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四十一章 遭遇(4000字二合一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19:5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走水道沿长江顺流而下,确实比走陆路要快很多。

    且走水路受到盘查的可能性也要小。

    要冲枢纽虽然也会设置钞关,但遇到打着官船灯笼的,盘查的官员多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正是徐怀远所担心的。

    他可以通过对各级官府施压,让他们加强盘查。可真遇到了官船盘查的人也就是走个过场。

    他已经认定了绑劫柚柠雪是高洋干儿子高升的主意。那么以高升的能量要想安排一艘官船接应简直是易如反掌。

    甚至他都不需要真的安排一艘官船,只需要借用一位有官衔在身的官员,让其乘船同行,就可以起到一样的效果。

    江上清风徐徐刮过,宁修只觉得一阵清爽。

    “杨慎吟‘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我当时还不以为然。亲自乘船行于江中才能够体会到其中几分意味。”

    宁修背负双手站于船头如是感慨道。

    孙悟范撇了撇嘴道:“宁贤弟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骚客啊,咱们不是一类人。”

    宁修眉毛一挑道:“骚客也好,商贾也罢,本质并没有什么不同。一个求名,一个逐利都是寻求认同感。孙兄说是也不是?”

    孙悟范眼眸一转,砸吧嘴道:“你这么一说还似乎真是有那么点道理。”

    “所以我说孙兄应该去读书的。你那么活泛的脑子绝对可以出人头地。”

    孙悟范翻了记白眼道:“宁贤弟啊你就别夸我了。我有几斤几两我自己心里清楚。我要真是读书的料你认为我爹会让我去经商?他恨不得把路铺到我脚边呐。读书这东西真的不适合我。”

    稍顿了顿,他猛然拍了一下脑袋道:“我差点忘了,我爹特意嘱咐我,说叫你尽快准备些玻璃花瓶送到武昌府去,他好以地方官员的身份把其当作贡品送到京师去。这条路要是走通了,你便可以烧御窑了!”

    宁修不禁眼前一亮。

    “此话当真?”

    “嘿,瞧宁贤弟说的。哥哥我啥时候骗过你?”

    孙悟范拍着胸脯作保道:“大明各地的王爷可以给天子进贡,地方大员也一样嘛。你那玻璃花瓶着实是个新奇玩意,我想皇帝陛下也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宁修确实很兴奋。他确实没想到湖广巡抚有进贡稀奇物件给皇帝的权力。既如此,搭上这条线确实有助于玻璃器皿的推广。

    历史上无数物件之所以出名就是因为和皇家扯上了关系,玻璃器皿能成为贡品,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近来宁修已经通过江陵镇守太监和张家的关系分了织造局的一杯羹,成为了皇商。现在若再能通过孙巡抚的关系搞一个御窑的名头,今后经商的道路真的会平坦不少。

    “快看!”

    宁修正自畅想间,便听得小公爷徐怀远在疾呼。他连忙去瞧,只见隐隐约约有一艘平底沙船在一百多米外。

    江上正巧起了雾,那艘船又距离很远,故而只能看到个模糊的轮廓,但船上打的红色灯笼却是分外显眼。

    是官船!

    宁修眼睛眯作一条缝,拳头紧紧攥起。

    虽然说官船并不能说明什么,但至少让人心头升起了一丝希望。

    “徐小公爷,我们快把那艘船拦下来吧。”

    知府李瑞献策道。

    “恩。”

    徐怀远现在一心只想营救表妹,是可谓宁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若前面那艘船上没有表妹大不了他与那艘船的主人赔礼便是。但若是表妹就在那艘船上......

    “速速追上去,将前船拦下!”

    顺流而下船的行进速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水流速度而不是行船本身的速度。徐怀远乘坐的这艘也是大船,即便船夫们用尽气力划船也只是缩短了一小部分距离。

    徐怀远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取我的弓来!”

    “遵命!”

    徐唤是魏国公府的护卫,自然对少主唯命是从,当即取来徐怀远的佩弓,并奉上一只雕花羽箭。

    “徐小公爷,您这是......”

    知府李瑞面色惨白,声音里都近乎带着哭腔。

    “他们不停下来,我们追到何时才能追上?”

