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五十四章 乡试(五)(4000字二合一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21: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刘文广本就和宁修不大对付,现在酒壮怂人胆,顿时起了争强好胜之心。

    他破口大骂道:“老子做什么事情要你这个小杂碎管?一个荆州佬在武昌府充什么大尾巴狼?也不撒泡尿把自己照照,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见刘文广满嘴污言秽语,崔樊和等长沙府士子以及刘惟宁都感到愤愤不平,要上前与刘文广理论。

    宁修却伸出手去把他们拦住。

    “宁贤弟,你不要拦着我,这种衣冠禽兽就是讨骂!”

    刘惟宁气的胸脯起起伏伏,脸色发绿眼看着就要背过气去。

    宁修心道这刘惟宁定性真是太差了些,这样是成不了大事的呀。

    他压低声音冲刘惟宁交代了一番,刘秀才先是一愣,随即脸上浮现出笑意。

    紧接着刘秀才便迈开诡异的步伐离开了双凤楼。

    以刘文广为首的一众武昌府士子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宁修身上,自然没有注意到刘惟宁的离开。

    而宁修为了掩护刘惟宁,也十分“配合”的与武昌府士子展开了骂战。

    “哈哈哈,宁某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做读书人!”

    刘文广是真的喝醉了,打了个酒嗝嬉笑道:“读书人,什么是他娘的读书人?你以为老子为什么读书?为的不就是倚红偎翠,富贵一生。别他娘的给老子提什么圣人狗屁理想,那都是骗三岁孩子的,你以为老子会信?咦,宁修你该不会信了吧?哈哈哈哈哈......”

    宁修继续陪他开骂,一众武昌府士子和三名长沙府生员都成了看客直是尴尬不已。

    过了一会儿刘文广只觉得口干舌燥,扯过一个歌姬便叫她给自己送“皮杯”。

    所谓皮杯指的就是嘴对嘴的送酒。

    那歌妓本不想做这等屈辱事情,但被刘文广逼迫实是无可奈何只得照做。

    只见她含了一口酒,身子若拂柳一般飘到刘文广身边。

    双唇相贴,刘文广熟练的用舌头撬开伊人贝齿,一汪酒柱便从歌妓口中注泄而出灌入刘文广口中。

    众人皆是看的目瞪口呆,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乖乖,这刘文广也太会玩了吧?

    此刻刘文广的神智介于清醒和迷醉之间,右手从歌妓衣领伸了进去一阵揉搓,闭上眼睛鼻子贴着歌妓香颈一阵猛嗅,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这场景不知持续了多久,便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

    众人扭头去看,只见武昌知府吴道桉正站在他们面前。

    吴知府身后是一众衙役,手中持着铁锁链子,凶神恶煞的盯着一众武昌府士子。

    吴知府面色那个难看啊,他怎么也没想到刘惟宁说的竟然是真的,竟然真有生员在乡试结束后狎妓,作出有伤风化的事情。

    “本府且问你们,是谁叫你们来的!”

    刘文广还没有反应过来,吴知府便率先发问。

    方才被迫给刘文广送皮杯的歌妓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叩头如捣蒜,泣不成声道:“青天大老爷啊,您可得替奴家做主啊。奴家姐妹本是方悦楼的清倌人,应这位刘公子的要求来双凤楼陪酒助兴。谁知奴家姐妹们来了后,刘公子和一众朋友却对奴家们动手动脚,甚至要疏拢我们。天可怜见,我们是卖艺不卖身的啊!”

    听到这里吴知府简直要气炸了。

    好嘛还真让那个报案的秀才说中了,他们真的是在奸**子啊。虽然这些女子卖身为妓,但却是卖艺不卖身。既然如此这些士子便没有理由强迫她们,而看这些女子衣衫不整的样子就知道刚刚发生了些什么,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若是此事发生在平时也就罢了,偏偏发生在乡试刚刚结束的节骨眼上,这是怎么也压不下去了。

    无论如何人是要全部拿走了,等到一一审问过后再做定夺。

    “来人呐,把这些狎妓的生员全部锁了,连带着这些歌妓一并带回府衙!”

