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上天无路,入地无门(4000字二合一大章!)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19:5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陈桥急于逃命,又没有背后长眼,如何能料到凌一刀扣动了手弩的扳机。

    这一箭射出确是奔着夺命去的。

    但听噗的一声,箭矢钻入肉中。

    这箭头虽然没有毒,可却十分锐利,寻常人等中了一箭即使不死也得虚脱软倒在地。

    可陈桥身子骨极为结识精壮,中箭后只栽了下来却没有昏迷,他借着势头一个翻滚卸了大半的力道,拔腿朝灌木丛跑去。

    凌一刀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个山贼头子身手倒真是矫健。

    不过在他看来此人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准备放箭!”

    凌一刀一声令下,一众锦衣卫纷纷弯弓搭箭瞄准了陈桥。

    手弩虽然做不到人手一部,可弓箭却是绝对可以保证配备的。

    锦衣卫虽然不会上战场,可使用弓弩的本领还是有的。

    “射!”

    凌一刀爆喝一声,随即百箭齐射,编织成一道网陈桥撒去。

    饶是陈桥身手了得,也不可能逃脱这道天罗地网。

    但听一声惨呼,霎时间陈桥便被穿成了刺猬。

    凌一刀摇了摇头,苦笑道:“本来想留你一个活口的,恁的自己找死。”

    赵无垢三步并作两步跳过来,冲凌一刀抱拳道:“总旗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凌一刀自然明白赵无垢的意思。

    眼下山贼头子已经伏诛,剩下的山贼必然没有什么战斗欲望。摆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其一是俘虏这些山贼交给当地官府。其二是把这些山贼全部诛杀,用人头换取军功。

    凌一刀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杀无赦!”

    冰冷的声音透着一股嗜血的味道,却让一众锦衣卫校尉们热血沸腾。

    赵无垢兴奋的抱拳道:“标下遵命!”

    说罢便扭过头来抽出绣春刀冲向这些已经丢弃兵器,束手就擒的山贼。

    哪怕这些山贼已经投降,他们的绣春刀也不会收回刀鞘。

    “不要,不要,啊!”

    一个山贼见赵无垢提刀气势汹汹的冲来,连连祈声告饶。

    可赵无垢哪里会理会这些,手起刀落便剁掉一颗好大的头颅。

    那些锦衣卫校尉见状也纷纷暴露出了恶性,对这些毫无还手之力跪地求饶的山贼展开了屠杀。

    不知这场屠杀持续了多久,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直是让人作呕。

    自始至终凌一刀没有说一句话,冷酷的就像一具石像。

    站在他的角度这么选择确实没有多大的问题,即便他能舍弃这些功劳,底下的校尉、力士也不会舍弃。

    何况这些功劳本就是他应得的,他凭什么要舍弃?

    这些山贼要怪就怪当初不该落草为寇。

    官贼不两立,遇到他凌一刀只能说这些山贼倒霉。

    求饶?

    如果求饶管用的话,那么还要大明律作甚?

    “动作快些,别耽误正事!”

    见手下收割人头的速度太慢,凌一刀不耐的催促了一句。

    在这一点上,锦衣卫的效率确实不如边军。边军长期和鞑子交战,战场上割首级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相比之下锦衣校尉们便显得有些笨拙了。

    “标下遵命!”

    众校尉纷纷回应道。

    如果说之恰br />
    他们不是本地人,对山间地形不算熟悉,不可能摸小路下山。

    只是这样一来他的功劳确实少了一份。

    “凌头儿,我们现在怎么办?”

    赵无垢一脸无奈的冲凌一刀笑了笑,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凌一刀白了他一眼,冷哼道:“下山!”

    ......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却说贾无垠一众人绑了柚柠雪后匆匆下山。

    下山的道路主要有三条,前山两条,后山一条。

    贾无垠与胡七娘商议一番后决定从后山下。因为后山相对僻静,遇到官兵的可能性较小。

    他们十几人一路疾行,身上衣裳被树枝刮的多处破烂,好不容易穿出灌木丛,却发现一众手持钢刀的官兵正站在他们的面前。

    ......

    ......

    他娘的......

    贾无垠啐出一口浓痰,手中钢刀已然出鞘。

    虽然他面前的官兵人数足有近百,贾无垠却并不打算束手就擒。

    “贾三爷......”

    胡七娘面色变得更加苍白,显得那犹如骷髅的面颊甚是恐怖。

    “杀光他们,无生老母会保佑我们的。”

    贾无垠语调冰冷,已经做好最后一搏的准备。

    可胡七娘却有些犹豫:“我们为何要拼命?那丫头在我们手里......”

    贾无垠冷笑道:“你认为他们会心甘情愿的放我们走?即使他们放走我们,也会在后面偷偷跟着。要想永绝后患,便把他们都杀光!”

    贾无垠之所以如此嚣张,自然是因为他有真功夫。作为白莲教护法,他的身手足可以排进教内前十,若不是被逼的退无可退,他是不会轻易出手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丫头攥在他们手中,故而在搏杀的时候这些官兵就会投鼠忌器......

    “七娘,你看住这丫头,别让她跑了!”

