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三十一章 小冤家(4000字二合一大章,月票2500票加更!)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18:5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徐怀远眉毛挑了挑道:“咦,那我一定要去瞧瞧看。”

    不知为何,宁修觉得这个徐怀远徐小公爷身上有股奇怪的气质,却又说不出来究竟怪在哪里。

    孙悟范这下开心了。他上前一步道:“小公爷这次竟然携美同游,妙哉妙哉。”

    “妙个屁!”

    徐怀远笑骂一句,一脚踹在孙悟范的屁股上。

    “那是我表妹。”说罢压低声音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叫我打表妹的主意?”

    “啊!”

    孙悟范惊呼出声,之后连忙捂着嘴道:“失敬,失敬。原来那女子是小公爷的表妹啊。真是看不出啊。”

    宁修暗暗皱眉,这徐小公爷怎么一身的纨绔气,孙胖子跟他搅在一起似乎不是什么好事啊。

    三人谈笑间,知府李瑞却是尴尬极了。

    他本是接风宴陪酒的第一人,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却被平白跳出来的一个屁大小子抢了风头。

    若不是念在此人和宁修、徐小公爷关系匪浅他真打算翻脸了。

    饶是这般,李知府的面色仍是阴沉不定,怕是孙悟范说错一个字他就要下逐客令了。

    毕竟此接风宴的举办者名义上就是李瑞,李瑞当然也可以随时叫赴宴的人滚蛋。

    好在聊了几句徐小公爷便回到席间坐定,知府李瑞陪着笑脸道:“徐小公爷似乎与那宁贤生很聊得来。”

    他有意吹捧宁修,只因为想要压过孙悟范的风头,也顾不得其他了。

    “哦,这人确实不错。”

    徐怀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继而微微转动杯身,玩味的笑道:“怎么,李知府想要为我表妹说一桩婚事吗?”

    “啊!”

    李瑞大惊不已。徐怀远可以开玩笑,他却不能开啊。

    徐家乃是大明第一勋贵之家,表亲也不是常人可以触及的。宁修虽然被张阁老看好,有意重点培养,但毕竟没有中进士,甚至连举人都还没有中。双方的身份地位差距那不是一星半点啊。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他李瑞想要牵线搭桥也没有多少成功的可能。

    “小公爷会错意了,下官并非这个意思。只是此子极善诗词,若是小公爷想要切磋不妨与此子唱和一二。”

    虽然李瑞及时找补,可一旁的柚柠雪还是羞得红了脸。

    只见她垂下头去,用微若蚊蝇的声音呢喃道:“表兄......”

    徐怀远尴尬笑了两声:“我这表妹就是这样,面皮薄经不起开玩笑。让李知府见笑了。”

    李瑞连连赔笑:“哪里,哪里。”

    心脏却是咚咚直跳,心道差点祸从口出啊。

    接风宴上本来是可以叫一些歌妓来陪酒的,但因为顾忌徐小公爷的表妹,李知府并没有这么做。

    除了一些祝酒令便是几句诗词歌颂,清汤寡水确实没啥亮点。

    很快,这场为魏国公府小公爷设下的接风宴便宣告结束。知府李瑞亲自把徐怀远送出酒楼,看着小公爷和柚柠雪一起上了马车这才松了一口气。

    哎,他只希望这徐小公爷在荆州玩腻了早些离去。不然这位爷只要在江陵城一天,他的心就得时刻悬着跟着担惊受怕啊。

    ......

    ......

    却说徐小公爷和表妹柚柠雪被安排住进了一套三进的宅子里。

    这是李知府的一套别业,刚刚买下还没来得及住,就碰上徐小公爷来湖广游赏,正好派上了用场。

    要不然李知府还真是发愁该把徐小公爷安置在哪里。

    一般的官舍太过寒酸,配不上徐小公爷这样的贵人。

    供都察院巡按御史暂住的察院环境确实是好,可那是朝廷命官才能住的。徐小公爷毕竟没有承袭爵位,还不能算官,真要是住进了察院也是一件麻烦事。

    要是被哪个不开眼的巡按御史参上一本,确实头疼。

    至于这李知府的私人宅邸嘛却是不必担心有人风言风语了。

    徐怀远带来的家将、仆从、小厮、长随都被安置在了外院,偌大的内院只有他和表妹二人。

    两人一人住进一间正房,倒是各自相安。

    睡了一觉起来,徐怀远只觉得神清气爽。他伸了个懒腰用清水洗了把脸,便迈开步子推门而出。

    一出屋子他就见柚柠雪坐在石凳上吹箫,不由得停下脚步静静的听。

    一曲终了他才拊掌笑道:“表妹这吹箫的技艺越发炉火纯青了。”

    “啊!”