    徐怀远眉毛一挑道:“我便一箭射到船上,叫他们停船靠岸!”

    说罢他又叫人取来纸笔写明自己的身份,将纸条缠在雕花羽箭上。

    徐怀元深吸了一口气,弯弓搭箭瞄准迷雾之中的平底沙船。

    但听嗖的一声,箭矢离弦而去顷刻间便射向前船。

    宁修暗暗叫好,心道徐怀远不愧是将门之后,且不说这射箭的精准度,单说这架势就绝不是臭鱼烂虾能够匹敌的。

    徐怀远射出一箭后,前船迅速作出了回应,只不过它没有停靠在岸边而是继续朝前驶去,且隐隐有加力甩开后船的意思。

    徐怀远大怒,接过一只羽箭再射,他一连射了三箭前船都熟视无睹。

    这下就连老好人荆州知府李瑞都看不下去了。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若非做贼心虚,那船上的人为何不敢停靠下岸接受搜查?”

    徐怀远冷笑一声道:“看来八成便是这伙人劫持徐某表妹的了,还请诸位加把力气追上去。”

    他这话说来容易真要做起来却不简单。这艘船比之前船更大,载的人更多,故而也更沉。

    同样顺流而下,要想追上前船,必须要划轻舟才是。

    故而宁修建议道:“徐小公爷不妨让兵卒乘小船去追,这样追上的可能性要大不少。”

    徐怀远犹豫道:“小船?可小船拦不下来他们啊。”

    宁修真要气晕过去了。这徐怀远真是一个死脑筋啊,他该不会是想要用这艘巨船生生把前船拦停吧?

    “徐小公爷,我们不一定要把它生拦下来。我们可以利用小船的速度优势先到关卡通知巡检官员放下水门阻拦其去路啊。”

    宁修一语点醒梦中人。徐怀远恍然大悟道:“宁朋友说的在理,小可刚刚真是昏了头。”

    稍顿了顿,他冲知府李瑞道:“还请李知府给个凭证交与兵卒,命其先行赶至关卡通知巡检官兵放下水门阻拦前船去路!”

    ......

    ......

    柚柠雪是无意间看到绑劫她的匪人真容的。

    那时她刚刚被抬下马车正要转送到船上,江上风大吹掉了那匪人面上的黑巾却是让柚柠雪看了个分明。

    这人生着一副国字脸,面容白皙十分的富态。仅仅从体型柚柠雪就能判断出此人是个胖子,现在结合相貌更是确定了当初的判断。

    只不过这个人看着怎么那么面善?似乎在哪里见过......

    可她一时又想不出具体是在哪里见过这胖子,直是气恼急了。

    那胖子面上黑巾掉了只是一愣,随即冷笑连连。

    这倒也是,现在他只怕是认为万无一失了吧?即便真人露了相,柚柠雪还能飞出这艘打着官船灯笼的平底沙船?

    柚柠雪被两个大汉直接粗暴的丢到了底层船舱之中,就像对待一个货物一般。

    柚柠雪自然十分不满,但她也明白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道理。要想逃出这地方,就得忍下来。

    船舱是密闭的,除了一扇通往二层的木门别无通道。

    柚柠雪此刻已经被松绑,她在船舱中环绕了一圈发现底舱装了不少绸布。

    她就此判断这艘船是一艘贩运绸布的商船。至于商船为何打着官船灯笼,这也不难理解。

    大明朝的商税虽低,但各种陋规常例却名目繁多。

    这些陋规常例随便拉出一个都可以比拟三十税一的商税,更不用说一起加上了。

    商贾们为了免掉这些陋规常例,便会打着官船的旗号。当然,这虎皮也不是随便扯的,你的船上得真正有官员在,不然若是一旦被沿途关卡的巡检官吏查到,可是要吃大官司的。

    这么说来这船上竟然有一个官员了?他与绑劫自己的人有何关系?他们是同谋否?

    一个个问题从脑海闪过,柚柠雪只觉得一阵眩晕......

