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退役杀手的悠闲生活

第四十三章:车站事件    文 / 舟劲 更新时间: 2018-01-14 00:4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宋笠从胡百川的车里出来,行李还是那一个双肩背包,胡百川想下来送他上车,被宋笠给拦住了,他们两个在车子里各自抽完了一根烟,期间谁也没有说话,任偶尔的风带走烟雾。

宋笠弹飞烟头,拍了拍胡百川的大腿,“走了。你和我说的事出了这车门我就忘了,相信郝仁不会亏待你们几个的。”

胡百川重重的点头,连宋笠推开车门出去时他也没有任何反应,靠在座椅上的他闭着眼睛听来往人流的嘈杂,脑子里一片空白。

“百川,世界上没有绝对的正义,所有的正义都是相对的。一个杀人犯在被抓前救了一个要被车撞的小孩,那他还能算坏人吗?”

“我双手满是血腥,放在哪个朝代都是要被砍头的存在。我能算好人吗?”

“恶只需要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为什么善一生勤勤恳恳,一件错事却被人骂做虚伪?”

。。。。。。

宋笠在车上的话在胡百川脑海里盘旋,相互碰撞,连香烟烧到手了他都没有感觉,一个巡防队员走到他车边,捂着鼻子用力的拍着车窗,“同志,车子挪挪!好哇?”

反应过来的胡百川把香烟扔出去,要下车窗对那个巡防人员抱歉的说:“抱歉!想事情走神了,对不住啊!”

巡防队员摇着手示意没事,让他赶紧把车子开走别妨碍秩序,等到胡百川的车子消失在马路尽头,他心想:乖乖,那人的眼神咋个恐怖,莫不是被老婆撵出家门了?

在候车厅等候上车的宋笠不知道胡百川怎么想的,目睹自己的上司为了抓住罪犯竟然对人质举起了枪,胡百川的信念在那时发生了动摇,尽管在事后他接受了心里疏导,这事却像一根针扎在他心底的某处,就像他在车子里对宋笠说的那样:我在那后无数的夜里,把我自己当作郝仁在那个情况下,是不是会做出和他一样的举动,不管我想出多少个理由,都是不能。

“我们的职责不就是保护人民不受危险吗?他那么做不是就违背了这信条吗?”

“为了击毙犯人而去击毙犯人,那还要我们做什么?太没有理由了!”

宋笠站在那时郝仁的角度,同样的时间点,同样的情景下,他应该也会做那样的事,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郝仁不会做这种不是选择的选择。

希望以后的胡百川能够体会郝仁那时的心情吧。宋笠心想。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等候中度过,前往东武区的巴士始终没有启程的迹象,一些按捺不住焦急心情的客人直接跑到咨询室去,而前台的服务人员表示巴士正在进行检修,请各位旅客耐心等待,如果有特殊需要,请及时告知。

骂骂咧咧的乘客们也毫无办法,车子在检修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谁也不想坐上一辆直通天堂的列车,出门在外,安全第一。

百无聊赖的宋笠椅子上起来,想去不远处的超市买点路上打发时间的零食,看着拥挤的人群和地上密密麻麻的行李箱,就算他功夫再好,也只能一步一个脚印。

伴随着你好,欢迎光临的电子音迈进超市,收银处的服务员美眉拿着手机在那里聊天,里面传来的语音是她估摸男朋友,诉说着远隔两地的思念,日常生活中发生的大小欢喜无聊事,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对进门的宋笠没有丝毫察觉。

超市的客人不算太多,连着宋笠在内也只有五个。一对是小夫妻,他们的推车里装的满满的饼干,薯片,酸奶,果汁这些。女的肚子已经鼓起来了,穿着孕妇装,她老公看她的眼神除了关系还有宠溺。

宋笠看到他们两个站在老干妈拌饭酱前争论着,男的一脸无奈,想要极力劝阻怀孕的妻子购买这个,他妻子手里握着拌饭酱,也在纠结着,最后还是把拌饭酱放进了篮子里。无奈的老公只好叹了口气,重新牵好妻子的手,继续享受他们的二人时光 。

另外两个就在宋笠的旁边,是父女。两人的谈话清晰的传进了宋笠的耳朵。

“妮啊,够了!爸吃不了这么多,再说了,你一个人在这里打拼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有这一份心意就够了。”

“爸!你看看你,来住了两天就要回去,说担心家里养的鸡没人照料,菜园子里种的菜死了。你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操这么大心干嘛啊!”

“你妈她身子骨弱,家那边天天下雨,你叔他们帮忙看着我还是不放心。我就想着早点回家,那些菜啊什么的,爸其实不太担心,真的。这次来看到你过的还不错爸就能回去和你妈交代了,来之前你妈还担心你呢!”

父女两人还在那里絮絮叨叨着,已经拿着两袋饼干走向饮料区的宋笠没有听到他们后面的谈话,但想来也是血浓于水的关心。

拿着一大瓶矿泉水和饼干的宋笠在收银台遇到了那一对小夫妻,男的转头看到宋笠对他点头示意,露出了一个抱歉的笑容,因为他们买的东西有点多,会耽搁不少时间。

在那里扫码的收银员朝着门外打了个喷嚏,放下码枪的她从柜台下抽出餐巾纸擦干净了鼻子才继续干活,“奇了怪了,今天外面怎么这么多警察?”

