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困兽局

第两百八十八章为了他好    文 / 带刺的幻灭 更新时间: 2018-01-14 00:5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差不多一点多的时候,土罐坊的门口聚满了人,十几辆车子停在了这里,黑压压的一片人堵在了门口,,命妖跟七哲站在门口,看着地上放着催震的尸体,两个人的脸上说不出的难看,在催震的边上还跪着一个五花大绑的男子,嘴巴上缠绕着胶带,在命妖的身边走出两个人,把地上男子身上的绳子割开,把他扶了起来走到命妖的边上。

  

  “妖哥。”男子活动了一下嘴巴喊了命妖一声,嘴角有些酸痛。

  

  “别说了,我都知道。”命妖皱了一下眉,跟着抬头看着黑刀。

  

  黑刀无所谓的站在了土罐坊里头,身后也都跟着他们土罐坊里头的医师,一个个站在黑刀的身后吊儿郎当的,完全没有医生的样子,倒是像准备撸起袖子开干的流氓,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

  

  “我说你们还要站在这里多久,这人你们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黑刀不耐烦的伸手指了指催震的尸体“我可先说昂,这事跟我们土罐坊没关系,弄死催震的不是我们,绑了你们的人的更不是我们,我们动都没动过一下,这不是还有个活的吗,你们自己问问就知道了,你们要是想要算在我们头上,那就随便你们,先替雷豹想好他以后的路还想不想在朝歌城里走了,要是想从五大掌柜里除名,我们土罐坊随时奉陪。”黑刀笑呵呵的开口,说的十分霸气,压根就没有把命妖他们这伙人放在眼里。

  

  命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他知道土罐坊这是打算帮江浩的忙了,但是他同样也清楚,土罐坊是他惹不起的存在,除非雷豹开口,要么他也不会轻易乱动,牵一发而动全身,真的出了事他承担不起,跟着他抬头看着黑刀“我们就在这里等一会儿,等着豹哥过来,你们放心,不会影响你们开门做生意。”命妖的语气还是很恭敬的,在雷豹没过来之前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跟土罐坊的人发生矛盾。

  

  催震的尸体就这么的被摆放在地上,身上盖着白布,命妖也没让人去动,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放在这里。黑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命妖他们要等就陪着他们在这里等好了,跟着带着人从边上坐下,从兜里摸出烟给自己点上,跟着把烟丢给了边上的人,黑刀他们坐在门口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说笑的说笑,干什么的都有,一点面子都没给命妖他们留,命妖心里也有一股火在燃烧,一直在强忍着心里的怒意,脸色异常的阴沉。

  

  约莫过了二十几分钟,一辆大奔才冲着土罐坊的门口这边疾驰的开了过来,周围的人自动让开一条道路,命妖跟七哲站在阳光底下暴晒动都没动一下,两个人的眼睛盯着催震的尸体看,七哲也在压抑着自己,眼眶都红了。命妖回头,看着雷豹从车上下来快步的冲着土罐坊的门口走过来,命妖随即就走到了雷豹的身后。

  

  雷豹走到催震的尸体边上,看着白布盖着的催震,瞪大了眼睛蹲下来猛然的把白布掀开,催震尸体的样貌一露出来周围突然有了一片哗然的声音,谁也没有想到,催震的尸体这么恐怖,身上上上下下的口子数都数不清。

  

  雷豹看着催震的尸体,使劲的喘着粗气,他的手也不断的在颤抖,黑刀在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他看出来雷豹是真的愤怒了,黑刀周围的人也不傻,在黑刀站起来的时候他们也跟着站了起来,一瞬间就把土罐坊的门口堵住了,脸上充满了戒备,雷豹这个时候要是沉不住气,周围密密麻麻的人,在土罐坊的门口少不了血流成河。

  

  周围安安静静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雷豹的身上,两伙人就这么的对峙着,气氛慢慢的变得紧张了,只要雷豹开口了,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往土罐坊里冲,不少人下意识的攥紧了手里的刀,这么多年也都只听说过土罐坊恐怖,但谁也没有见过土罐坊恐怖的地方在哪里,命妖身后的人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汉子,谁还真的能怕得了谁,不少人的目光中充满着对土罐坊的不屑。黑刀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跟着在边上的一个人耳边简短的说了几句,跟着这个人的脸上突然变得凝重了,点了点头,随即就跑进了土罐坊。

  

