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五十六章 鹿鸣宴(一)(4000字二合一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21: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鹿鸣宴的举办地是榴园,在武昌城北,城隍庙旁。

    此园是湖广巡抚孙振仿造苏州拙政园建造的苏式园林,风景可谓独好。

    平日里孙巡抚公务繁忙自然是住在巡抚衙门里的,但偶尔也会前来这榴园小住一两日休憩一番。

    间或有好友前来武昌府游赏,孙巡抚也会在榴园设宴接待。

    当然,大多数时候,此园是不怎么住人的,只留有一些下人照料打理。

    像这种私人园林肯定是不可能对平头百姓开放的。即便是读书人想要一览其“真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新科举人们能够到榴园参加鹿鸣宴也算是一件幸事。

    参加鹿鸣宴的除了刚刚中举的考生,尽数都是达官显贵。

    巡抚孙振,翰林侍讲学士赵明和,武昌知府吴道桉,提学官仇英......

    这阵容可谓空前豪华。

    鹿鸣宴是在众举人拜谢恩师当日晚上举行的。这样安排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充分利用赵明和赵大人的时间。

    毕竟赵大人的本职工作是在翰林苑做词臣,此番主持完乡试还要急着赶回京师,多耽搁一天都是损失。

    对此其余官员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他们巴不得早些送走这尊大神,落得个清静自在。

    孙巡抚作为榴园的所有者,早就命仆人将园子布置妥当,就连散落在路边的树叶都被事先拾起。故而当众举人进入到园中时,无不慨叹园子的精致秀美。

    榴园占据了大半个易和坊,故而涌入百余人也丝毫感不到拥挤。

    一进入园子首先是一面照壁,用以阻隔视线。

    绕过照壁便是映入眼帘的盛景--假山池塘,水榭楼台应有尽有。

    宁修作为解元自然走在众举人之前。

    他轻轻挪着步子,仔细欣赏着这榴园美景。

    确实和拙政园太像了!可惜这榴园没有留存下来,不然也是一个名园啊。

    整座园子被水系包覆,中心区域则是掘湖挖泥堆成的假山,山上建有亭阁可以登高望远,主人闲来无事踏至山顶俯瞰武昌城全景倒也是一桩美事。

    不过本次鹿鸣宴的举办地并不在山顶而是在莫愁湖旁。

    这个莫愁湖自然不是南京的莫愁湖,而是巡抚孙振下令在园子中开凿出的人工湖。

    榴园中水系纵横,但要说水域面积最大的自然要属靠近后园的莫愁湖。

    整个莫愁湖占据了大半个后园,围绕着莫愁湖建造了不少建筑。

    当宁修绕过月门看到莫愁湖时简直惊讶的不能言语。

    尼玛,这才是宅子,这才是享受啊。

    他本以为自己买下的那套宅子已是精美至极,跟孙巡抚这套宅子比起来简直就是草庐寒舍啊!

    怪不得人人都想骑红马做大官,做了大官简直富得流油啊。

    宁修估摸着光是这榴园就得值万两银子,那么孙巡抚得富到什么程度?

    他现在越发庆幸和孙家达成合作了。有这么一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在,他的生意将会好做许多!

    此时孙巡抚,赵学士,吴知府,仇提学皆坐在莫愁湖旁言笑晏晏,宁修不敢让贵人久等,拔步朝宴席方向走去。

    行至近前,宁修依次冲众位大佬拱手行礼:“学生拜见抚台,侍讲,府尊,提学大人!”

    本次鹿鸣宴是巡抚孙振主持的,又是借用他的榴园,自然要由他来发话。

    孙巡抚轻捋了捋胡须,和声道:“贤生有礼了,入席罢。”

    却是说的平淡无奇,仿佛真的和宁修从未打过交道一般。

    宁修心道好嘛果然当官的都是演员,官做的越大演技越好。他都已经为老孙家赚了金山银山了,孙巡抚却装作从未打过交道,演技值得表扬!