听到收银员嘴里的嘟囔,挺着肚子的孕妇笑着说:“例行检查啦,警察越多越安全!是吧,妹妹。”他老公笑着打了妻子一下屁股,引的妻子一阵脸红,把头埋进他胸膛,不肯抬起。

在后面被喂了一大口狗粮的宋笠没有在意前面的两人,他的思绪伴随着目光已经飞到了外面,外面的异样在他踏进超市前就已经感觉到了,短短的百来米路,就有4队全副武装的巡逻人员在各处检查,他们手上的突击步枪绝对不是闹着玩玩的,而且耳朵之中还有呜啦呜啦的警笛声由远及近传来,这都在告诉他出事了,而且是大事。

有哪个组织吃了熊心豹子胆,在华夏闹事?宋笠百思不得解。

那一对父女也已经买好了东西到柜台结账了,老人也注意到了外面的不寻常,拉着自家女儿的手说:“妮啊,外面这是咋啦?好多的警察哦!”

“没事滴哦,估计在演习吧!天海安全的很,爸你放心哈!”

老人点着头,却和女儿贴的更紧了一些。

最前面的那对夫妻终于付完账,心满意足的拎着两大袋子的东西走向门口,宋笠突然喊住他们:“慢点,别出去!”

一瞬间,屋内五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他身上,似乎想听到理由,在宋笠刚想说男人的直觉时,只听得。

“BOOM!!!”

“BOOM!!!”

“BOOM!!!”

三声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声音在整个候车室响了起来,所有人都惊呆了,同时停下了手中在做的事,他们面面相觑,这声音是爆炸!

人们哭喊着,推挤着,拿起离自己最近的物品疯狂向出口跑去,有人在奔跑中摔倒了,他的行李散落在地,他挣扎着起身,没有管地上的东西,发了疯似得朝外面跑去,那些警察则是在维护秩序,想引导人们有序的离开,已经急了的人们谁来管你有序无序,这是爆炸啊!不是在拍电影,不是游戏,是真的爆炸!下一秒搞不好就会死的!

超市的几人也都慌了,怀孕的在爆炸响起时一不留神被惊吓倒地,她老公焦急的蹲下去,想把她搀扶起来;宋笠身后的老人用身子紧紧的护住女儿,浑浊的两眼里充满了恐惧。

收银员把码枪一扔,立刻蹲了下去,紧紧的抱住头,死命的尖叫。

爆炸停止后,他们都想冲出去,离开这危险之地。

“站住!你们现在出去,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宋笠的声音有种神奇的魔力,让他们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脚步,这一刻,他似乎是一块磁石,紧紧地吸住了他们的目光。

“爆炸啊!再不走,我们会死的!”收银员带着哭腔看着他。

“声音是从其他区域传来的,不是在我们这里,否则你店里的玻璃什么早就被冲击波给击碎了,大家冷静一点。听我说,好吗?”

看到其他人看着自己,宋笠简单的分析了下情况:“我们这里不是爆炸主区域,这一点大家可以放心,但是不排除我们这里有未引爆的炸药,现在外面情况这么乱,人挤人,人推人,你们一个孕妇,一个老人出去没有被未知的敌人杀死,十有八九会死在人流里,现在这一家超市对我们大家来说反而是安全的,食物,饮料什么都有,短时间呆在这里绝对比外面那一群无头苍蝇来得好。”

孕妇看着她丈夫,似乎在等待男人的决定,男人看了看外面数不清的人群,又看了看宋笠,“那好,我们先呆在这里面静观其变,一旦有任何不对咱俩立刻离开,老婆!”

“妮啊!咱们也先呆着吧,外面啥情况的我们也不清楚啊!”老人满是担忧的对旁边的女儿说。

收银员看到其他人都同意呆了下来,她也害怕外面暴乱的人群,心有余悸的她只好点头同意一起留下。超市大门是虚掩着的,宋笠在问清楚超市的灯光控制后,当机立断的拉下了电闸,这样外面的人们就无法看清超市里面的情况,而四散的人群里面却可以看的很清楚。

“你们赶紧和家里人报平安,一旦情况好转,立即离开这里,懂吗?”其他人看着宋笠严肃的表情连忙点头。

老人看到宋笠朝着超市大门走去,焦急的询问他:“大兄弟,你这是要出去?”