  黑刀可以不给命妖跟七哲面子,但雷豹的面子他不能不给,怎么说雷豹也是朝歌城的五大掌柜之一,他要是真的发火了,展现出来的实力还是相当的恐怖的,在这一刻黑刀的心里也有些后悔了,就这么的被江浩拿枪使,替江浩挡子弹,总觉得拿他的那些钱有些吃亏,要是昨天晚上就把催震的尸体交给他们,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人堵在这里了,命妖他们在外面等了一整个晚上,也是给足了土罐坊的面子,没有坏了土罐坊的规矩,但是黑刀在催震死后还帮江浩藏着尸体,没有把催震的尸体及时的交出来,那事情完完全全的就是两码事儿了,他们土罐坊也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黑刀自知理亏,虽然不害怕雷豹他们,但要是真的拼起来那是谁也不愿意看见的场面,跟着咳嗽了一下“那个豹哥,节哀顺变。”黑刀也不知道是脑子短路了还是怎么着,这个时候也想不出其他的词,思来想去还是这句话比较实在,要是江浩在这里一定会对黑刀嗤之以鼻,因为现在的黑刀完完全全的没有昨晚的样子,昨晚还牛逼的叫吼着我们土罐坊从来没怕过谁,这会自己的姿态也给放低了。

  

  “呵,节哀顺变?”

  雷豹突然“呵呵”的笑了,抬头看着黑刀,越笑越猖狂“震子跟了我十几年了,从我在街头当流氓开始就跟着我一起打到了街尾,这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他在你们土罐坊里头出事了,你就跟我说四个字,节哀顺便?”

  

  黑刀强忍着一句“我总不能说早死早投胎吧”的话没有说出来,脸上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是,我承认我们土罐坊有责任,但归根结底还是那个小王八蛋惹的事,你要找找他去,他跟我们土罐坊没有任何一点关系。这也得怪我,没事收他的钱干嘛,答应他在今天中午的时候把人交给你们,我现在是真的完完全全反应过来他为什么要让我这会交给你们人了,这样他就能把我们土罐坊也给拉下水,说白了也是我们被他摆了一道。”黑刀摊了一下手,无辜的看着雷豹。

  

    雷豹强忍着心里的怒意,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开口“我给你们土罐坊一天的时间,给我交出江浩,要不然,那我雷豹跟你们朝歌城,只能活一个。”雷豹的语气充满着愤怒,说完以后,他亲手把催震的尸体抱了起来,往车上走,他这一走,边上的人也都跟在他身后慢慢的往外走。

  

  七哲看着黑刀,眼神里充满着杀意,命妖从边上拉了一下七哲,七哲没动,跟着命妖喊了一声“七哲,跟我们走,别在这个时候整出点事,豹哥既然这么说一定有他这么说的道理,大不了一天以后我们在过来,那个时候想怎么着都行。”说完之后,命妖也不管七哲愿不愿意,硬是把七哲给拖上了车。

  

  看着雷豹带着人离开,黑刀松了口气,跟着无奈的走回了大院,一边走他一边的就叫吼了起来“我亲叔,你看你现在咋整,让你非得保那个江浩,现在再不赶紧把事情解决咱土罐坊等着跟雷豹他们死磕吧,哎呦我叔,是干还是不干你好歹通知我一下,我好让人准备家伙去啊。”黑刀大吼着,冲着老狗的房间就快步的走了过去……

  

  在车上,雷豹紧紧的搂着催震的尸体,也不嫌催震的身上都是干涸的血迹,用自己的手掌就给催震的脸上擦拭干净,他看着催震,整个人的心情很是低落。

  

  七哲坐在这车的后头,红着眼睛也是一言不发,一想起在江浩手上吃过的亏,他心里的火就不打一处来,在他眼里明明是一个这么简单的小人物,却愣是在江浩的手上吃过了两次亏。

  

  “豹哥,你还记得我们几个人从老家出来的时候,你说过没有人可以在欺负过我们吗?我们在这朝歌城,干掉了多少老家伙,还从来没有一次,让我感觉到这么恨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我现在做梦,梦到的人也只有一个,那就是江浩,我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我知道。”雷豹沙哑的开口,他看着催震异常的悲伤“这一次谁来求情都没有用了,他赵河要是想继续保江浩,我就连他赵河一块处理掉,知道我刚才为什么不让你们动手么,因为那不是时候,我们只要动手了,能不能吃得掉土罐坊还是两码事,我们要是真的这么做了,五大掌柜我们会从中被除名,别看现在明面上我们几个人都挺和睦的,但心里都各自有着心思,城主立下的规矩有能力的喝酒吃肉不是说给底下的小掌柜听的,而是指的是我们,谁要是被吞了他城主一定不会管,妖姬是他手底下自己的人,我们要是跟土罐坊拼了,妖姬绝对会第一个跳出来先把我们吞了,然后给其他三个人留点汤喝堵住他们的嘴。但是土罐坊跟江浩一定脱不了干系,这事儿不算完,才刚开始。”

  

  “我们四个人中,赵河的野心最大,他想要的是整个朝歌城,林天虎就比较老实了,只想守着自己的地盘过日子,我们要是想动土罐坊,一定得拉着个人跟我们一起才有胜算,我不敢跟赵河合作,第一江浩是他直接给我打电话说要保的人,第二,我怕跟他在一块他先吞的人是我,剩下的只有一个毒镖,命妖,一会你亲自去请毒镖,就说我雷豹晚上想请他吃个饭。”

  

  “我知道了豹哥。”命妖抬头“还有一个事,是沙蝎早上发消息给我的,他说他找到了在催震酒楼里放炸药的那伙人了,他们就在我们朝歌城即将规划的那片土地上藏着,我猜江浩也在那里,已经派了几个人过去盯着那里了。”

  

  “那沙蝎是什么意思?”

