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94章 大钱还是小钱?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6 18: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从铸钱监出来,已经快近中午了。  郭谘把玩着手里的几枚铁钱,觉得甚是神奇。入宋以来,神秘主义慢慢开始被排除出到主流思想之外,但千年以来的影响却根深蒂固,说起秘药,一下就能引起人的兴趣。

    进了三司衙门,徐平问郭谘:“来我这里之前,有没有去拜见过省主?”

    “那倒没有,因为是在副使属下,又是多年相识,便直接来了盐铁司。”

    徐平听说郭谘是直接来的自己这里,停下脚步道:“这不妥当,要不这样,我带着你去见省主吧,他也不是个难相处的人。”

    按常规,官员来履新,自然先要拜见本司长官,然后再依次拜见。不过郭谘与徐平相识多年,跳过寇瑊也有情可原,不显得太过突兀。

    于是两人先不回盐铁司,而转而向寇瑊的长官厅去。

    徐平属下管着兵案,三司里的差役士卒都在他管下,又管着设案,三司上上下下官员公吏的福利放都归他管。一路走来,无论是守门的军将士卒,还是路上来往的公吏,见到徐平过来都恭恭敬敬地站在路边,行礼问好。

    实际上全国各州县,在编的吏员包括一些从事经济服务的厢军,都属于兵案管辖。三司是大宋除了枢密院和三衙,治下军队最多的衙门,这一点也显示着三司特殊的地位。

    到了寇瑊的长官厅外,守门的军将高声通禀。

    里面寇瑊高声道:“徐副使来的正好,我正要着人去唤你呢,快快进来!”

    徐平带着郭谘进了长官厅,见除了寇瑊外,下还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中年人。

    寇瑊指着中年人对徐平道:“这位是度支副使李纮,刚从契丹出使归来。你们两个同为三司副使,却素未谋面,今天正好结识一番。”

    李纮年长,虽然本官在徐平之下,徐平还是先上来见礼。

    李纮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扶住徐平道:“云行少年英雄,邕州一役名动天下,我在契丹也多有耳闻。就连契丹君主大臣,也交口称赞,深为忌惮。怎么当得起你一礼?”

    寇瑊道:“一个衙门里为官,不需要客套,日后共事的时候还长。”

    李纮是太宗真宗朝参知政事李昌龄的侄子,父亲当过广南东路提刑,而其堂姐妹分别嫁的是范仲淹和郑戬,是官臣世家出身。本人也历任要职,朝中在三司判过开拆司,也做过盐铁判官,还长时间任过御史,地方上从知县、监当官到转运使,经历相当丰富。

    一般来说,这种经历的官员都是能干的,能力稍弱一点的,基本就是在朝中衙门按部就班,地方只任知州,不怎么接触具体事务。

    与李纮见礼罢了,徐平才介绍郭谘。郭谘出身寒家,仕途又不顺,官场上不认识几个人,寇瑊和李纮听过他的名字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完全没有什么印象。寇瑊同意保举他来出任盐铁判官,完全是看徐平的面子,对郭谘有什么能力为人如何一无所知。

    徐平见两人态度冷淡,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官场便是这么现实,出身不好便要早早攀个高门大户的岳父,这都没有便要广交朋友,像郭谘这种技术宅的官员,不要说是这个年代,什么时代也不会吃香,在官场上只能碰运气。

    接过郭谘手里的铁钱,徐平拿给寇瑊道:“郭判官到任,了了我一桩心事。前些日子我一直想铸实用的铁钱,也有了几个样钱,以后交给郭判官,必能完善铸法。”

    寇瑊接过铁钱,在手里掂了掂,满脸疑惑地问道:“这是铁钱?”

    见徐平示意,郭谘忙上前道:“禀省主,这确实是铁钱。外面徐副使用了秘药,钱化作黑色,看起来既显眼,又能防锈防蚀,经久耐用。”

    寇瑊问徐平:“什么秘药?”

    徐平道:“这却一句话说不清楚,大概来说,就是钱制好后,放在秘药的浴液里煮过几遍,然后就成了这个样子。这黑色是钱化成,等闲磨不掉。”

    寇瑊交了两枚在李绂手里,两人一起拿着手里的铁钱互相磨擦,因为只是模仿钱币碰撞的样子,并未用力。磨了几下,拿起来看,果然没有变样。

    李纮问道:“徐副使,这钱如何防锈防蚀?”

    郭谘答道:“外面这层黑色不怕锈蚀,这几枚样钱,我特意取的泡在水里和埋在湿土里两三个月的,依然未变颜色。”

    李纮点点头,把玩了一会手里的铁钱,与寇瑊对视了一眼,问徐平:“徐副使,这钱所用的秘药,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徐平摇头:“没有,这秘药制来不易,世上应该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了。”

    寇瑊一拍桌子:“那就好,秘药越难制越好!有了这秘法,这种铁钱民间等闲也铸不出来,足以通行天下,朝廷大有利润!”

    徐平一怔,听着这话怎么不太对劲呢?问寇瑊:“省主的意思,是要用这种铁钱当铜钱使用?铁钱终究是铁钱啊——”

    “那又如何?”寇瑊把手一挥,“只要民间不能盗铸,怕个什么!朝廷说可以当铜钱使用,哪个敢说不用?别说是当铜钱使用,就是以一当十,也是平常!”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徐平意料,急忙道:“这样一来,跟许申用铁杂铜铸钱又有什么分别?以贱当贵,终究不是长远的法子!”

    “区别?跟许申的区别很简单,他铸不出来,徐副使你铸出来了,这就是区别!”

    寇瑊说完,见徐平一副傻愣愣的样子,放低声音道:“许申铸钱之法为什么被朝廷重视?说穿了,无非是现在朝廷缺铜铸钱,有了这等秘法,就可以代替铸钱用的铜,正是朝廷所急需。怎么,徐副使你研究这个法子,不就是为了铸钱吗?”

    “是为了铸钱不错,可我想的只是铸铁钱,五钱当一铜钱,方便民间贸易。乡间的小农,为了生计,可能拿着几个鸡蛋,从树上摘一篮果子便上集市货卖,换些柴米油盐。用铜钱多有不便,有了铁钱,这生意就大可以做起来了。”

    听了徐平的话,李纮就笑:“徐副使是个实在人,平生就不知道用诈的。可是你想一想,能够一枚当十枚铜钱用,你如何说服朝里的大臣,用五枚才当一枚铜钱!”

    徐平听了这话,一下怔住,脑子飞快地转起来,想着说词。从货币的使用价值到交换尺度的功能,到劣币驱逐良币,脑子里想了很多,搅在一起,却一下吐不出来。(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