既然有消息传了出来便证明朝廷或多或少有了这样的想法。

    这可是一件大事啊!

    自打隋唐以来京杭大运河逐渐成为了联通南北的枢纽。

    到了本朝,京杭大运河的作用更是无可替代。

    江南的米粮、丝绸无不是通过沙船走大运河运送至京师,宁修甚至难以想象没有了大运河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但是当政者已经在想了!

    这个想法肯定不可能是出自万历皇帝,那么最大的可能便是来自于张居正或者他的智囊团了。

    宁修心中不由得暗暗慨叹,张江陵真是为了大明殚精竭虑啊。

    此条若是真的能够施行,无异于一条重要变革。

    首先海运比漕运快,其次海运还比漕运速度快。

    无论从哪一条来看,走海运都优于漕运。

    那么,朝廷为何不用海运代替漕运?朝中就真的没有人看出这一点吗?

    不,能够在朝中做官的哪个不是人精,怎么可能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都看不出。

    正是因为他们看的明白,才选择不发声装糊涂!

    这里面牵扯的利益关系太复杂了啊!

    一条大运河养活了多少人,光是整条运河上的纤夫、码头的力棒的数量就是一个难以想象的数字。

    最为可怕的是,这些人都归漕帮管,而漕帮是朝廷不会轻易得罪的。

    如果朝廷贸然用海运代替漕运,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船的问题。这些船大多还是在漕帮手中,只要漕帮不点头答应提供船只,朝廷仍然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那么,朝廷现在突然放出风声,难道是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吗?

    自打隆庆开海以来,朝廷已经开了海禁。

    虽然只有月港一个码头,却也迈出了最艰难的第一步。

    至少现在没有人抱着“祖训”二字阻挠开海禁了。

    其实所谓海禁之争说到底还是两个利益集团之间的争斗。

    朝廷希望开海禁从而收税充盈国库。而地方浙商、闽商则不想开海禁,因为他们走私不用交税,开了海禁麻烦不说还得把白花花的银子送给朝廷。

    而因为浙商、闽商在朝中都有能说的上话的人,他们自然为了自己的利益力争。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朝廷虽然很想开海,却不能成行。

    如今同样的问题摆在朝廷的面前。

    究竟是继续漕运还是以海运代替漕运?

    继续漕运是最为稳妥的选择,不会有任何的乱子。

    但因为漕帮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依靠着大运河吸血,若不解决这一问题,迟早会出大事。

    如果用海运代替漕运,矛盾将会提前爆发。那么朝廷将面临数十万漕运纤夫、力棒失业的问题,同样很棘手。

    是选择长痛还是短痛?这当然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宁修有些同情这位元辅少师张先生了。

    在旁人眼中他是贵不可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阁魁,但他实际上却有诸多掣肘的地方,有来自勋臣的,有来自文官集团内部的,有来自商人的,甚至有来自于皇帝的。

    眼下万历皇帝虽然对自己的老师面上仍然很恭敬,但实际上已经开始出现了反感的情绪。

    张居正处于这一漩涡的正中心,其压力可想而知。恐怕张居正自己也明白这一点,故而他每一步走的都很小心,可谓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宁修甚至在想如果把他放在张居正那个位置上,会做出怎样的决定,就一定比张居正处理的更好吗?

    “宁公子,可以上船啦!”

    宁修正自出神,船老大韩水生便小跑着来到宁修身边,陪着笑脸道。

    宁修哦了一声,便和孙悟范、刘惟宁上了小沙船。

    伴着船老大韩水生一声高喝,小沙船离开码头重新扬帆起航。

    宁修的心情却没有刚离开荆州时那么轻松,面容十分严肃。

    孙悟范见状有些好奇道:“咦,宁贤弟怎么了。不会方才江山风大吹晕了吧。”

    宁修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有那么文弱吗?我是方才在码头上听到那些船夫的对话,为朝廷为张阁老忧心啊。”

    “啊,你说那些船夫说的啊,他们也就是那么一说,帝的皇位,恐怕有明一朝都会把都城定在南京,绝不会有迁都之举。

    南京的繁盛是不言而喻的。即便在遍地繁华的江南,仅凭贵气其也可以盖过苏杭、扬州。

    孙悟范对南京十分熟络,便引着刘惟宁、宁修进了城,寻了一间上好的客栈住了下来。

    距离宵禁还有些时辰,孙悟范便提议去秦淮河逛逛。

    刘惟宁早就听闻秦淮河乃脂粉汇聚之地,这番来了自然不肯错过。

    至于宁修,多少也有些好奇。

    虽然他不屑做那等嫖妓的俗事,但看一看繁华的秦淮河景还是可以的。

    一行三人这便拔步往秦淮河方向去了。

    他们住的客栈距离秦淮河不远,穿过一个坊便也到了。

    与印象中的十里秦淮很不一样,展现在宁修眼前的秦淮更为宁静,仿佛一个不谙世事的处子。

    “孙兄,这秦淮河一直是这般宁静的吗?”

