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五十七章 鹿鸣宴(二)(4000字二合一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22:0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多年以后,当参加那次湖广乡试鹿鸣宴的举人们回忆起当时情景时,无不慨叹宁解元之卓卓风采。

    不过这是后话了,暂且不表。

    此时宁修被众人夸得飘飘欲仙,一手捏着酒杯,一手背负身后。

    一阵清风吹过,吹起了他的儒衫袍摆,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宁修心道,尼玛,怪不得拍影视剧都喜欢用鼓风机呢,这种拉风的感觉确实很爽啊。

    “多谢抚台夸耀,学生愧不敢当!”

    谦虚是美德,该谦虚的时候一定不能犹豫!

    宁修冲孙巡抚遥遥举杯,微微欠了欠身子道:“朝廷大政方针岂是学生可置喙的,方才那首诗是学生即兴所作,还望抚台莫要怪罪。”

    这句话就很艺术了,首先等于承认了孙巡抚对于诗作的解读,进而又表明态度,自己对朝廷制定的取士名额、方案没有任何不满的地方。

    巡抚孙振赞许的点了点头,缓缓捋着下颌胡须。

    恩,这个宁修确实很不错。

    起初儿子给他推荐宁修时,孙振还有些犹豫。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合作,尤其是今日近距离的接触,孙振觉得此子日后必成大器。

    “宁解元,如果本官没料错的话,你还没有取表字呢吧?”

    巡抚孙振拖长音调,意味深长的说道。

    宁修愣了一愣,心道这孙巡抚不是明知故问吗。

    他今年只有十五岁,即便算虚岁也才刚刚十六。

    除了大富大贵之家,是不会这么早取字的。

    “回禀抚台,小生确实还未取字。”

    “恩。”

    孙振继续捋着那绺胡子,沉吟了片刻道:“赵学士是本次乡试的主考官,也是你的座师,由他为你赐个表字,你意下如何?”

    啥?

    这不是开玩笑呢吧?

    宁修着实有些懵了。

    不过细细回想一下,一般表字确实都是恩师长辈取得。

    虽然赵明和只能算宁修名义上的老师,那也是老师。若是赵明和真的给宁修赐字,传将出去反倒是一桩美谈。

    宁修思量了一番便答道:“尊者有命,敢不从耳?”

    这卉拒绝?当即就着话头说道:“好吧,那我便替宁解元取一个表字。”

    说罢他闭上眼睛,似是在脑海中检索适合的字。

    赵明和别的本事一般,但绝对是饱读诗书之人。

    能够在读书人中杀出重围考得探花,没有两把刷子怎么行?

    故而宁修是不担心赵明和给他取的字太水的。

    只是这种表字由别人决定的感觉实在不怎么爽。

    再一想到人一出生,名字就是父母给的,还真是有些可悲啊。

    也许这一生唯一能够自己决定的就是号了,怪不得那么多大佬喜欢给自己取一些特别拉风的号,还不停的换,实在是被压抑的时间太久了啊。

    赵明和思忖了良久,猛然睁开眼睛喜声道:“有了!”

    孙巡抚身子一震,连忙道:“是什么?”

    赵明和十分得意的半眯着眼睛,摇头晃脑道:“宁解元名修,下官给他取得表字为治性。”

    尼玛,治性?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宁修差点骂出声啊。

    什么狗屁的表字啊,这个赵学士到底靠不靠谱啊?

    孙巡抚沉吟道:“可有出处?”

    赵明和继续摇头晃动道:“《说文解字》讲,修者,治也。治性之道,必审己之所有余而强其所不足......下官取这个字也是为了告诫宁解元要学会明优劣,修身性。”

    尼玛,还头头是道的啊。

    宁修真的要气吐血了。

    你修身就修身,养性就养性,能不能别扯到一起啊。

    还尼玛治性,还特么以为老子有某种病呢......

    宁修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偏偏赵明和一番解释后巡抚孙振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宁修,宁治性。妙哉,妙哉!”

    他抚须笑道:“宁贤生你意下如何?”

    宁修一脸黑线的盯着孙巡抚,心道咱不带这么玩人的啊。您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能说一个不字吗?

    哎,这时候要是拒绝赵明和为他取得字,那就是赤裸裸的打赵大人的脸啊。

    宁修才刚刚拜了座师,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容许的。

    “学生谢恩师赐字!”

    宁修不得不挤出一脸笑容,十分恭敬的冲赵明和深施了一礼。

    “嗯。”赵明和微微颌首道:“治性,望你时刻记着为师对你的殷切期盼,莫要让为师失望啊。”

    尼玛,这改口改的还真快,还一脸得意的表情,是不是真的以为施予我大恩惠啊。

    宁修真的快崩溃了。

    不过这确实也不能怪赵明和。

    性这个词在古义里并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一般作本性,性情解释。

    赵明和为宁修取了治性这个表字,确实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而且,别人喊起来也不会有那方面的意思。

    可问题是宁修是个穿越者啊,他明白还有另外的一层意思啊。

    自己心理这一关着实有些难过......

    一想到以后旁人喊自己时,一口一个‘治性兄’,宁修就顿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个表字,太衰了......

    不行,一定得早些中进士做官,做官之后总归可以自己起号了吧?

    既然字的衰味无法甩掉了,那号一定要取一个拉风的,怎么也得是半山野老之类唬得住人的啊。

    “学生谨遵恩师教诲!”

