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31章 三司历代条例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6 21: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崇政殿内,听燕肃和张宗象两人讲完,赵祯兴致勃勃地问两边的宰执:“这些新奇东西宫里也有一些,确实方便好用,众卿有没有用过?”

    吕夷简道:“臣家里有几盏邕州来的灯,确实好用。  只是用的煤油外面不好买,甚是不方便。那玻璃也是好物,阁子装上,白天读书甚是方便。”

    赵祯点头:“等到新的场务建起来,一切就都好买了。徐平奏请在京城设七铺,专卖这些物件,内城三铺,外城四铺,到时必然方便。”

    王曾道:“东西是不错,不过还是要嘱咐三司,精拣官吏,不要亏了本钱。”

    说起官吏,燕肃插话:“新开十场务,需要的吏员不少。徐平的意思,从各衙门里调一部分,新招一部分,互相牵制,不让他们勾连舞弊,微臣也觉得合适。”

    “微臣觉得不合适!”

    一直没有说话的御史中丞韩亿突然出声反对。

    殿里议事的除了几位宰执,再就是三司使寇瑊和御史中丞韩亿,加上燕肃和张宗象两位去评议的两位待制。徐平的官位太低,还没有资格一有事就到崇政殿里来。

    本来很轻松的气氛,韩亿突然反对,所有人都一起看着他。

    吕夷简缓缓开口:“中丞因何反对?”

    韩亿拱手:“如今三司公吏人数众多,上下勾连,弊端丛生,前些日子榷货务内外勾结即是明证。既然新的场务要招人,不如把三司吏员拣汰一遍,重新安置。祖宗之时,三司属吏不过千人,如今则远此数。请三司吏员以千人为额,精心拣选,老弱无能之辈淘汰勒停,能够任事的人多出来的便就安排到新场务,如此两便。”

    寇瑊听了这话就不高兴,外面坊场官吏的监察人事权已经慢慢移到了库务司那里,结果榷货务出了事,库务司屁事没有,反过来却要三司裁员。

    向韩亿拱了拱手,寇瑊道:“时移事易,祖宗之时国土没有今日宽广,三司治下公务也没有今日繁多,需要的吏员自然就不同,怎能够一概而论?所谓因事设人,中丞如此定下员额,如果到时候出现人手不足,耽误了公事怎么办?”

    “因事设人,那也要三司把政事条列出来,才好定下员额。三司只是说事多,到底哪些事多,哪些是非做不可,哪些根本没有必要,这要先理清楚。”

    寇瑊怎么可能理得清楚,三司是个什么衙门?凡是跟钱沾边的,除了皇上的内库,全都归三司管理,三司使也只能掌握个大概,谁能够不管芝麻西瓜全抓在自己手里?

    吕夷简见寇瑊没再答话,对两人道:“韩中丞说得也有道理,不过裁汰冗员,非急切间可以完成。等些日子,由御史台和三司再议如何?至于新开的场务,也总是要一步一步办起来,需要的人手也是6续到位,也耽误不了。”

    韩亿和寇瑊两人听了吕夷简的话,都是勉强同意。事情便就这样定下来,赶在正月底之前,御史台和三司关于公吏拣汰再议一次,结果报政事堂。根据这个结果,再定新开的场务要招多少人员,怎么招募。

    既然说到这里,难得参加议事的王德用道:“下个月,自邕州来的桥道厢军将进入京城,这些人如何安置,做哪些事情,还要跟中书商量。”

    吕夷简沉默了一会,道:“等他们来了再议吧,到陕西的官道本就畅通,要修路也不是修官道,急切间也定不下来。”

    邕州厢军本来是徐平的老部下,交给他正合适,但此时的规矩是怕臣下坐大,吕夷简反而不想交给三司了。

    众人谈些杂事,话题又集中到新开场务的产品上去。这些东西一部分邕州已经有了生产,平常百姓自然难得一见,但对崇政殿里的这些人来说,得到却并不困难。

    崇政殿里皇上和宰执大臣们在谈论,条例编修所里徐平和几位手下也在谈论。

    王拱辰看着桌子上的两盏煤油灯,口里啧啧称奇:“这可是好东西,有了这灯,晚上看几页书再也不用吃满鼻子的黑灰。最近城里不知怎么回事,也没有好灯油卖。”

    刘沆笑道:“这灯再好,你买得起?”

    “能有多贵?总有办法!”王拱辰好歹也是状元,平时也是有点外快捞的。

    韩综道:“买得起灯又如何?如果你连脂油灯都点不起,这灯就更加不要想了。”

    几个人说说笑笑,围着昨天带来编修所来的一些样品指点。

    徐平没有参加他们的讨论,正与郭谘一起商量着一些新场务的细节。人员的招募,生产的管理,场房的建设,销售和中转渠道的建立,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

    正在这时,一个公吏从外面进来,到徐平面前行礼:“副使,盐铁司一个叫高成端的主事,前些日子回家省亲,昨天回来,正在外面求见。”

    徐平抬头奇怪地问道:√趵旁较猿隼侠舻募壑担庖彩侨霉僭焙薜醚姥餮鞯牡胤健C幌氲礁叱啥苏饫锘咕谷淮娴糜校饩湍训昧恕br />
    知道三司的各种条例是怎样一步一步改过来,如果再能知道原因,那就对整个衙门的运作了然如胸,甚至对整个国家的财政系统运作都会有不一样的认识。

    在地上来回踱了两步,徐平问高成端:“你说的可没有虚言?”

    “绝无虚言!”见了徐平的样子,高成端心中大定。他最怕的是徐平跟有些官员一样,对公吏从心里瞧不起,对各种条例也不屑一顾。

    “若事事都依条例,还要官员干什么?那不成了老吏了!”这句话很多官员都挂在嘴边。这既是一种自负,表明官员与吏的不同,也是一种无奈,因为他们真搞不清条例。

    徐平有前世知识,自然不会有那种受气小媳妇的心态。无规矩不成方圆,在处理公事时规制和惯例都是必不可少的,熟悉了这些,既能够处理事情的效率,又能够防止犯一些不应该犯的错误。

    事事都按条例,对官员来说确实不对,这样做事就没有他们存在的意义。但这是建立在对条例熟悉的基础上,而不是闭着眼睛胡来。只有对各种条例理解透彻了,掌握住了事情的本来面目,才能跳出条例的束缚,不再机械地处理衙门事务。

    三司中,如今徐平是对条例最认真的官员,自成立了编修所,他几乎搜集了各司的所有条例仔细研究。但这些条例都不连贯,往往都让人摸不着头脑,苦恼得很。

    如果高成端真地有五代以来的所有三司条例,徐平有自信能够大大缩短编修三司条例的时间,编出一部实用清晰有逻辑的三司制度来。

    (备注:高成端言事是在嘉祐年间,书中把时间提前。)(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