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13章 茶引商人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6 19:5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汴河边,孙家正店二楼的一个小阁子里,石庆年给两位身着毛皮的大汉倒满酒,满脸堆笑道:“两位从北地来,都是好酒量,尝一尝这京城里特有的烈酒。≯   ”

    一个络腮胡子端起酒杯,拿在手中打量了一番,不屑地道:“你们京城里的人就是小家子气,喝酒不说用大碗,好歹用个手掌握得着的杯子。这小酒盏一不小心就能吞到肚子里去,用来喂鸟的吗!”

    说完,仰头一口把杯里的酒倒到喉咙里。

    酒一下肚,汉子的脸就涨红起来,两眼圆睁,像是要杀人一样。

    旁边的同伴不知怎么回事,忙问道:“邓兄,你怎么了?”

    络腮大汉头一仰,把喉咙里的酒咽下肚下,在桌子上重重拍了一掌:“好力气,活了这几十年,还没喝过此等烈酒!这次来京城有这酒下肚就不亏了,再来!”

    石庆年笑着又满上了酒。

    络腮大汉对同伴道:“哥哥一起来饮一杯,这酒下肚火一样,端的是好酒!”

    两个大汉你一杯我一杯,不一会就喝了小半瓶酒下肚。

    这个时候石庆年握住酒瓶,却不给两人倒酒了,脑袋凑到桌上问道:“邓员外,傅员外,两位知不知道这酒是哪一家出的?”

    络腮胡子邓员外瞪着眼睛问道:“是哪一家?等回去的时候,到他店里买上两缸,带回西北慢慢喝。”

    石庆年摇头:“酒是禁物,城里城外都不能随便携带,你还想带回西北去?不瞒你们说,这酒是当今永宁侯府上出的,只此一家,再无分店。”

    邓员外奇道:“哪个永宁侯?我们兄弟怎么没听说过!”

    “当然是去年破交趾的那个永宁侯,用邕州的郡望封侯,荣耀无比。”

    “破交趾我们也曾听说,传闻是个姓徐的,却不想还封了个什么永宁侯!”

    石庆年听了大笑:“这永宁侯是我们开封人,中进士之前家里开着酒坊,专一酿造这气力非凡的烈酒,远近驰名。两位,知不知道这郡侯现在做着什么职事?”

    邓员外和傅员外一起摇了摇头:“我们外乡人,哪里知道京城里面的事?”

    “盐铁副使。”石庆年脸上笑得像一朵花一样,“就是管着茶案,手里攥着天下大大小小茶商身家性命的盐铁副使!”

    邓员外和傅员外对视一眼,向石庆年拱手道:“石主管,你现在提起这位郡侯来,一定不是没有缘故,还请不吝指教!”

    “也没有什么。”石庆年拿起筷子,“两位吃菜,这羊肉凉了可就难以下口。”

    邓员外道:“我们陕西满地是牛羊,每年卖到京城里都不知道有多少万口,有什么道理来京城里吃羊肉。石主管,我们相知多年,有什么话只管说,不要吊我们兄弟胃口。”

    石庆年挟一块羊肉在口里,慢慢咀嚼,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道:“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过几天,茶法又要改了——”

    “什么?!”邓员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瞪着一双大眼看着石庆年,“石主管,你这是哪里来的消息?消息可是确凿无误?”

    石庆年抬手指了指北边:“皇宫里传出来的,官家和几位宰执相公一起敲定,过几天就要改茶法。为什么要提这位徐郡侯,因为他也在殿里,当场就敲定下来了。”

    “又要改了?我的天哪——”

    邓员外两人像是一下子就被人抽去了精气神,没了骨头一样软在椅子上。

    傅员外看看同伴,无奈地摇了摇头,对石庆年道:“石主管,可有消息茶法要怎么改?我们这些茶引商人,会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石庆年道:“我一个小小的交引铺主管,哪里会知道茶法会怎么改哦。不过,我倒是打听得清楚,这次主持改茶法的,还是天圣元年那次主持的李咨李相公。那一年李相公是朝里计相,这次更进一步是枢密副使了,应该还是跟那一年差不多。”

    “完了——”

    听石庆年说是李咨主持,傅员外强提起来的这一口气也散了去,软在了椅子上。

    石庆年心里暗暗冷笑,也不理两人,自己倒着酒慢慢喝酒吃菜,神态悠闲。

    过了一会,邓员外突然从椅子上一下直起身子来,抓住石庆年道:“石主管是积年的善人,善心救救我们两个,来世做牛做马为报!”