    自打吴知府进入酒楼刘文广的酒意便消散了大半,现在更是连最后一丝酒意都消散了。

    他吓得两个小腿肚子直发软,想要辩解可却说不出话来。

    转眼间衙役们便上前将铁链子套在了他的脖子上,推搡着把他朝外赶去。其余武昌府的士子基本也是这个待遇,昔日风度翩翩的佳公子们被铁链锁住,浑浑噩噩一步三跌的挪着步子。

    那些歌妓待遇就要好很多了。只不过为了配合吴知府审案她们还得往府衙走一遭。

    衙役敦促她们赶快穿好衣裳,一齐往府衙方向去了。

    作为报案人,刘惟宁也跟着众人同行,吴知府还有一些细节需要问询与他。

    至于宁修则长松了一口气,他方才开骂就是为了拖住刘文广,给刘惟宁去知府衙门报案赢得时间。

    为此他不惜和刘文广唇枪舌战,生怕这厮看出破绽赶走歌妓,要是那样可就太可惜了。

    却说翌日一早武昌城坊间便传开了,本次应考乡试的一众武昌府生员,乡试结束后借着召妓陪酒的名义在著名酒楼双凤楼奸淫歌妓十余名。吴知府大发雷霆立即开堂审理,最终审明情况属实,将一众武昌府士子暂且收押牢中。

    吴知府之所以没有立刻判罚还是心有顾忌的。

    其一是刘文广等人都是秀才,有功名在身。

    按照大明律,秀才见官可享不跪且不受责罚的特权。

    且刘文广他们刚刚考了乡试,如果中举那就更不能直接惩处了。

    当然这并不是说刘秀才一众人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出了这种丑事即便官府不追究府学那里也不会坐视不管。

    吴知府只需要把事情与提学官方面知会一声即可。吴知府相信,提学官一定会把事情与主考官说明,首先将一众涉事武昌府生员排除出中举名单,进而再革除他们的秀才功名。

    只要提学官仇英做到了这些,刘文广一众人便成了没有功名庇护的白身,吴知府自然就可以毫无顾忌的按照大明律惩处这些奸**女的衣冠禽兽了。

    ......

    ......

    转眼间便到了放榜的日子。

    贡院大门外早早贴好了桂榜,一众士子翘首以盼,端是将贡院前的秀水街挤得水泄不通。

    放眼望去处处皆是人头,不踮起脚尖根本看不到什么。

    宁修也与刘惟宁早早来到贡院外,可发现实在难以挤到最前面去。早知道就应该雇个人来看榜,倒免了遭这份罪。

    不过如此一来看榜的喜悦就要被冲淡不少。毕竟由别人告知和自己亲眼见到那完全是两种感觉。

    虽然对自己本次乡试作的文章很有信心,宁修心中难免还是有些忐忑。

    “宁贤弟,你说为兄这次能中举吗。”

    刘惟宁紧紧攥着拳头,牙齿咬着嘴唇,一副要出嫁小媳妇的样子。

    见刘惟宁比自己还要紧张,宁修直是被逗乐了。

    “刘兄,你后两场不是考的还不错吗,我觉得应该可以上榜吧?咱湖广乡试又不如江西、浙江竞争激烈,只求个举人应该不难吧?”

    刘惟宁被逗乐了,哈哈笑道:“宁贤弟啊,若论文教咱湖广虽然不如浙省,江西却也是一等一的科举强省。宁贤弟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

    宁修听的直翻白眼,心道好嘛我有意帮你宽心,你倒抓住我这句话不放了,当即声音一沉道:“我改口成不,刘兄怕是中举无望了。”

    刘惟宁笑骂道:“宁贤弟还不如不改口呢,这也太不吉利了。若我真中不了举,可得赖上宁贤弟了。唔,用你的话说,这是玄学。”

    “......”

    玄学......

    尼玛,要不要学的这么溜啊。

    “刘兄啊,你看人这么多,我们要不要挤过去?”

    宁修一想到面前的人山人海便觉得头大,这要是强行穿过去怎么也得掉层皮啊。

    刘惟宁却是将脖子一梗道:“挤,当然要挤过去。既然来了,岂有不亲眼看榜的道理!”

    宁修点了点头:“好吧,那我们尽量快些,长痛不如短痛......”

