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三十四章 搏杀(4000字二合一大章,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18:5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这是为何?”

    徐怀远惊讶道。

    “哼,我说不行就不行。那日在接风宴上你抹不开面子也就算了,现在又没有人逼你喝。表哥你气虚盗汗,郎中说要多静养,忌酒才是。你怎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呢。”

    柚柠雪将酒壶往外一推,冲那竹竿掌柜道:“拿下去吧,换一壶热茶来。”

    “这......”

    竹竿掌柜面露难色讪讪笑道:“这位公子方才明明点了我家的米酒,这酒都已经端上来了,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呢?这未免也太过儿戏了吧?”

    他那身材丰满的媳妇也帮腔道:“是啊,这酒我们已经拿出来了。公子和小姐如果不要的话就糟践了。”

    柚柠雪撇了撇嘴道:“这样子啊?你们这壶米酒多少钱?我们翻倍来付。不过我表哥身子不好,不能喝太多酒,这酒还是请你们拿下去吧。”

    竹竿掌柜差点背过气去。

    还有这种操作?

    “怎么,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来人呐,取银子来。”

    柚柠雪一声吩咐,立刻便有一名随从跟上前来双手抱拳道:“小姐有何吩咐?”

    “取一锭银子来先付给他们,不然人家还以为我们付不起钱呢。”

    那随从未作犹豫便从褡裢里取出一锭五两的银子,递给了竹竿掌柜。

    “这......”

    “怎么,你不会嫌少吧?你这几样小菜加上一壶酒最多也就值几十文一百文钱,这可是五两银子。若不是本小姐心情好,怎么会便宜了你们。”

    “不少,不少。”

    竹竿掌柜叹了一声还是接过了银子,冲自家婆娘使了个眼色。

    那女掌柜便端起酒壶十分不情愿的与自家男人回铺子里了。

    徐怀远哭笑不得的看着表妹,便连吃菜的心情都没了。

    “雪儿啊,你方才那样子,真是。”

    “真是什么?”

    柚柠雪的拳头却已经攥了起来,若表哥说了不合她心意的话,便要挥拳相向。

    “真像那悍妇呢。”

    “你!讨打!”

    柚柠雪被徐怀远一番取笑如何能忍,便一阵拳雨袭来,徐怀远连声求饶笑了好一阵柚柠雪才停了下来。

    “你啊,就是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若是这事让姨夫知道准得动用家法打你屁股!”

    “咳咳,无酒无味啊。”

    徐怀远刚想发表一番感慨,见柚柠雪又要挥拳而来,连忙改口道:“不过这次表哥答应你,不喝酒,改饮茶。”

    “这还差不多!”

    柚柠雪这才收了拳头,笑嘻嘻道:“听说这凤凰山上有一处桃花潭,潭水十分清澈。一会表哥一定要陪我去看看。”

    徐怀远微微颌首道:“好,你说去看什么咱们就去看什么。”

    片刻的工夫,那酒肆女掌柜折而复返,手中的酒壶却是已经换成了茶壶。

    “公子、小姐,您们要的热茶。”

    她将茶壶放在桌上却是并不急着离开,而是赔笑道:“您们看还需要什么?”

    徐怀远摆了摆手道:“暂时不需要了,你先下去吧。有事情我会喊你的。”

    他虽然身份尊贵,平日里服侍的下人无数,但却并不喜欢那种前呼后拥的感觉。

    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他喜欢一个人静静的享受。

    “好,好......”

    女掌柜扭动着肥硕的屁股刚走出几步,徐怀远便端起茶杯将其送至嘴边。

    “呀,这不是徐小公爷吗,这也太巧了吧。”

    徐怀远愣了一愣,抬头去瞧,见宁修与孙悟范正朝自己走来。

    呃......

    他连忙挥手示意二人坐下,笑声道:“哈哈,择日不如撞日。小可怕麻烦二位,便索性带着舍妹来凤凰山逛逛。”

    孙悟范微微有些不悦。

    他都已经与徐怀远明说了,要去哪里玩提前与他知会一声,他也好略尽一番地主之谊。

    可徐怀远呢?一拍脑门子就自己出来玩了,这不是摆明了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吗?