  

  “他不敢轻易的动手,他说这伙人不简单,要跟城主请示一下,但是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

  

  雷豹闭上了眼睛,跟着长出了一口气“城主不会帮我们的,这么多年,他一直想要除掉我们四个人,只是一直没有一个契机,这伙人估计就是他要的契机,沙蝎放给你的话估计也是城主的意思,他想要让我们亲自动手,先盯着他们,只要他们没出朝歌城我们就还有机会,你先去把毒镖给我请过来。”

  

  “我知道了豹哥。”命妖点头答应了一声,跟着车子在路边就停下了,命妖从车上下来走到了后面的一辆车子边上,上了车,跟着开着这辆车就离开了这里……

  

    在面包车上,江浩已经睡醒了,下车从土房子的边上找了一个水龙头打开,用手捧着水简单的洗了洗自己的脸,整个人清醒了不少,他看了眼车上,只有大奎跟双喜两个人还在睡着午觉,刀仔带着项天也已经离开了,去办江浩让他们办的事,江浩想的也很简单,让刀仔他们先出城一来可以把万里皇朝的姑娘留住不让她们去别的场子干活,二来刀仔他们在外面也好有个照应,江浩总觉得朝歌城里的动荡才要真正的开始了,因为他们已经把雷豹彻底的惹毛了,黑刀答应过他在中午的时候才会把催震的尸体交出去,所以在早上的时候离开只要刀仔他们注意点应该是没太大的问题的。

  

  江浩擦干了自己的脸以后转身,往边上的土房子里走了过去,很快,江浩就出现在了一座土房子的门口,他把门推开,跟着就看见谢文他们这些人在整理着自己的装备,桌子上摆放着枪的零件,他们每一个人都非常熟练的就把自己面前的零件给组装起来,不一会儿就在手里的手机组装成了一把枪。

  

  这些枪的型号江浩也不知道叫啥,但是看他们这些专业的样子,应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其实江浩对冥夜他们的这些人心里还是没底的,因为江浩也不知道他们的能力到底有多大,一直只是听说也没亲眼见过,所以做事情一直十分的保守,看着谢文脸上一直挂着自信的笑容,江浩心里也清楚了,他从来就没把朝歌城里的这些人放在眼里过,躲在这里也只是要一个可以藏着他们地方的安全之所而已,说白了,他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也不会干涉江浩太多的事,江浩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谢文一定会帮他把事情办好,但是江浩要是不开口,谢文也不会主动的去帮江浩任何事,他的路,还得他自己走,谢文现在就是这个态度,就算知道了江浩是刑叔的侄子,但以后总归会不在他的边上,只能靠着他自己去摸索,想要成长起来谁也不可能一步而成的,毕竟谁也都不是天才,现在有些磕磕绊绊,总好比过将来吃大亏好。

  

  江浩看着谢文,心里也懂了谢文的意思,要是没跟谢文说这事,谢文依旧当个没事人一样该怎么着怎么着,但是一跟谢文说了,谢文马上就开始准备了,跟变了一个人似的,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往自己的身上装着些东西,江浩的心里也安耐不住了,亲眼看着他们装着匕首,枪跟子弹一样不少的往自己身上装,而且每样东西都有备用,走到了谢文的边上笑呵呵的看着他“文哥,给我一把家伙呗,我跟你一起去。”

  

  谢文看了眼江浩笑了,组装好了自己手上的一把枪,跟着就丢给了江浩“拿着,会使不。”

  

  “当然会,就是打得不怎么准。”江浩点了点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枪也拆开把玩,辰逸也站在一边,手把手的教江浩怎么整这玩意儿。

  

 谢文看着江浩跟辰逸突然笑了,他看着他们两个人,他们之间的感情很是难得,从他们的身上,谢文似乎是看见了另外两个人的影子,谢文也听辰逸说过了很多事,也知道在江浩面前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看着辰逸,辰逸虽然有事情在瞒着江浩,但是谢文的心里也理解,他这么做,把事情瞒下来,说不上对或错,但最大限度的意义上绝对是为了江浩好。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