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一十四章 再赴诗会(三)(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6 16:4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宁修听到这首诗却是心中一沉。倒不是他认为刘文广作的这首诗有多好,而是感受到了此人的心机。

    这简直就是一个心机婊啊。

    原先宁修还以为刘文广请郑澿前辈来只是为了站台壮一壮声势,现在看来恐怕不那么简单。

    刘文广恐怕早已制定好了策略,那就是借诗词谄媚郑澿,以求得印象分。

    这世上没有圣人,郑澿自然也不例外。郑澿当初被严嵩革除功名,不得不回乡过着隐士一般的生活。

    你说他有气节也好,有操守也罢,但他绝不是甘心的。

    读书人寒窗苦读数十载,为的不就是金殿传胪,跨马游街吗?

    正所谓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郑澿归隐实是无奈之举,越是如此便越需要获得他人的认同。

    刘文广正是看出了他的这个心理,这才会以诗谄媚,给郑澿戴高帽。

    而且这厮十分会把握人的心理,若他称颂的是郑澿别的方面,郑前辈或许不会领刘文广的情。但偏偏刘文广称颂的是郑澿的气节,以竹林七贤的嵇康作比,端是让郑澿爽了一把。

    在如此舒爽的情况下,郑澿会不会飘飘欲仙宁修可心里没底。

    人非圣贤,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公允无私心。

    只要两人作的诗词水准相差不是太多,郑澿很可能会偏向刘文广。

    这就需要宁修必须作出高出刘文广一档甚至两档的诗作来。

    在绝对的实力碾压面前,想必那郑老前辈也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替刘文广帮腔了。

    刘文广被一番吹捧也有些膨胀,他轻蔑的扫了宁修一眼,轻佻道:“宁朋友,该你了。”

    虽然诗会上所有人都能够作诗切磋,但大伙儿都心知肚明,这实际上是刘文广和宁修之间的对决。

    故而众人都默契的沉声不语,静静看着二人斗法。

    现在刘文广已经率先作出诗作,压力自然就来到了宁修这一边。

    众士子齐齐朝宁修望去,眼神中的意味不一而足。

    宁修知道这些武昌府的士子等着看他的笑话却也不恼,淡淡笑道:“既如此,宁某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说罢他也站起身来,踱步沉吟。

    踱了七步,宁修朗声吟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这诗作罢,宁修径直返回席间坐定,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眼神中满是自信。

    刘文广直接傻了。

    这,这宁修不是妖孽吧?为何七步之内就能作出如此佳作?

    虽然他不愿承认,但宁修作的这首诗绝对比他那首要强。无论是词语的选用,还是整体结构立意都要高出不少。

    一众方才叫嚣的武昌府士子也都沉默了。

    大家都是读书人,基本的品评能力还是有的。

    如果说方才刘文广作的那首诗算作佳作的话,宁修的这首诗便可以算的上神作了。

    当然,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是绝不会捧宁修的。

    但让他们昧着良心去踩宁修,他们也做不到。

    现在就得郑澿郑前辈出面了,唯有他老人家才有评断诗作高下的权力。

    柳如是则是兴奋不已。他虽然作诗水平不行,但品诗的水准却不差。

    方才那些武昌府士子在那里聒噪,替刘文广造势,他早就不忿。现在他正好替宁修造造势,把气势夺回来。

    “宁朋友这首诗简直绝了。竹生石中,立根破岩......任尔东西南北风!吾辈当以竹为榜样,用心做事本分做人,遵循本心,不轻言放弃。”

    他这话明显是冲着刘文广说的。刘文广的诗本身水准不差,但因为有了攀附谄媚郑澿的成分在,经由柳如是这么一点反倒显得落于下乘。

    刘文广面颊上登时染了绯红,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这黑胖子的皮肉。

    郑澿则幽幽捋着胡子默然不语。

    若单独拿来看,两人作的诗都很好。但摆在一起有了比较就看出差距来了。

    刘文广的诗过于追求用典,以至于整首诗的结构性不是太好,有拼凑的感觉。

    而宁修的诗更像是个整体,相比较于前两句,郑澿更欣赏的是后半部分。‘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这真是豪气干云呐。

    年轻人就应该如此,以竹为榜样,坚韧不拔遵循本心。

    郑澿觉得血液都沸腾了,他攥紧拳头评判道:“就这两首诗而言,宁小友的诗作更胜一筹。”

    此话一出,在座众士子立时炸了锅。

    刘文广面色青紫不堪,喉结上下耸动,双手攥拳似是随时准备暴起干架。

    便在这时宁修笑吟吟道:“刘兄可还要来?”

    这一句神补刀直是把刘文广气炸了。

    若不是被身边的同窗及时拉住,他怕是真要在这一袖居内上演全武行。

    他自问无法作出匹敌宁修的诗作,却不甘心咽下这口气,便环视了一周身边的人,希望他们中有人可以站出来。

    谁料这些人一个个都垂下头去,无人敢应战。

    刘文广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背过气去。

    “刘公子作不出诗来,小女子却可以。”

    尺素适时的发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哦?那便有请尺素姑娘吟诵一首了。”

    宁修配合的说道。

    说罢他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继而嘴唇微微张合用唇语冲尺素念起了诗。

    原来那日宁修答应帮助尺素的条件便是叫她放弃那个枪手,而让宁修亲自来为她做枪。这是因为宁修不放心枪手的实力,毕竟题目是现出的,万一作的不好可就无法挽回了。

    宁修叫尺素叫来那个枪手,教会了他唇语,便跟尺素商量好在诗会上随机应变。

    宁修帮尺素也是在帮自己,毕竟让一个歌妓击败心高气傲的刘文广可以彻底摧毁他的信心。

    尺素本就站在宁修身前,大部分的武昌府士子看不到宁修的唇语动作。即便看到了,想必他们也不会深想。

    很快尺素便读完了唇语,稍稍顿了顿,柔声吟诵道:“新竹高于旧竹枝,全凭老干为扶持。下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龙孙绕凤池。”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