    宁修就无所谓了。反正他和这个徐小公爷没有太多的交情,要不是因为孙悟范他们根本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此人就是一个过客,在荆州玩个几日最多十几日便要离去的。

    “凤凰山景色秀美瑰丽,可玩的地方着实不少。既然徐小公爷有意游览,孙某自当奉陪。”

    虽然孙悟范对徐怀远有了些许的看法,但毕竟父亲写信嘱咐他务必招待好徐怀远,他还是得遵命照做的。

    “恩,有孙朋友引着,想必小可与舍妹一定能够大饱眼福.......对了,孙朋友快坐下一起喝两杯茶。”

    孙悟范点了点头便要撩起袍衫下摆坐下去,宁修却抢先一步道;“徐小公爷若是要吃些酒菜,宁某来时马车里带了不少,何必在此耽误光景?桃花潭旁饮酒赋诗才是正途啊。”

    柚柠雪听到酒菜二字先是皱眉,但听到桃花潭后皱紧的眉头却是舒展开来,笑声道:“好啊,桃花潭一定很漂亮吧。表哥,我们快点去吧。”

    对徐怀远来说,一桌子茶菜根本不算什么。反正表妹已经付了五两银子,还怕那酒肆的掌柜不乐意吗?

    说着便要起身朝马车走去。

    便在这时,那本已经走出数步的女掌柜忽然转过身,一脸怨毒的冲徐怀远狂奔而来。

    宁修有些愕然,心道这徐小公爷不会是没付钱打算拍拍屁股走人吧?

    不然那悍妇为何如此愤怒?

    徐怀远背对着女掌柜,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可宁修却看得清楚。

    不对,这悍妇怎么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刀子?

    “徐小公爷小心!”

    眼看着那悍妇抽刀往徐怀远后心戳去,宁修不待多想便直冲上去一把撞开了徐怀远。

    徐怀远被宁修这么一撞直是跌倒在地,在地上滚了三滚。宁修也是踉踉跄跄,勉强站稳。

    那悍妇一击失手,却是咬牙切齿扭头道:“死鬼,在等什么?还不帮忙!”

    那瘦如竹竿的男子闻声亦冲了出来,只是手上多了一柄十分奇怪的兵器。

    这兵器状如长枪,只是两头皆接有镔铁弯钩,挥舞起来虎虎生风。

    宁修心道这不会是个黑店吧,怎么夫妻档都是行家里手练家子?

    好在徐怀远带了不少护卫,宁修连忙冲那些护卫呼救道:“速来迎敌!”

    ......

    ......

    魏国公府的这些家将都是身手了得的猛士。见少主遇袭,他们皆是怒火中烧毫不犹豫的朝这双“夫妻”冲来。

    他们虽然并没有华丽的行头,但动作极为迅猛敏捷,手中的狭缝单刀舞的虎虎生风。

    在领班护卫徐唤的带领下他们又结成阵列一步步推进,压迫那双“夫妻”的空间。

    宁修心中暗暗啧叹,不愧是魏国公府出来的家将,身手就是了得。再看他们的阵法配合,俨然是老行伍啊。

    俗话说的好行家一出生就知有没有。宁修看到众人这般犀利,悬着的一颗心也就能放下了。

    “徐小公爷,你没事吧!”

    只见一个肉球连滚带爬的来到跟前,徐怀远定睛一瞧这人不是孙悟范却是谁!

    他整了整散乱的发髻苦笑道:“方才若不是宁朋友舍命相助,恐怕徐某人就命丧于此了。此二人颇有来头啊,不知徐某人到底得罪了哪方神圣,竟有人想要置徐某人于死地!”

    徐怀远这话绝不是危言耸听。那“夫妻”二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目的就是取徐怀远的性命。二人一人使刀一人使钩配合默契,绝不可能是一般黑店临时起意谋财害命。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上马车回城去吧!”

    孙悟范吓得抖若筛糠,面色惨白如纸。

    徐怀远是魏国公的儿子,假如在荆州地界上出了什么闪失,魏老国公和朝廷追究起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弄不好他老爹那个湖广巡抚的职位都得被撸了去。

    “那怎么行。这二人想要徐某人的命,我便这么放他们走?”

    徐怀远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狠厉,紧紧攥住双拳。

    孙悟范深吸了一口气道:“徐小公爷的意思是?”

    “我要抓活的,亲自撬开他们的嘴巴,看看是谁要置我于死地!”