    “吃饭了,吃饭了。”

    便在这时木门忽然被打开,从二层走下一个瘦似骷髅的妇人。

    这妇人手中端着一只托盘,里面有三两样凉菜,还有一碗白米饭。

    米饭是凉的,凉菜甚至有点馊。若是放在平时,柚柠雪连抬眼瞧一眼都不会。

    可现在她已经饿了一天的肚子,不得不暂且收起自己大小姐的脾气,向现实妥协。

    自打上了船柚柠雪便没有再吃过东西。这倒不是她与那胖子置气绝食,而是胖子并没有派人来给她送饭。

    这让柚柠雪百思不得其解。

    照理说胖子劫持了她不就是为了获得某种利益吗?

    虽然柚柠雪不知道胖子究竟要做什么,但这种利益肯定要求她是个活人吧?

    万一她真的饿死了,那胖子也无法交代,这厮真的冒得起这个险呐。

    “我......”

    柚柠雪咬了咬嘴唇,十指攥紧道:“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那瘦似骷髅的妇人一时愕然。

    “你方才说什么?”

    “大姐,我想求你一件事。”

    “哈哈,哈哈哈......”妇人柳眉一挑,声色俱厉道:“你还真以为老娘是来伺候你的?这些饭赶快吃完,老娘过半个时辰再来收。若是不吃......嘿嘿,那你就饿着肚子吧!”

    说罢便要转身离去。

    “等等......”

    妇人抓过头来冷哼道:“你又聒噪什么,小心惹恼了老娘把你这些饭菜端走。”

    “能不能,能不能求你帮我取个夜壶来......”

    柚柠雪一脸潮红,反绞着双手低声说道。

    呃......

    妇人一时手足无措了起来。

    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她也是女人,自然明白女人在船上的难处。

    大老爷们解开裤带站在船头就解决了,可姑娘家的就不能那么随意了。这点便是再泼辣的女人也否认不了。

    沉默了片刻她轻点了点头:“好吧,我这便去取一个来。”

    柚柠雪也是长松了一口气。

    她就怕被那歹妇看出了破绽,不过目前看来她还不需要担心这方面的问题。

    她管那妇人索要夜壶当然不仅仅是为了‘方便’,更多是想要通过妇人进出的机会尽可能的观察这艘船。

    只有妇人开门进入底舱的那一刻,她才能观察到二层船舱的景状。故而她才会想尽办法叫妇人来底舱。

    别的需求那歹妇肯定不会答应,但这‘方便’乃是人之常情,柚柠雪决定赌上一赌。

    她坚信表哥一定正在努力营救她,但她也不能就呆呆的坐在这里等着表哥来救,哪怕是只有一丝一毫的机会她也不愿意放弃。

    等待的工夫柚柠雪端起了那碗白米饭,夹了几刀小菜就着米饭吞了下去。

    这米是很糙的粳米,远不如南京的米好吃,可柚柠雪此刻已经顾不得这许多,她实在是太饿了。之前一直忍着倒也罢了,现在开了嚼头五脏庙便冒了烟,由不得她了。

    柚柠雪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将三叠小菜,一碗白米饭全部吃完,端是连一颗米粒都没有剩下。

    她满意的打了个饱嗝儿,仰面躺在干草垛上闭上了眼睛。

    这种感觉很舒服,她暂时忘记自己是个‘囚徒’,幻想正睡在雕花大床上。

    只是这美梦没有做多久,她便在木门吱呀的声响中‘醒’来了。

    瘦若骷髅的妇人手中提着一只夜壶,一进底舱便瞅见托盘里整齐摆着的空碗空碟。

    她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良久不发一言。

    这个小姑娘也吃的太快了吧?她这一去一回才多少时间,这小姑娘竟然能把饭菜都吃完......

    最后还是柚柠雪先发声:“唔,这夜壶就放在这里吧。大姐姐,谢谢你啊。”

    柚柠雪的声音温暖的就像一汪春水,那一声‘大姐姐’直是把妇人叫酥化了。

    “这碗筷盘子我先拿走了......有什么需要你再喊我。”

    不想让柚柠雪看到自己柔弱的一面,妇人连忙端起托盘背身离去。

    但听砰地一声,木门复又合上了。

    虽然木门打开的时间很短,柚柠雪还是有了很重要的发现。

    二层船舱中坐着几十人,其中便有绑劫他的歹人胖子。除了那个胖子外,剩下的人大多是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除了那个一袭青衫的中年男子......

    这些人的身份究竟是什么?他们怎么会走到一起?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