    柚柠雪不料身后有人,猛然转过身去捂着胸口道:“表哥真坏,吓到人家了。你走路怎么不作声的?”

    徐怀远苦笑道:“呃,这院子里只有你我二人,外面又把守森严难不成还能飞进来一人?”

    柚柠雪脖子一梗道:“那可说不准。”

    “唔。”

    徐怀远尴尬笑了笑道:“那便是表哥错了,表哥给你赔礼行不?”

    柚柠雪眨了眨眼睛道:“这还差不多,这次便原谅你了,下次走路一定得作声。”

    徐怀远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一甩衣袖背负双手道:“方才在酒宴上光顾着喝酒了,连饭都没吃饱,要不要一起出去吃点江陵当地的特色小吃?”

    柚柠雪一听当即来了兴致。她倒不是没吃饱,只是纯粹对小吃感兴趣。

    何况除了吃还能逛嘛。到了街上随便找家铺子进去看看手工小玩意不比窝在这大宅子里有趣的多?

    要说大宅子,她在金陵住的宅子可比这套大多了。

    在她看来大宅子都是一个样子,即便修建的再富丽堂皇,再是雕梁画栋也是没有烟火气的死物,远不如市坊街道上的人与物来的温暖。

    “好啊,我们这便去吧?”

    “恩,既然是随便走走就不必备马车了。”

    徐怀远嘴角勾了勾,朗声道:“我便当一个表妹身边的小厮,表妹看上了什么我只管付钱便是。”

    柚柠雪白了他一眼道:“讨厌,表兄就会占我便宜。等回到了金陵,我一定要向姨夫告状。”

    徐怀远作出一副惊恐状,连连挥手道;“呀,表妹高抬贵手啊,这要是让父亲知道了还不得动用家法打的我屁股开花?表妹忍心看我趴在床上养伤吗?”

    “噗!”

    柚柠雪忍不住笑出了声:“表兄真是个油嘴滑舌的小冤家!”

    徐怀远和柚柠雪结伴出了宅邸,沿着阔畅的街道闲逛。

    在他们身后几十步,跟着十几名家将。这些都是魏国公府护卫中的精锐,被徐老国公派来保护徐怀远的安全。

    他们不敢大意,时刻警惕的四下张望生怕突然从路边摊位间冲出几个暴徒伤了少主。

    不过徐怀远却丝毫不担心。

    在他看来大明现在是太平盛世,虽然做不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但也绝不会处处有刁民暴徒。

    这里是荆州府江陵城,是张阁老张太岳的老家,巡检的力度应该是很大的吧。

    柚柠雪毕竟是少女心性走一路看一路。前脚看到一个糖人想要买下,后脚瞅见一个面具摊又嚷着要戴上个新奇样式的。

    徐怀远哭笑不得的冲跟在身后的随从使了个眼色,那随从自然毫不犹豫的取出银钱递给商户,换来柚家小姐莞尔一笑。

    徐怀远对于钱是没有什么概念的。他徐家在大明勋贵中的地位若是第二,就没人敢说第一。

    如此高贵超然的地位带来的自然是数不清的特权。光是自家名下的土地徐怀远就不知道有多少。也许光靠着把这些土地出租给佃农,就足够诺大魏国公府的开销了。

    还不用说各种把产业挂靠在魏国公府的商贾送上的孝敬银钱。单独拿出来看每一笔钱都不算多,可累加起来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总之,徐怀远根本不必为钱发愁。只要能够博得表妹一笑,便是让他买下个戏班子为雪儿搭台唱戏又有何不可?

    柚柠雪戴上了一面关公的面具,咿咿呀呀的哼唧了几下,见表哥只是尴尬的笑了笑遂一把扯下了面具,冷哼一声道:“怎么,表兄觉得我扮的不像关公?”

    徐怀远连连摆手道:“像,真是像极了。我就没见过这么像关公的人哩。”

    “骗子,表兄是个骗子!”

    柚柠雪吐了吐舌头,扭头过去负气似的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只是她毕竟是个女儿家,步子再大又能有多大?