    宁修咽了口吐沫恭敬道:“学生遵命。”

    说罢振了振袍衫阔步朝席案走去。

    撩起袍衫下摆坐定,宁修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尼玛,果然出头鸟不是好做的,走在最前面无数双眼睛盯着你,哪怕犯了一个小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唯有谨小慎微才能平安啊。

    方才孙巡抚对宁修说“入席罢”其实也是对所有人说的。

    众举子见宁修已经坐定也就不再犹豫,纷纷撩袍坐下。

    说来这鹿鸣宴历史悠久,及至大明朝许多细节都有了变化,却唯有两样得以保留。

    其一便是唱鹿鸣诗,其二便是跳魁星舞。

    在孙巡抚宣布鹿鸣宴正式开始后,早已准备好的乐手便奏起乐声。

    随后孙巡抚冲宁修递了个眼色,宁修紧张的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宁修先唱了一遍,一众举子便赶忙接上继续唱了起来。

    《鹿鸣》这首诗就不用说了,出自《诗经》,在座的都是新科举人自是背的滚瓜烂熟。至于曲子也是古曲,先前又有人教过唱起来朗朗上口。

    宁修发现好像他突然变成了领唱,还真是有些尴尬......

    百余名举子合唱《鹿鸣》的场景还是很壮观的,又因为是情真意切浓情流露,不少举子竟然唱哭了。

    看着这等场面,巡抚孙振感慨道:“目睹此景,老夫端是想起二十年前的场景了。”

    赵明和端起酒杯道:“孙抚台当年也是乡试五魁,二甲进士及第,风光无两。下官久仰孙抚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虚。”

    见赵明和主动给自己敬酒,孙振面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哈哈,别人说这话还行。熙鄢你可是隆庆二年的探花郎,立授的翰林编修,现在已经做到了侍讲学士,说这话岂不是叫本官无地自容了?”

    说罢大笑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赵明和亦举起酒杯灌了下去。

    别管是巡抚还是翰林学士都不是此次鹿鸣宴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是这些刚刚中举的年轻人。

    今夜注定是属于他们的。

    ......

    ......

    鹿鸣宴的举办地是榴园,在武昌城北,城隍庙旁。

    此园是湖广巡抚孙振仿造苏州拙政园建造的苏式园林,风景可谓独好。

    平日里孙巡抚公务繁忙自然是住在巡抚衙门里的,但偶尔也会前来这榴园小住一两日休憩一番。

    间或有好友前来武昌府游赏,孙巡抚也会在榴园设宴接待。

    当然,大多数时候,此园是不怎么住人的,只留有一些下人照料打理。

    像这种私人园林肯定是不可能对平头百姓开放的。即便是读书人想要一览其“真容”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所以新科举人们能够到榴园参加鹿鸣宴也算是一件幸事。

    参加鹿鸣宴的除了刚刚中举的考生,尽数都是达官显贵。

    巡抚孙振,翰林侍讲学士赵明和,武昌知府吴道桉,提学官仇英......

    这阵容可谓空前豪华。

    鹿鸣宴是在众举人拜谢恩师当日晚上举行的。这样安排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充分利用赵明和赵大人的时间。

    毕竟赵大人的本职工作是在翰林苑做词臣,此番主持完乡试还要急着赶回京师,多耽搁一天都是损失。

    对此其余官员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他们巴不得早些送走这尊大神,落得个清静自在。