    徐怀远一字一顿的说道。

    孙悟范都快哭出来了。

    徐小公爷不走他哪里敢走啊,只能在这儿陪着。现在他无比希望魏国公府的这些护卫身手干净利索些,速速解决战斗,不要让他这颗悬着的心再受刺激了。

    徐唤曾在卫所中任职,亲自上阵杀过倭寇,故而对于阵法配合都极为熟悉。可那“夫妻”二人使出的招数却极为诡异,一招一式看似随意却都直奔命门,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那使刀的婆娘还好些,那使钩的招数却完全猜不透。

    徐唤不得不保持距离,且用单刀护住要害,留有后手以防偷袭。

    但这样他的攻击力便被限制了大半,其余家将大概也是如此。

    故而耗了一炷香的工夫他们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一直在看戏的徐怀远有些急了,他冲徐唤大喊道:“速速把他们拿下!”

    徐唤心中一沉,少主既已发令他必须冒险一试了。他冲身旁的家将们微微点了点头,那些人立刻挥刀冲了上去。

    他们的作用是与那对“夫妻”缠斗,最关键的一击则由他徐唤来完成吧!

    竹竿掌柜见一众魏国公府护卫搏命出击,狞笑道:“臭婆娘他们交给我了,你找机会去取了那臭小子的性命。哈哈,越来越有意思啦。”

    “嘿嘿死鬼你小心点,等我取了那厮首级咱们便抽身离开!”

    “那还啰嗦什么,快去!”

    竹竿掌柜眼神变得阴鸷起来,右腿朝后撤了半步深吸了一口气。

    一众家将挥刀杀来,隐隐把这竹竿掌柜围在正中却是想要瓮中捉鳖。

    眼看着退路尽数被封死那竹竿掌柜情绪丝毫没有波动。

    只见他爆喝一声右脚发力蹬地而起,如饿虎扑食一般朝徐唤而去。

    不好!

    众人心中皆是一沉。

    若论战场格斗掩杀他们是一等一的,但像这种江湖功夫却不是他们的强项。

    眼看着竹竿掌柜一个鹞子翻身从他们头顶越过却阻拦不得,实在是太糟糕了。

    竹竿掌柜的目的很明确,他看出徐唤是这只护卫队的领班人便想要擒贼先擒王,先搞定徐唤。

    等到徐唤毙命,这些护卫便群龙无首,这时不论是回头一一将其击杀还是转而配合那“臭婆娘”都是极好的选择。

    竹竿掌柜跳落在地轻巧的一个翻滚将那长如矛枪,两头接有弯钩的诡异兵刃生生折成了两段!

    嘶!饶是徐唤见多识广此刻亦不免惊呆了。

    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兵器。

    可他已经无暇多想,因为那竹竿掌柜已经杀到了面前。

    一寸短一寸险,近距离格斗搏杀短兵刃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起初徐唤还很有自信,因为狭缝单刀相比较于枪矛较短,可谁知顷刻间那竹竿掌柜便化长为短,把兵刃拆为两半。

    相比较而言,那半截的钩枪就明显比单刀更适合近距离搏杀。何况单刀只有一柄,钩枪却有两把!

    那竹竿掌柜借力而来却是杀意十足。

    徐唤连忙挥刀去迎,却被一只枪钩勾住了刀身丝毫动弹不得。

    眼瞅着另一只枪钩就朝自己前心袭来,徐唤大惊失色只得身子向后仰去一记铁板桥将将躲了过去。

    饶是这般那枪钩仍然擦破了他的衣裳,且带出一个不大不小的血口子。

    嘶!

    徐唤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挺身扳直了身子疾步朝后退去。

    竹竿掌柜一击失手却是大怒,迈开大步追杀而来。

    徐唤心中暗暗叫苦,他方才实在是轻敌了。

    这些人使用的招数极为鬼魅,看来应该是隐藏在民间的高手了。

    此刻他的单刀已经被枪钩勾落,徐唤却是手无寸铁只能避其锋芒。

    徐唤一直退,竹竿掌柜一直追,一众护卫跟着二人屁股后面一路追赶煞是狼狈。

    饶是宁修不通武艺战法也看明白了。

    魏国公府的众护卫明显落于下风了啊。

    一群人被一个人追着跑,这人的武艺得高超到什么地步?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替徐小公爷家的护卫担心,便听孙悟范喊道:“呀,那恶鬼婆娘又杀过来了。”

    宁修抬头去瞧,迎面而来之人不是那凶恶婆娘却是谁?

    “徐小公爷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宁修顾不得许多一头朝徐怀远腰间撞去!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