    石庆年摇了摇头:“官家要改茶法,我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如何救你们?”

    “交引铺在京城里做着天大的生意,必然是有办法的!十万八万贯钱,在我们这些边地小人物那里,是关系着无数人的身家性命,可在石主管的交引铺里,不过是小事!”

    石庆年笑着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邓员外满脸热切地看着石庆年,就差跪下来磕三个响头了。

    傅员外看着石庆年的样子,咬着牙道:“石主管,你要怎样才肯帮我们兄弟?”

    石庆年看着两人,放下筷子,正色道:“两位,我们多少年的交情,怎么说出这等话来?不是我不帮你们,实在是有心无力。我虽然管着店铺,可铺里的钱是东家的,我也不能让东家折了本钱,不然还如何在京城里呆下去?”

    邓员外和傅员外面如死灰,一下又瘫在了椅子上。

    两人与普通的入中商人不同,他们根本不做粮草生意,而是在陕西路和河东路的几个大的州府收茶引,再带到京城来到榷货务换茶,然后转手卖给茶商。说白了,两兄弟只做茶引生意,是靠着本钱凭空来钱。

    这生意一是靠着人头熟,两兄弟主要靠着石主管的交引铺,一起分利。再一个手里要有大量的本钱,这本钱却不都是两兄弟自己的,几个陕西的豪门富户都有借货,靠着两兄弟经营坐吃利息。茶法一改,手里的旧茶引将剧烈贬值,真正的入中商人还能靠着新引配旧引的政策减少点损失,像他们这种单贩茶引的,只怕要赔得倾家荡产。

    自己的钱倒也罢了,生意总是有亏有赚,问题是本钱里有不少是各路豪强的,那可不是讲生意经的普通商人,把本钱赔了两兄弟命不要了也保不全家里面。

    石庆年看着眼前的邓员外和傅员外已经被吓得命都去了半条,缓缓开口:“我虽然帮不了你们兄弟,但却有一条路子指点给你们。”

    邓员外听了这话,像是溺水的人一下看见了头顶上有根稻草,“噌”地一下直起身来,紧紧抓住石庆年的手:“石主管,只要有一条路子能救我们两兄弟一命,这一辈子都念您老的大恩大德!还请给我们指一条生路!”

    石庆年紧紧握住邓员外的手,诚恳地道:“我们相识多年,岂能见死不救?我这个人哪,从来都是心软,见不得别人受苦。不过话说回来,这事总是担着风险,不让你们吃亏就让别人吃亏,路我指给你们,千万不要把我牵连进去!”

    “我们兄弟省得!多少年来,主管还不知道我们嘴紧!”

    邓员外和傅员外异口同声,眼巴巴地看着石庆年。

    石庆年点点头,下定决心,对两人道:“我有一个兄弟,在别家铺子里做主管。他认识的人多,路子也广,尤其是在南边茶商里认识人很多。现在朝廷要变茶法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除了我们这些人物,别人是不知道的。也就是你们兄弟与我关系不浅,我一得了消息就来告诉你们。不然地话,后天就是上元节,等消息传出来就到节后了,什么都来不及,就是有路子也只好去上吊!”

    “主管好心,我们记得你的恩德!”

    “古人说施恩不图报,我只是念着旧日交情,才给你们一条生路,并不要你们报答什么。”石庆年看着两人,压低声音,“我那个兄弟在汴河边的客栈里,现在专一收西北来的茶引,然后趁着南边茶商不知情,再转手卖给他们。自己赚些利息,也救你信性命。”

    看着邓员外和傅员外两人眼里有光重新闪了出来,石庆年道:“不过,到了现在这个时候,那里收茶引也不会按着平常的价格——”

    “这个自然,我们兄弟都明白!”

    “按照天圣元年的折纳比例,茶商那里加上官府的贴纳,新引对旧引也差不多是二比一,还要贴实钱。而入中商人在京城卖茶引,则旧茶引一万贯也不过只能卖两三千贯,还有很多人经年累月卖不出去。我那个兄弟心善,一万茶引给三千实钱,没有二价!”

    两兄弟面面相觑,按照这个价格,这一趟下来不但没赚到钱,还自己赔进去不少。不过不管怎么说,不会赔得血本无亏,回到家乡总有个交待。

    旧茶引在茶商手里,他们总有办法很快换出茶来,所以价钱较高。而如果在入中商人手里,在京城里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配的茶也是陈年旧茶,根本卖不出去,时间久了旧茶引成为废纸也不稀奇。

    “好,我们应了!”邓员外和傅员外一起道。(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