“放心吧,大爷。我去看看外面什么情况,练过几年武,我遇到啥事也有底气。”宋笠的声音夹杂在开门的咯吱声中,超市的其他人默默的相互看了一眼,心里都希望这一位可以平安无事。

出门的宋笠贴着墙边快速的走着,而周围的形式已经完全失控了,仅宋笠看到的血迹就不下四滩,摔倒在地儿童的哭喊,大人们焦急的寻找,还有越来越多的咒骂,维持秩序的警员们也在向上级通报着最新的情况,希望增援部队可以快些到来。

在墙边的走着的宋笠身子一闪,直接进了一件厕所,他现在需要冷静一下,他想到底是谁在做这种事?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憎,幕后的人引爆三枚炸弹,一定是想提出什么要求。

代价太大了,在华夏惹出这种案件,国家追查起来的结果是什么组织也无法承受的。

“谁!出来!”宋笠突然对着最后一间蹲厕吼道。

没有动静。

宋笠慢慢的走到紧闭的门口,一脚猛踢,直接将门给踢到,只听见:“啊啊啊!!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一个大屁股正对着宋笠,那人将自己的头直接埋进了厕所里,他还在重复着别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几句话。

“何云飞?”宋笠点好烟故意歪着脖子问。

“我不是何云飞!别杀我啊!不是何云飞!”

宋笠用脚踢了踢他露在外面的屁股,“起来吧!我杀你干嘛?说说啥情况?”

何云飞把头从厕所里伸出来,他转头看了看宋笠,又是一脸愁容,心想:怎么又是他啊!这日子,没法过喽!

“别哭丧着脸了。你是车站这一带的老油子了,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何云飞用手吃力的咽着唾沫,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飙到最高了,“我就在这里上个厕所,结果!结果就发生了爆炸!”

“我想跑啊!出门一看,外面的人都疯了,你知道嘛!我就怕了,于是又躲回了厕所,想着等警察控制好了局势我再走。”

宋笠丢给何云飞一根烟,靠着墙壁问他:“真不知道什么事?”

何云飞眼神飘忽,“不。。。不知道啊!”

“还是3秒钟,不说我把你扔出去!”宋笠说着伸出了3根手指在他不远处晃了晃。

何云飞欲哭无泪,“你得讲道理啊!上次是我理亏,偷了你的钱包!可这次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就一个吃瓜群众啊!这次事件我也是受害者好吗?”

“1!”

“2!”

何云飞听着声音认命一般的闭起了眼睛。

他妈的,来就来吧!山不转水转,以后你别落到老子手里!

心里千万头草泥马蜂拥而过的他迟迟没有感到凌空感和落地的疼痛,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宋笠还靠在墙边抽着烟,没有丝毫想要动手的样子。

“你不动手啦!”何云飞莫名的笑了起来。

宋笠抽掉最后一口烟,准确无误的把烟头弹进垃圾箱,拍了拍手说:“准备好了?”

何云飞一头雾水,“什么准备好了?”

“啊!!!你他妈放手!”何云飞就像一个小鸡仔一样被宋笠抓住了脖子,拎着朝门口走去,他像把宋笠的手给扒开,而这手就像是老虎钳一般夹住了他,一步一步走向门口。

“我说!你先放开我!”再离门口还有一步之遥时何云飞苦嚎着喊出了这话。

宋笠一听,当即把他轻轻的放下,还帮他把衬衫上的皱折给抹平,“说吧。”

何云飞喘着粗气,“我也不知道和那几个人有没有关系,你既然要我说,那我就告诉你好了。”

“今早我来车站来的特别早,想碰碰运气能不能得手一个,结果真让我遇到了,背着个蛇皮袋,大夏天还穿军大衣,袋子里都些瓶盖、破烂什么的,钱包露在外面,他就靠在椅子上睡觉,哎!你别看我啊!我像是会对他们动手的人吗?”

看到宋笠收回目光,何云飞继续说道:“今天也许是我真点背,起了个大早逛了一大圈除了半包云烟其他啥都没捞着。我就想去厕所里蹲个坑除除晦气,在我正在兴头上时,进来了几个人,听脚步是两个。他们叽里咕噜讲的我头大。”

“我刚想出去骂个两句,一个人你猜他说的哪里话?”

宋笠皱眉摇头。

“密罗语。以前车站这一带有个密罗帮的,我还跟着他们老大混了一段时间,后来他们做事太过分我就找了个理由退出去了。我跟着那老大学了段时间的密罗话,勉强能够听得懂外面的那人在说什么。”

“他说什么?”宋笠皱眉问。

“他说的好像是为了伟大的主,我们可以献出一切,还有什么这次一定要血债血偿。说着他们就走了,后面的我就没有听清,我以为是几个傻子,就没有放在心上”

“等到爆炸发生后,我才想到那群人可能是恐怖分子。我就躲这来了。”

看宋笠沉默不语,何云飞壮着胆子打开了门,转头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又立刻把头缩了回来。

“怎么回事外面?”

“枪!好多枪啊!”何云飞背靠着墙蹲了下来,这次他是真的哭了,“我不想死啊!我想回老家娶媳妇!”

宋笠无视了何云飞的哭声,他自己打开门向外看去,外面的情况更加出乎意料的乱,已经有警察负伤,还有的警察拿着手枪对准的了自己的同伴。

“这情况已经超出控制了吗?政府那群人在干什么?”

这些问题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现在最主要的是找出来幕后的人是谁,是什么组织造成的这事。

“各位天海的朋友,其他五湖四海的朋友!大家上午好!”

一个浑厚的嗓音从播报喇叭中传来,外面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头顶的喇叭,而其中一些人目光炽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