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25章 谁得罪谁?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6 21: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徐平安慰了段云洁几句,见里面的那个少年人不住地探头探脑地向外看,便站起身径直走到了店里面。  

    在少年人的对面坐下来,徐平问他:“你叫什么名字?谁家府上的?”

    少年人打量了徐平一番,扬起头道:“凭什么问我?你又是谁?”

    “我叫徐平,爵封永宁郡侯,现为兵部郎中、盐铁副使。回京以前,任权知邕州州军事,提举邕州蔗糖务,提举左江道溪峒事。”

    少年人本来就觉得徐平眼熟,听了徐平的话才想来,去年献俘大典的时候曾经见过。

    对面坐着这样一位朝廷高官,而且不知道徐平为什么把自己的官诛子的父亲原来是我手下的功臣,在京城碰到你这种不成器的浮浪子弟,不得已才叫我来,你说什么混话?”

    张信一被徐平说得云里雾里,一下竟有些害怕,心里不安。张耆自己是靠着攀上刘太后这棵大树才平步青云,没什么才能,但教子很有一套,平时管得很严,张信一并不是那种被家里宠坏了的纨绔子弟。再说他兄弟二十多个,得宠也轮不到他。

    这两天之所以在这里纠缠段云洁,一是被美色所迷,再一个只当她是个没什么背景的破落户。张信一的父亲好歹做过枢密使,位至国公,张家虽然不像太后在的时候那么权势滔天,但对一个破落户来说,能进门无疑也是从地狱到天堂。

    心里一动摇张信一便想起自己的处境来,见徐平在对面气势汹汹,还牢牢地把自己的一只手按住,怕过之后又有些恼羞成怒。徐平不过一个郡侯,三司的盐铁副使,虽然跟新近得宠的国舅李用和家里走得近,如此对自己也是太过跋扈。

    想到这里,张信一猛地一抽被徐平抓住的手,没想到力气太小,根本没有抽出来,死死地被徐平抓住。不由涨红了脸:“不知者不罪!我原先不知道这些,纵然在这里缠着段娘子也不是什么大错。你来到这里,对我又打骂,是不把我家里放眼里吗?”

    徐平冷冷地道:“我是对你这种不成器的浮浪子弟不放在眼里,关你家里什么事?难不成你到这里还背着‘邓国公’府的牌子来?”

    “你先放了我!”

    徐平不屑地摇摇头,松开手放了张信一。

    知道段云洁还在孝期,张信一心里再是不甘也不敢纠缠下去。没人知道也便罢了,只要用手段把段云洁弄到府里去,便就万事大吉。现在已经惹了徐平过来,什么手段都用不了,一不小心还可能惹祸患上身。

    心里转过无数的念头,张信一终究还是恨恨地跺了跺脚,只有在心里记住,以后总有机会,难不成徐平还能在这里看一辈子?

    站起身来,张信一恨恨地看了看徐平和段云洁,悻悻离去。

    看着张信一离去的背影,段云洁对来到身边的徐平轻声道:“听说他爹是仆射,官封国公,你这样得罪了他,会不会有什么后患?”

    徐平听了就笑:“我得罪他?当年在邕州,他爹那时候任枢密使,不知道给我找了多少麻烦!现在还有儿子来纠缠你,你怎么不问问他家怕不怕得罪我?”

    听了这话,段云洁脸上的乌云终于散去,跟着笑起来:“你终归是个至诚君子,不会与这些小人计较,什么得罪不得罪的。”

    “君子做事无非是光明磊落,一样以德报德,以怨报怨。他惹到头上来,我可不会把这吃亏的事情随随便便就吞到肚子里!”

    听徐平这样说,段云洁又有些担心:“你要怎样?这样行事官场上落人话柄!”

    “我也不怎样,不过是把这不成器的小子远远赶出京城而已!你放心,我会明着行文三班院,说这张家小衙内在京城里无事生非,扰乱地方,找边远小州差注个小官,免得搅得京城里面乌烟瘴气!再者说,我在官场上的话柄本来就不少,也不差这一个!”

    段云洁没再说什么,认识这么多年,知道徐平顶起牛来就没那么容易退步,不过不会失了理智,总归会把握住分寸。

    两人据着一张桌子分边坐下,段云洁看着徐平道:“这些日子你忙得很,好久没到我这小店里来了。”

    徐平没有回答,也没法回答。京城不比在邕州,什么事情自己说了算,成千上万的人供自己调遣。现在很多事情都要自己亲自动手,还处处受人掣肘,哪里有在外任职时的自由自在。更重要的是现在还要顾着家里,家事在段云洁面前更加无法提起。

    此时太阳已经落下去山下,天完全黑了下来,路两旁的树上挂着各色灯笼,仿佛一条条长龙一般,在开封城里蜿蜒。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徐平想想,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好像曾来没有这种旖旎浪漫的日子。现在与段云洁坐在一起,还有国事、家事、私事一重重的牵绊。

    沉默了一会,徐平低声对段云洁说:“开酒店这种生意,总归是抛头露面,不定就惹出什么事情来。这次赶走一个张家小衙内,过几天还不知道又会惹来什么人。算了,你们两个还是换个行当,做什么不能糊口?”

    段云洁微笑道:“那做什么呢?”

    徐平低头想了一会,突然想起今天在编修所印的书来,猛地抬头看着段云洁:“要不就还干你最拿手的,在京城里开个印书的作坊。今天三司里印书,跟你当年在邕州印的简直有云泥之别!京城里的书坊一向卖得好,随便印什么书都赚钱!”

    “印什么?卖什么?又哪里来的本钱?我们这家小店,做死做活,一年也不过只能攒下来二三十贯钱。当年邕州印书的那一套工具,可是值不少银钱。”

    被张信一纠缠两天,段云洁也有些烦了,不想再开酒店为生。她不是没想过重亲捡起印书的活计,只是本钱太大,有心无力罢了。

    徐平看着段云洁笑笑:“不是还有我吗?总有办法给你筹出本钱来!”

    段云洁看着徐平,只是微笑着摇头。现在不比当年,段云洁怎么可能拿徐平家里的钱?徐平家里什么都有,最重要的是有妻有女,这是跨不过去的鸿沟。

    徐平知道段云洁的意思,不过还是信心满满:“放心,本钱也总会给你筹出来的!”(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