    说罢贾无垠便抽刀冲向官兵,一众白莲教悍匪亦紧随其后。胡七娘索性用绳索把柚柠雪的手臂和自己绑在一起,这样柚柠雪绝不可能逃走。

    徐怀远见状便吩咐官兵们摆好阵型准备迎敌。凌一刀给他留下了两名锦衣卫小旗,此时自然充为指挥。

    宁修与孙悟范对视一眼,皆是感到十分兴奋。

    好啊,这些白莲教匪竟然真的逃下山来。下山的路有三条,他们偏偏选中了这一条,不是缘分是什么......

    对于这些白莲教匪宁修是不怎么担心的,己方的人数足是对方的数倍,简直不知道怎么输。

    徐怀远毕竟是将门之后,虽然没有多少实战的经验,但基本的阵法还是懂的。

    他见一众白莲教匪呈锥状冲来,知道他们要强攻了,便沉声命令道:“紧紧站在一起,莫要被他们冲散了!”

    长锥阵的优势就在于冲击力强,往往第一波攻势十分锐利。

    徐怀远麾下的这些官兵大多是巡检司的土兵,平日里欺负欺负小商贾庄稼汉还差不多,真要叫他们和凶残的白莲教匪一对一,绝对是想多了。

    虽然还有两名武艺高强的锦衣卫小旗压阵,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真要打起来能够自保就不错了,很难占到便宜。

    徐怀远能够依赖的只有人数的优势。故而他才会命令众人紧紧站在一起,切莫露出破绽来。

    长锥阵冲锋时很犀利,但弱点也同样很明显,那就是后劲不足。

    一旦第一次冲锋或者前三次冲锋不能占得便宜,其疲态就会很快显现出来。

    还有一点亦很致命,就是此阵的防御性很差。尤其是这种仅仅靠十几人结成的长锥阵,漏洞十分之多。

    冲锋猛烈时还可以靠着一股气势遮掩,一旦攻势弱下来,简直就是把自己的软肋摆在敌人面前。

    这些白莲教匪就是一杆矛,徐怀远麾下这些官兵就是一面盾。矛虽然占了先机,但同时也把命门露了出来。

    徐怀远只需要拖下去,拖得时间越长他们的优势便越大。

    长锥阵的锥头——贾无垠率先冲入官兵阵中,他就像一只下山的猛虎肆意屠杀着眼前的绵羊,但凡在他三尺之内的官兵都被他用锋利的钢刀结果了性命。

    嘶!正自观战的孙悟范倒抽了一口凉气,悻悻道:“为啥同样是胖子,这厮这么灵活......”

    宁修翻了记白眼:“人家可是灵活的死胖子。”

    孙悟范讶然道:“那该如何对付这个灵活的死胖子?”

    宁修真的是要吐血了。

    他心道自己既非武学宗师,又非沙场名将,怎么知道如何找出贾无垠的破绽?

    虽然他很万能,却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啊。

    眼看着贾无垠这个魔头一连杀了十几个官兵,锦衣卫小旗娄云忍耐不住抽刀迎去。

    绣春出鞘,与那柄贾无垠手中的钢刀交手几个回合,竟然被砍出了豁口。

    娄云心道好快的一口刀,不敢再强攻而是借着袍泽的掩护观察贾无垠的弱点。

    他哪里知道跟他交手的就是白莲教护法之一的弥勒再生贾无垠贾三爷。

    贾无垠手中的那柄钢刀可谓是削铁如泥,别说是绣春刀了,便是倭刀与其对拼亦得败下阵来。

    贾无垠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白莲教中的教语。那些白莲教匪们听到贾护法唱诵教语,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杀向官兵。

    那些官兵本就不是白莲教匪的对手,依靠着阵型和人数优势苦苦支撑,现在却是感到力有不逮,快要崩溃。

    宁修心中暗道不妙,果然在小规模战斗中个人的战斗力才是最关键的。

    如果放到几万人对决的战场上,阵型或许可以发挥出决定性的作用,可在这种几十上百人的战斗中,武力却是第一位的。

    而这些由巡检官兵组成的杂牌队伍显然不是白莲教匪的对手。哪怕人数是对方的数倍,真正搏杀起来也处于下风。

    另一名小旗房俊见状亦拔刀冲了上去,他已经看出这个胖子是白莲教匪的首领,只有压制住了此人,白莲教匪的攻势才会有所减缓,众官兵才会有喘息之机。

    娄云与他对视一眼,二人很有默契的一齐朝贾无垠冲去。

    他们二人不仅是袍泽还是至交好友,论默契湖广锦衣卫诸百户所中没有人能超越他二人。

    两柄绣春刀挥舞起来虎虎生风,不仅能够压制贾无垠的霸道刀法,还能很好的保护自己。

    “好!”

    徐怀远见状兴奋的挥舞起了拳头。

    方才官兵一直被压制,他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现在好了,娄、房两名小旗联手反把贾无垠的气势压了下去。

    胡七娘看的暗暗皱眉。

    方才贾三爷叫她看好那丫头,意思就是搏杀的任务都由他们来,叫她莫要出手。

    可现在看来贾三爷貌似遇到了麻烦......

    胡七娘余光瞥了一眼绑在她身上的柚柠雪,心中十分烦闷。

    她虽然十分想去帮忙,却也知道看紧柚柠雪更为重要。一旦贾无垠失手,柚柠雪便成了他们的唯一凭恃,这个后手还是要留的。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