    徐怀远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自是好说歹说赔礼道歉。

    “好妹妹,都是表哥的错,表哥给你道歉还不成吗?你说罢想要什么?表哥一定答应你。”

    柚柠雪这才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柔声道:“当真?”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徐怀远笑声道。

    “那好,我要让表兄带我去吃这江陵城最好吃的小吃,一样一样吃过去,吃的我满意为止。”

    徐怀远哭笑不得的点了点头,心道咱家妹妹还真是对吃情有独钟呢。

    徐怀远叫来随从,叫他去四下打听一番看看江陵城中有名的小吃摊有哪些,好带着馋虫表妹去大饱口福。

    随从去打听的工夫徐怀远便跟柚柠雪在街边一处茶摊坐了下来,要了两碗茶。

    这还是二人第一次喝大碗茶只觉得新奇不已。

    徐怀远端起瓷碗却是无从下口,最终还是斯斯文文的抿了一口。

    柚柠雪也差不太多,二人喝的慢条斯理,就跟喝雨前龙井一般。

    过了盏茶的工夫那随从终于跑回来禀报。

    “启禀小公爷,小的问了好几人他们都说这江陵城中的名吃都在宁记酒楼。”

    “哦?”

    徐怀远放下茶碗,饶有兴致的问道:“这个宁记酒楼究竟是什么来头,竟然囊括了江陵城的名吃?”

    “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

    随从尴尬道。

    “罢了,我们便去宁记酒楼瞧一瞧。”

    徐怀远大手一挥便要起身离开,忽然想起来什么,咳嗽一声道:“唔,你把钱结了吧,一共是三个铜子。”

    ......

    ......

    宁记酒楼。

    孙悟范正在大吃特吃,似乎接风宴上的一众珍馐都没有填饱他的肚子。

    宁修看的眼皮直跳,心中作痛。

    “孙兄慢些吃,又没人跟你抢。”

    孙悟范扯下一块披萨送入口中,有滋有味的咀嚼着。

    “接风宴?那里的菜肴算什么?跟这披萨饼比起来差远了。”

    死胖子腮帮子一鼓一鼓,微微眯着眼睛,倒是真与波斯猫有几分神似。

    宁修无奈道:“这个嘛只能说菜品样式口味各有千秋,孙兄不能一棍子打死啊。”

    孙悟范眉毛一挑道:“好就是好差就是差。他们菜做的差还不能说不成?只不过酒宴之上我不好发作而已。现在还不能让我说道两句?”

    宁修摇了摇头,亦扯下一块比萨饼送入口中。

    他又倒了一杯葡萄酒,呷了一口慢慢品着。等到葡萄成熟,便可以收下一大批开始量产葡萄酒了。

    葡萄酒只有宁修一人会酿制,完全不用担心市场饱和的问题。产量是多少还不是他说了算。

    这东西陈酿期越长口感越好,反正做的多了放在酒窖里不怕坏,存着便是。

    宁修正在对葡萄酒的销售前景进行展望便听到一阵脚步声响起。

    他扭头看去直是惊了个呆。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接风宴的绝对主角徐怀远徐小公爷。

    徐小公爷走进店也是惊诧不已:“孙朋友,宁朋友你们也在啊?”

    “咳咳,咳......”

    宁修放下酒杯尴尬解释道:“小公爷有所不知,这酒楼是宁某的产业。”

    “啊,原来如此。”徐怀远点了点头:“那便更好了。我和表妹听说江陵名吃汇聚于此,便想来尝一尝。今日宁朋友便请客做东吧。”

    宁修、孙悟范:“......”

    “表兄,你走的好快也不等等我!”

    二人正自尴尬,柚柠雪便踏着莲步进了酒楼。

    “哇,这两个人也在啊。表兄,这也太巧了吧。”

    柚柠雪跟个兔子似的跳到徐怀远身边惊讶道。

    “这酒楼是宁朋友的产业。”

    徐怀远笑着解释道。

    “两位快请坐。”

    既然徐怀远兄妹二人来了,宁修无论如何总得尽一番地主之谊。

    他招呼着二人坐下,笑声道:“我这店里确实有几样特色菜,要不一样给小公爷来一份?”

    徐怀远点头称赞道:“这个好,便一样来一份吧。”

    他来就是为了尝个新鲜哄表妹高兴,至于吃多少并不重要。

    孙悟范把整张披萨饼吃完打了个饱嗝,讪讪一笑:“让徐小公爷看笑话了。不过这披萨饼确实美味无比啊。”

    ......

    ......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