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噩梦重来

第七章 葡萄    文 / 黄桷树崽儿 更新时间: 2018-01-14 01:2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那天下午下班以后,天气冷,大脑壳去食堂打了饭,边吃边往熔化车间走。

玻璃厂的工人有个习惯,天气冷了就去熔化车间烤火。方炉面前围一圈的人,几个知青站在一起,龚云成正激愤地说着什么。龚云成外号龚锅巴,意思是黏糊,像沾锅的锅巴一样。龚云成在农村时与大脑壳一个公社,是本地人,家就在小镇上。大脑壳凑过去,听龚云成说什么。

龚云成讲他昨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中班下班,在厂门口被常排长拦住,说他拿玻璃厂的产品,是偷盗行为。

常排长是保卫科的,晚上要巡夜,见龚云成大模大样拎着一个5000毫升的磨口玻璃瓶往外走,当然拦住不放。说玻璃瓶是工厂的,不能随便拿出厂。龚云成说是废品,指给常排长看,玻璃瓶子上有个小豌豆大石头,还有一些条状物,是不合格品,只能打碎成玻渣,重新回炉。常排长说废品也是工厂的,碎成玻渣也是工厂的原料,买原料不要钱?龚云成说,那好,玻渣值几个钱,他拿钱买。常排长一把抢过龚云成手上的玻璃,举起往地上一扔,哗啦一声,玻璃瓶碎了一地。常排长对龚云成说,好嘛,现在成玻渣了,五分钱一斤,算十斤,拿个东西来扫了装回去,明天去销售科交五毛钱。

龚云成也是天棒,冲口而出就想骂,狗日的。但想到面对的是常排长,大脑壳都不是对手,只好强忍住,口水咽回肚子里。

龚云成就是给几个兄弟伙发牢骚,说常排长装虫(使坏的意思),玻璃厂的人,哪个没有拿过?

进厂以后,大脑壳也知道,5000毫升的磨口玻璃瓶,最适合家庭里面泡咸菜,泡药酒。因为玻璃瓶磨了口,放多久都一点不漏气。那时工人工资低,能不花钱的东西尽量不花钱,工厂纪律也松懈,因此只要有用,都从工厂往家拿,所以才有后来的国营企业“大家拿”一说。只不过龚云成太作势了,明知道晚上大门口传达室有保卫科的人,还公开大模大样地拿,人家眼皮下,不管也说不过去。

听龚云成这么一说,大脑壳想到讨好邱老头的一个法子。

隔两天,大脑壳抱着一个大磨口瓶去了供销社杂货铺门市,进门就喊关伯伯,说厂里处理瓶子,送一个给他泡药酒。邱老头知道玻璃厂这个瓶子泡药酒好,以前也托玻璃厂的熟人买过,见有人送,当然高兴,于是大脑壳就成了邱老头的熟人。

大脑壳隔三差五上门,反正也方便,抬脚就到。与邱老头一起喝红苕酒,陪他下象棋,很快就成了邱老头的忘年交。

邱老头这边卖酒,那边收破烂。两边门都开着,有送破烂来卖的,就过去招呼,大概看一下破烂类别,说个收购价,然后上称付钱记账。卖破烂的走了,就收拾着分别归类码放整齐。归类码放是个力气活,每逢这个时候,大脑壳就主动帮忙,这让邱老头很是感激。

有一天,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背了很大一背篼废纸废书来卖,说他要下农村插队落户当知青,临走前把废东西卖了,好多带钱走。

那一捆有一百来斤,邱老头肯定弄不动。大脑壳帮忙,因为好奇,就把捆的绳子割断,摊开一地,看里面很多是文化革命期间的传单,其中有十几本线装书。

线装书年代大概很久了,纸面发黄,都是医书,《神農本草經》、《傷寒論》、《黄帝内經》、《难經集注》,其中《傷寒論》就有七八本。打开一看,一股霉味,不知道多久没有人翻动,有的书页已经粘连了。

大脑壳以前不懂医学,也不喜欢看中医,根本不知道这些古籍医书的价值,只是想随便翻看一下。

邱老头见大脑壳蹲在地上,翻开那些发霉的东西,就问大脑壳是不是对这些感兴趣,他那个库房里有好多这样的旧书。如果大脑壳喜欢,他可以把库房门打开让他随便翻。

大脑壳直点脑壳,连声说,要得、要得,他愿意随便翻看一下。其实,这就是他这些天来,费时费力极力讨好邱老头的目的。

以后好多天,只要大脑壳有空,譬如星期天,或者下了班,甚至上班时间里(当然绝不耽误工作),他都让邱老头把对面破烂库房的门打开,他在里面翻来翻去。

几个经常在一起的兄弟伙,都不理解,见大脑壳牌也不打了,茶馆也不坐了,空龙门阵也不吹了,一有空就往邱老头那里跑,回宿舍来衣服脏兮兮的,头上和鼻孔里都是灰,浑身散发着一股霉味。