    孙巡抚作为榴园的所有者,早就命仆人将园子布置妥当,就连散落在路边的树叶都被事先拾起。故而当众举人进入到园中时,无不慨叹园子的精致秀美。

    榴园占据了大半个易和坊,故而涌入百余人也丝毫感不到拥挤。

    一进入园子首先是一面照壁,用以阻隔视线。

    绕过照壁便是映入眼帘的盛景--假山池塘,水榭楼台应有尽有。

    宁修作为解元自然走在众举人之前。

    他轻轻挪着步子,仔细欣赏着这榴园美景。

    确实和拙政园太像了!可惜这榴园没有留存下来,不然也是一个名园啊。

    整座园子被水系包覆,中心区域则是掘湖挖泥堆成的假山,山上建有亭阁可以登高望远,主人闲来无事踏至山顶俯瞰武昌城全景倒也是一桩美事。

    不过本次鹿鸣宴的举办地并不在山顶而是在莫愁湖旁。

    这个莫愁湖自然不是南京的莫愁湖,而是巡抚孙振下令在园子中开凿出的人工湖。

    榴园中水系纵横,但要说水域面积最大的自然要属靠近后园的莫愁湖。

    整个莫愁湖占据了大半个后园,围绕着莫愁湖建造了不少建筑。

    当宁修绕过月门看到莫愁湖时简直惊讶的不能言语。

    尼玛,这才是宅子,这才是享受啊。

    他本以为自己买下的那套宅子已是精美至极,跟孙巡抚这套宅子比起来简直就是草庐寒舍啊!

    怪不得人人都想骑红马做大官,做了大官简直富得流油啊。

    宁修估摸着光是这榴园就得值万两银子,那么孙巡抚得富到什么程度?

    他现在越发庆幸和孙家达成合作了。有这么一个实力雄厚的合作伙伴在,他的生意将会好做许多!

    此时孙巡抚,赵学士,吴知府,仇提学皆坐在莫愁湖旁言笑晏晏,宁修不敢让贵人久等,拔步朝宴席方向走去。

    行至近前,宁修依次冲众位大佬拱手行礼:“学生拜见抚台,侍讲,府尊,提学大人!”

    本次鹿鸣宴是巡抚孙振主持的,又是借用他的榴园,自然要由他来发话。

    孙巡抚轻捋了捋胡须,和声道:“贤生有礼了,入席罢。”

    却是说的平淡无奇,仿佛真的和宁修从未打过交道一般。

    宁修心道好嘛果然当官的都是演员,官做的越大演技越好。他都已经为老孙家赚了金山银山了,孙巡抚却装作从未打过交道,演技值得表扬!

    宁修咽了口吐沫恭敬道:“学生遵命。”

    说罢振了振袍衫阔步朝席案走去。

    撩起袍衫下摆坐定,宁修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尼玛,果然出头鸟不是好做的,走在最前面无数双眼睛盯着你,哪怕犯了一个小错误都会被无限放大,唯有谨小慎微才能平安啊。

    方才孙巡抚对宁修说“入席罢”其实也是对所有人说的。

    众举子见宁修已经坐定也就不再犹豫,纷纷撩袍坐下。

    说来这鹿鸣宴历史悠久,及至大明朝许多细节都有了变化,却唯有两样得以保留。

    其一便是唱鹿鸣诗,其二便是跳魁星舞。

    在孙巡抚宣布鹿鸣宴正式开始后,早已准备好的乐手便奏起乐声。

    随后孙巡抚冲宁修递了个眼色,宁修紧张的清了清嗓子唱了起来。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宁修先唱了一遍,一众举子便赶忙接上继续唱了起来。

    《鹿鸣》这首诗就不用说了,出自《诗经》,在座的都是新科举人自是背的滚瓜烂熟。至于曲子也是古曲,先前又有人教过唱起来朗朗上口。

    宁修发现好像他突然变成了领唱,还真是有些尴尬......

    百余名举子合唱《鹿鸣》的场景还是很壮观的,又因为是情真意切浓情流露,不少举子竟然唱哭了。

    看着这等场面,巡抚孙振感慨道:“目睹此景,老夫端是想起二十年前的场景了。”

    赵明和端起酒杯道:“孙抚台当年也是乡试五魁,二甲进士及第,风光无两。下官久仰孙抚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传言不虚。”

    见赵明和主动给自己敬酒,孙振面上浮现出一抹笑意。

    “哈哈,别人说这话还行。熙鄢你可是隆庆二年的探花郎,立授的翰林编修,现在已经做到了侍讲学士,说这话岂不是叫本官无地自容了?”

    说罢大笑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赵明和亦举起酒杯灌了下去。

    别管是巡抚还是翰林学士都不是此次鹿鸣宴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是这些刚刚中举的年轻人。

    今夜注定是属于他们的。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