    宁修一副乖宝宝模样,十分讨人喜欢。

    座师赐字解元郎把鹿鸣宴的气氛推向了最高潮,众举子纷纷向宁修表达了祝贺。

    一夜得了表字,变身为‘宁治性’的解元郎还得一一回谢。

    他面上虽然笑着,心里却在滴血啊。

    他只得在心里安慰自己,见面相称又不一定用表字,熟人长辈可以直呼其名,同僚之间可以称官职甚至是籍贯,实在不行还可以弄出个号来顶一顶啊。

    宁治性,治你个大头鬼啊......

    ......

    ......

    鹿鸣宴结束后宁修已经不记得是怎么回到客栈的了。

    待他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日晌午。

    宿醉的恶果开始显现,宁修只觉得头痛欲裂,双耳嗡嗡作响。

    一坐起身还伴有阵阵的恶心。

    此时宁修才发现他连外袍都没有脱下。

    无奈的摇了摇头,宁修扶着床沿站起来,前去打水洗脸。

    一番洗漱后他换下满是酒味的儒衫,穿了件湖蓝色的直裰踏步出了屋子。

    “刘兄...”

    宁修叩了叩刘惟宁的屋门。

    虽然他记不太清楚了,但多半是刘惟宁把他送回来的吧?毕竟他们两人都住在鹏举客栈,且屋子毗邻着,倒也是方便。

    没有人回应。

    宁修又喊了两声,屋内依然沉寂。

    确认刘惟宁确实不在屋里宁修这才扭身朝楼下走去。

    奇怪,刘惟宁这个时间会去哪儿呢?

    鹏举客栈外的街道上此刻已经十分热闹,宁修迈步出了客栈,先去一家路边摊填饱了肚子,这便朝巡抚衙门而去。

    昨日他虽然和孙巡抚在鹿鸣宴上有过不少的接触,可却没有单独去拜见过。

    若孙巡抚与他没啥交情倒也罢了,偏偏孙振是他重要的商业合作伙伴。既如此,宁修就不能不再去上门拜见一次了。

    巡抚衙门离宁修住的鹏举客栈不远也就隔着三四条街道。

    宁修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也到了。

    只见四名腰佩钢刀的官兵分列大门两侧,趾高气扬的望着前方,看神态倒是与朱门外的两只石狮子十分般配。

    宁修嘴角勾了勾,拔步走向前去。

    “站住!巡抚衙门前闲人不得靠近!”

    一名官兵迈出一步厉声斥责道。

    “劳烦通禀一声,就说湖广乡试新科解元宁修求见抚台大人。”

    说着宁修掏出一枚碎银子,塞到官兵手中。

    “这......”官兵犹豫了片刻还是收下了银子。

    这人自称是解元,应该不会有假吧?

    罢了,看在银子的份上便为他通禀一声。

    “好吧,你且在这里等着。”

    即便宁修是解元,巡抚衙门当差的门兵也没必要多忌惮。解元再厉害也只是一个名头,连官都不是。来巡抚衙门的官哪个不是夹着尾巴的?

    官兵前去禀报的时候宁修便闭上眼睛养神。

    传言果然不虚,巡抚衙门不是好进的啊。

    等了约摸盏茶的工夫那官兵去而复返,面上神态好了许多。

    他冲宁修笑了笑道:“抚台大人有请。”

    这便把宁修引入大门。

    他带着宁修穿过外衙,走到一处垂花门前这便停了下来。

    只见一个身材微胖个子不高的国字脸中年男子站在门前。

    那官兵冲中年男子抱了抱拳道:$冉冢俊br />
    我靠!要不要学的这么快,昨天赵明和刚给自己起了个表字这就直接用上了!

    宁修真是欲哭无泪啊。

    可他能怎么办呢?对方可是堂堂一省巡抚,方面大员啊。

    见宁修面色有些古怪,孙振关切的问道:“怎么,治性可是觉得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本官找个郎中来给你看看?”

    宁修嘴角扯了扯道:“多谢抚台关心。学生只是宿醉,有些头痛罢了。”

    他心道您老人家只要别再提那个坑爹的表字就什么都好说。

    孙巡抚捋着胡须轻点了点头,一副老夫都懂的表情。

    “嗯,年轻人嘛,也难怪。酒是好东西,但切忌贪杯啊。不然,那宿醉的滋味你也尝过了......”

    孙振清了清嗓子,话锋陡然一转道:“治性啊,你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可得谨言慎行,莫要让小人抓了把柄构陷诬害啊。”

    宁修身子一颤连忙道:“抚台何出此言?可是学生言行有不妥的地方?”

    孙振沉吟了片刻道:“那些武昌府士子在双凤楼狎妓奸淫,是你见到后叫刘惟宁去知府衙门报官的吧?”

    宁修点了点头道:“是学生的主意。”

    “这件事你做的对,但你可知道如此一来不少武昌府的士子对你恨之入骨了。”

    宁修身子一正道:“学生一直认为应该先做人,再做事。那些武昌府士子寡廉鲜耻,对清倌人肆意奸淫,学生绝不可能坐视不管。至于招人嫉恨...他们若嫉恨,便由他们去吧。”

    君子必有君子的坚守。

    对这样的人,哪怕是再有一万次机会他还是会选择去怼。

    “嗯,本官只是叫你小心一些,须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官场之上勾心斗角的事情太多了。”

    孙振捋须说道。

    宁修知道孙巡抚是真心为他好,心中一暖朗声道:“多谢抚台教诲。”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