    宁、刘二人这便硬着头皮跳入茫茫人海,拼命朝人缝中钻去。

    事实证明,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

    宁修还想着尽快挤过去,这哪里快的起来啊。

    二人走了一炷香的工夫,距离贡院大门还有几十步,那种绝望的感觉真的难以用语言来描述。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增益其虽不能......”

    宁修自我安慰了一番,继续硬着头皮向前挪步。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经过了千难万难之后他们终于越过了茫茫人海,来到了贡院大门前。

    只见三张大红纸张上写满了蝇头小楷的名字,足足有一百四十人。

    天哪,今科湖广乡试竟然录取了一百四十人,创纪录啊。

    要知道湖广虽然是科举大省,最多一次也就是录取了一百三十人,今科竟然录了一百四十人,足足多了十人,着实让人惊讶。

    “宁贤弟,我不敢看,不敢去看啊。你帮我看看吧。”

    刘惟宁临了却是闭上了眼睛,瑟瑟发抖的说道。

    宁修暗骂刘惟宁没出息,就差最后一哆嗦了,有甚可怕的?

    这桂榜又不吃人,看一眼能掉块肉不成?

    但他知道刘惟宁是个倔脾气,认定的事情八头驴也拉不回来,只得顺带帮刘惟宁一起看榜。

    因为要照顾刘惟宁,宁修索性从榜尾去看。

    第一百四十名长沙府生员赵渊,第一百三十九名荆州府生员郑建忠......宁修一连看了十数人都没有看到刘惟宁的名字不由得有些担心了。

    刘惟宁的实力没得说,正常发挥的话便是考到前三十名宁修都不会感到丝毫的惊讶。可这位仁兄心理素质不够好,第一场最重要的四书经试考砸了,即便后面两场超常发挥也就是最多勉强上榜。可现在看了十数人都没有他的名字,该不会真的落榜了吧?

    宁修与刘惟宁的交情很不错,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和刘惟宁能够掌控的了的。他们能做的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

    见刘惟宁仍然紧紧闭着眼睛,宁修暗叹一声继续往前看去。

    一百零八,一百零七,一百零六......

    随着名次往前推进,刘惟宁中举的可能性也一降再降。

    宁修也基本对他中举不抱希望了,只是不到最后一刻他仍然不能放弃。

    再说他还要为自己看榜啊,今科湖广乡试可是录取一百四十人呢,怎么说他也能中举吧?

    宁修一边思量,目光一边飞速扫过桂榜,终于在九十八名的位置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荆州府生员,刘惟宁!

    尼玛,刘惟宁竟然考了第九十八名啊,竟然考了第九十八名!

    这就是他说的第一场四书经试考砸了!这就是他说的后面两场不想考了!

    宁修真想活活把刘惟宁掐死啊,这简直就是前世装逼学霸转世有木有啊!

    “刘兄,你中了,中举了!”

    宁修兴奋的摇晃着刘惟宁,刘秀才却摇了摇头:“宁贤弟莫要骗我了。你看了这么久都没有叫我,为兄还怎么可能中举?”

    宁修笑骂道:“我骗刘兄作甚,刘兄若不信便算了。”

    刘惟宁到底是忍不住缓缓睁开眼来,茫然的望着桂榜。

    “为兄的名字......在哪里?”

    “第九十八名,刘兄的名次是第九十八名!”

    刘惟宁赶忙按照名次去找位置,很快便真的在榜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直到此时他还是不敢相信,他第一场考的那么糟糕竟然也能中举?

    刘惟宁捂着嘴巴泣不成声,最后一头倒向宁修怀里。

    咳咳......

    刘惟宁放声大哭了好一阵,自是吸引了无数生员士子侧目。

    宁修被看的好不尴尬,咳嗽一声道:“刘,刘兄。那个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很激动。不过呢,咱差不多就得了。这么多人看着呢,影响不好......”

    刘惟宁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一个激灵起身,赔罪道:“为兄实在是太过激动了,不好意思啊。”

    宁修直想翻白眼,心道这身新衣裳沾上刘惟宁一汪眼泪看来是得弃了。这可是用的上好苏绸面料,着实可惜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