陈三娃开玩笑,问大脑壳是不是要给邱老头当上门女婿。他们那批知青进厂后,一旦安定下来,就慢慢开始了耍女朋友,有几个醒得早的,或者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已经开始谈婚论嫁了。

龚云成在旁边冷笑,上门女婿,你龟儿大脑壳莫想,人家邱老头的女儿,那不摆了,是小镇出名的邱美人,上中学,屁股后面就跟了一串人,追求的人多得很,哪里看得上你大脑壳!

大脑壳笑,他才不理会什么邱美人。他知道,两年后,他就会碰见他的老婆,现在用不着着急。最重要的,是想办法发财。

那么大一屋子破烂,大部分是废纸废书。大脑壳心目中的目标,就是想象老工程师的那本集邮册就在这屋子里,他要做的就是翻,一点一点地翻,要把那么大一屋子全部翻一遍。邱老头告诉他,那堆废旧纸张,确实好几年都没有清理了,因为武斗期间,全市唯一的造纸厂曾经是武斗战场,两派打来打去,把造纸厂打得稀烂,现在都恢复不过来,所以全市的废纸收购全部都停了。

有一天,大脑壳真的掏出一本集邮册,但从头翻到尾,也没有看到什么“全国山河一片红”,全部是一些外国邮票,也不知道有没有价值。又翻出一本旧画册,上面是一些中国山水画。把这些东西拿到卖酒门市部,给邱老头看,说喜欢,想拿回去看。邱老头手一挥,烂东西,要就拿回去,没得问题。

说话间,有人一边招呼邱老头,一边进屋里来。这人四十多岁,穿着一身警服,是一个警察。

“哎哟,老乔,好久不见了,这几个月去哪里去了。”

“出差去了,外调,河南河北,跑了几个月。有高粱酒没有,打点来喝?”

“有有有,才送来的,永州高粱酒,60°,口味好得很。但是要酒票哦,带没带。”

老乔一摸,哎呀一声,说他送一个劳教释放犯下来,刚送给派出所,急着喝酒,忘了向派出所要一张酒票。当时有规定,劳教所到地方出差,譬如接人送人,地方都要招待,其中就要给烟票和酒票。

大脑壳在旁边,见状急忙上前打招呼,说他有酒票,这个月发的酒票还没有用,既然是关伯伯的朋友,就用这酒票打酒,大家一起喝。

一张酒票打一斤酒,三个人喝,有点少,但酒度数高,喝起来还是过瘾。邱老头把一张作业本纸铺在桌子上,从一个口袋里抓一把炒胡豆放在纸上,就算是下酒菜。

乔警察喝得高兴,见桌子上摊开着一本旧画册,上面是山水国画,画了一间茅舍,围着一圈篱笆,篱笆上有星星点点的红白小花,还有一架葡萄,几串葡萄悬吊着,纸面黄了,嘟噜的葡萄也变了色。

见画册在大脑壳手边,乔警察问,“这是你的?”

邱老头这才介绍,这是小姜,玻璃厂里的,常来他这里耍,喜欢这些,刚才从废品站里翻出来的。

乔警察撇撇嘴,“这个葡萄有什么意思,不好看。”

乔警察说,他们上面劳教农场有个劳教老头,葡萄画得好,常在小学生的字纸本上用墨笔画一串一串的葡萄,在劳教犯里面换馒头吃。

邱老头笑,有人换没有呢?

乔警察反问,劳教犯个个都精明得很,不能吃不能喝的葡萄,想换馒头,傻子啊。

哎呀!大脑壳猛然想到,附近大学有个教授,以画葡萄出名,是徐悲鸿,傅抱石的弟子,号称葡萄大师,30年后,一张不满尺的葡萄画价格可以卖到上万。他的水墨画出色,尤其是葡萄画得出神入化。所画彩墨葡萄,莹然鲜活,明润典雅,独具一格,被亚、欧、美各大洲的博物馆收藏,外国人特别喜欢他画的葡萄,被盛誉为“东方葡萄”。难道,乔警察说的,就是那人?

大脑壳心里盘算一下,就装着开玩笑地说,他愿意换,委托乔警察帮忙,一个馒头一张。

乔警察笑,连声答应,还开玩笑,他看过那人画葡萄,渺渺几笔,这里涂涂,那里抹抹,几分钟就可以画一张。如果任他换,一上午可以画几十张,到时候莫把小姜换破产了啊。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