    宁修终是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清了清嗓子问道。

    “嘿嘿,当然不是了。宁贤弟不会不知道这秦淮河是什么地方吧?这里是青楼楚馆汇聚之地,白日里自然显得清静了些,可一入夜,嘿嘿......”

    见死胖子笑的这么猥琐,宁修不禁暗暗皱眉。

    这个死胖子,就不能君子一些吗?

    见宁修面色凝重,孙悟范打趣道:“既然来了,不如便呆一夜......”

    大明实行宵禁制度,一旦宵禁闲杂人等一概不许上街,若是被巡更的衙役发现,免不了要吃一顿板子。

    不过宵禁只是对公共区域而言,你在自己家里如何逍遥官府自然不会管。

    故而像秦淮河这种青楼楚馆汇聚之地,简直就是王孙公子消磨夜生活的绝佳地。

    一入夜,秦淮河两岸便张灯结彩,就连画舫都打起了灯笼,站在近河楼中朝外探身望去,绝对会被这绝美的夜景所震撼。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孙悟范口中的‘不到秦淮非好汉’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是啊,宁贤弟,既然来了不如就去看看吧。我们找一家楚馆,叫个善弹唱的歌妓弹上两曲也可以啊。”

    刘惟宁也十分赞同孙悟范的提议,附声道。

    “这......”

    见二人异口同声,宁修也无可奈何,总不能他一个人回客栈睡大觉,让刘惟宁和孙悟范去青楼找姑娘听曲吧?

    那也太禽兽不如了!

    “好吧。”

    宁修笑骂道:“怕是孙兄提议来秦淮河时就已经想好了吧?”

    孙悟范连连摆手:“那怎么会,我是那样的人吗?”

    “少装正人君子了,谁是正人君子孙兄也不会是。”

    宁修翻了翻白眼道。

    孙悟范一脸委屈的道:“我在宁贤弟的心目中,就是这样的形象?”

    宁修打趣道:“不不不,孙兄在我心中形象是极其伟岸的。”

    孙悟范一脸悲愤道:“罢了,罢了,心痛!”

    刘惟宁咳嗽了一声,凑到孙悟范耳边低语道:“差不多就行了,用力过猛可是不好。”

    孙悟范这才稍稍收了‘力度’,吧唧吧唧嘴道:“我知道了。”

    别的方面宁修不知道,但在这沾花惹草方面,孙悟范却绝对是个中好手。

    很快,孙悟范便带着宁修、刘惟宁来到了秦淮河核心区域的一座青楼——天香楼。

    别看这天香楼名字俗气,却是秦淮河十分有名的一座青楼。不仅金陵城中的王孙公子趋之若鹜,更有江南各州府的贵公子慕名前来。

    前些时日天香楼举办中秋诗会,那真是一座难求。

    只是那时宁修与刘惟宁正在武昌府贡院参加乡试,无法一睹盛况。

    过了一个多月,天气逐渐转凉,来秦淮河寻欢的公子哥也少了很多。

    饶是如此,天香楼也是不愁生意的。

    故而当孙悟范领着宁、刘二人来到天香楼前时,那门前的小厮只无精打采的来了句:“几位公子里面请。”

    这让宁修很不舒服。

    再怎么说你也是个服务行业,娱乐场所啊,怎么一点服务精神都没有?

    这不是店大欺客是什么?

    见宁修面露不悦就要发作,孙悟范连忙抢先一步走到小厮面前,从袖中抽出一块木牌,幽幽说道:“我是你们天香楼的老主顾了,快带我去见吴妈妈。”

    那小厮一见木牌,面上的不屑立刻一扫而空,换了一副谄媚的嘴脸道:“哎呦,原来是孙公子啊。这两位是您的朋友吧?快里面请!”

    我靠!

    宁修看到这番场面,直是惊了个呆。

    这厮变脸简直比老天爷变天还快啊。

    宁修便凑近去瞧,只见那黄杨木牌上写着一个孙字,并没有什么太过特别的地方。

    待小厮把他们领到堂中坐定,上了茶水点心扭身前去通报老鸨时,宁修才抓住机会问道:“孙兄,你方才拿出的那块木牌究竟是什么?为何他一见木牌态度变化这么大?”

    孙悟范十分得意的说道:“宁贤弟啊,别看这只是一块木牌,可是价值一千两银子呢。”

    宁修深吸了一口气道:“别开玩笑了,一块木牌怎么可能值一千两银子。”

    孙悟范嘿嘿笑道:“这块木牌可不简单,有这块木牌出入天香楼畅通无阻,且一应花费可以打个对半。”

    我靠,还有这种操作?

    这不就是后世酒店会所的vip会员卡吗?大明的青楼行业竟然眼光这么毒辣,连vip会员卡都搞出来了?

    细细一想,这种vip会员制度不具备推广的可能。

    也就是天香楼这样的顶级青楼能够推出这种会员卡。毕竟普通青楼给一个当红的姑娘赎身也不过几百两银子,若是没有顶级消费能力的顾客群,搞这种吸引眼球的事情就是找死。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