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106章 邕州之茶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6 19: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徐平随着人流出了东华门,暗暗出了一口气。≥≧  早朝寇瑊在三司奏对的时候,提到了跟徐平有关的几件事,一是新铸铁钱,再一个是茶法的争议,还有在京诸司场库务。

    在京的诸司场库务兴废利害因为牵扯问题太多,日后集议之后再上奏听裁,而新铸钱和茶法定在午后于崇政殿御前讨论。

    此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暖洋洋地好像到了春天。

    东华门外各色小贩扯着嗓子叫卖,各色官员的家仆或牵马,或备车,纷纷攘攘。

    徐平挤出人群,小厮急急牵着马跑上前来,嘴里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吃的什么。

    上了马,徐平道:“到偏修所去,一会我还要入宫奏事,你们先不要回家。”

    小厮应了,牵着马沿着马行街,向南面的三司衙门行去。

    只有宰相才有特权在皇城骑马,像徐平这些官员,下朝之后很多还是选择出东华门外骑马绕到前面去,愿意步行到前面的衙门的官员并不多。

    刚进三司衙门,寇瑊便派人来叫徐平到他长官厅议事。

    原来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心里紧张,徐平强自平定一下心神,吩咐小厮安顿好马匹,在三司衙门外找个茶馆喝茶等着,自己抬步去长官厅。

    进了官厅,一眼就看见寇瑊在厅里走来走去,口中念念有词。

    见到徐平进来,寇瑊忙道:“云行,你来得正好,我们商量一下,一会入殿怎么应对?今天宰执大臣大多都在,而且全都与我们的意见不合,一点都不能马虎了。”

    这些事务,宰辅有极大的决策权,并不因为在皇上面前讨论这权威就会减轻。今天三司最重要的是要取得宰执的支持,皇上其实只是一种存在,一般在宰执表态前并不会做出决定。以徐平的身份,取得皇上的支持比争取宰执容易多了,然而那并没有什么用,最关键的还是宰执大臣们的态度。正是因为如此,寇瑊才如此紧张。

    一般的行政事务,都是宰辅们集体做了决策,然后上熟状入宫皇上认可,然后再到中书门下,宰相画敕,才行成正式行政命令的敕。

    偶尔皇上也会降下手诏,但基本不涉及具体的行政事务。如果宰相认可,同样也要由舍人院制词,形成熟状,最后宰相画敕,程序走一遍。如果没有这程序,单纯的手诏是没有法律效力的,宣个人进宫谈话或者饮宴这种事情还可以,如果牵涉到法令或者具体事务,接到的官员执行和不执行在两可之间。执行了讨好皇帝,得罪上下臣僚,日后很可能被各种官员穿小鞋。不执行皇帝也没有办法,至于是从此青眼有加还是怀恨在心,那就要看具体的人和事了。

    所以皇帝都尽可能不针对国家事务降手诏内批,免得自己尴尬,臣子难做。这规矩直到被后来的神宗皇帝打破,密旨内批满天飞,好在神宗自己清醒,没有酿成大的混乱。到了徽宗的时候,御笔手诏和内批泛滥成灾,宰相押敕成了玩笑,最终酿成大祸。

    这事情实际上徐平和寇瑊已经谈过多次,见寇瑊还是不放心,徐平便与他一起一条一条地又理了一遍,直到两人都觉得没有任何问题,才停了下来。

    寇瑊搓着手道:“好,你便回去准备上殿奏事要用的各种,万不可有一丝一毫的疏漏。我们是就此扬名,还是折戟沉沙,就看这次午后奏事了!”

    徐平应了,告别寇瑊,回自己的条例编修所衙门。

    寇瑊年纪已经大了,身体也不是很好,又有先前与丁谓的关系拖累,在朝廷里见谁都低人一等,只能埋着头向前奔。对别人来说,三司使是升任宰执的跳板,对寇瑊来说跨出这一步却千难万难,不知有多少人在盯着他。没有过硬的政绩,这一生基本上没有可能进入两府,而这一次,就是他的机会。

    如果茶法改革成攻,钱法再有了成效,寇瑊便有了再进一步的本钱。不管有多少人看他不顺眼,实打实的政绩都能够让他们闭嘴。

    所以寇瑊比徐平更紧张,一心要获得完美的结果。毕竟徐平还年轻,又有与皇帝的关系在那里,经得起折腾,心态可以从容。

    刚近中午,寇瑊便到编修所衙门,与徐平一起在这里吃了午饭,准备入宫。

    编修所的食堂菜色丰富,有荤有素,徐平又参照前世的样式制了木制餐盘,采取自助餐的形式,比在外面小摊上解决午饭不知强了多少倍。

    开张没多久,便有其他衙门的官吏来这里蹭饭,赶也赶不走。不过石全彬可不会做赔本的生意,得徐平的指点,直接明码标价,几荤几素是多少价钱,做了牌子直接立在编修所食堂门口,其他衙门来的先交钱后吃饭,收的钱做算编修所的公使钱。

    看看太阳滑过中天,听着文德殿前传来的钟鼓声,徐平和寇瑊带着随从出了三司衙门,骑马直向东华门外去。

    到了垂拱殿外,当值的正是李璋,接了书状,完成各种手续,便带着徐平和寇瑊向大内深处走去。此时已经快到上元节,京城里最热闹的时候,皇宫里面也扎着各种花灯,一派热闹的景象。

    进了垂拱殿,却见只有枢密院的枢密使王曾和枢密副使李咨在殿里,正陪着坐在上的皇上赵祯安心喝茶,政事堂的几位宰辅却还没有过来。

    徐平因为前世的影响,一直习惯喝散茶,在邕州的时候又把这个时代的杀青方法由蒸青改成了炒青,使散茶在味道上不亚于这个时代的上等茶团茶。随着徐平地位的升高,散茶也慢慢流传开来,尤其是其泡制简便,适于待客,蛮受一些推崇淡雅的士大夫欢迎。

    赵祯上任之后最得意的事情就是破交趾,武功最少越了他的父亲,虽然徐平打仗的时候并没有得到朝廷的什么支持,并不妨碍赵祯没事就拿出来显摆。邕州贡物中就有徐平传下的炒散茶,这时也竟然在皇宫的正式礼仪场合用了起来。

    徐平和寇瑊上前见过了礼,赵祯吩咐赐座。

    两人坐下,小黄门上了茶。徐平一看是自己在邕州时候制的散茶,也就是他前世说的绿茶,心中一动,已经注意到旁边有几个篓子,正是邕州的贡茶。

    看来赵祯的心里已经倾向了自己,现在就只看几位宰执大臣的了。

    喝了一口茶,徐平静静地看着殿门,等着几位宰辅的到来。上次炭价争论,自己刚刚回京没有经验,做得有诸般瑕疵,这次无论如何再不能重蹈覆辙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