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D魔术师

二十九章 冥王    文 / 沙滩排球 更新时间: 2018-01-14 00:4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几分钟后,我依然捂着肚子,小雅站在我的旁边,嘴都有些被我亲肿了,满脸通红。

“不行吗?”钟叔为难的问道。

此时我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苍白,我摇摇头。就算是我在这样的时候也不可能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上次?上次只是一个意外。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秘龙之力”究竟要如何触发。

“那这个呢?”钟叔拿着一台手机尴尬地说道。这不是我的手机吗,什么时候跑他那去了。众人下意识的凑过去看。天了噜!竟然是asuka老师的骑马动作表演,我连忙抢过手机却发现众人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啊,不是这样的,这只是我学习说唱的学习资料而已啊!

“低级!”夏婉清讽刺道。

“有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不给我啊!”文杰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

“小为,你、、、、、、”小雅为什么连你也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嗯哼!”钟叔站出来主持工作,“大家继续回避一下,小为同学需要集中精神。”、、、、、、

为什么你还没走啊!我一脸鄙夷地看着钟叔,他尴尬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下彻底没人了,看着花姐熟悉的舞姿,复杂的flow,咄咄bi人的的词汇,铿锵有力的punchline。我不禁感到浑身有些燥热,血液不断沸腾,甚至还有些口干舌燥。

哐当!手机掉在了地上,屏幕中的花老师依然还在卖力的演唱着,然而康小为已经陷入了沉睡。康小为体内,血管中的血液不断沸腾,似乎要冲出来一般,各类细胞不断分裂,由内到外以十分迅速的速度扩张着,直到他的各个脏器以及表皮组织。

“呼!”我突感感觉如梦初醒,满头是汗,此时腹部的伤势也不见了。捡起了地上还在卖力表演的老师说了一句:“辛苦了!”

刚才折腾的时间里,玩家控制着守卫已经将干事们转移了,根据钟叔的情报,他应该是要去某个地方和夜莺社的人汇合。我们密切的监视着他们的行动,不敢轻举妄动。突然,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故,之前被控制的守卫突然摊到在地,取而代之的是干事们忽然浑身抽搐,接着就跟没事人一样开着车朝不同方向行驶。钟叔命令文杰追随其中一个干事,自己去追夏长青,而我则是自由行动,判断玩家的位置。找到玩家之前都不能轻举妄动,因为他很可能在我们追上目标的同时杀掉目标,这次行动的目的正是保证所有干事都安然无恙。

文杰虽然跟随着一位劳动省的长官却有些心不在焉的,他始终还是放心不下他的小姨,沉随行的人不注意他偷偷地拨通了一个电话:“小为,求你一件事,救救我小姨。”

听到文杰的请求我也有些犹豫了,如果我去跟着何艳的话一定能够在玩家下手之前救下她,但是不找到玩家的话其他人很有可能死掉。我的大脑快速地运转着,极力寻找一个最正确的选择。此刻,我的选择决定了整个G市府都机构的命运。

等等!换一个角度想如果我是玩家,不玩家只负责执行任务,真正策划者是周全,如果我是周全的话会怎么才能够让我的利益达到最大化。不对啊?杀了这帮人,让G市的府都机构整个瘫痪不是最好的选择吗,为什么要抓人质,可以的话连夏长青也杀掉也不是没有问题。这帮人里一定有他们的目标,可是这些人我除了夏长青和何艳以外都不认识啊。

“钟叔,给我一份目标人物的关系图,不用太详细,权力网为重点就行。”

“这、、、、、、好吧,我知道了。”虽然有些为难,但现在与其固守成规只能赌一把了。钟大山果断的发了一份关系网过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这些人居然牵扯了大半个G市的政界,看来府都内部也是存在着什么世家大族的啊。我首先看的是夏长青,没想到他的反而比较简单,就他一个人从政,还是从下面一步步爬上来的,典型的凤凰男。随意的看了一下,虽然这些人都和G市政界人士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并不能让周全如此大费周章地只抓他一个人,换个说法他们手中的筹码并不能让周全饶他们一把。

何艳!文杰的小姨,兄长何军是区局长,负责现在西区的军力调度,还是武娜的顶头上司;何政,新任G市守长、、、、、、

有了!来不及去看后面何家一系列复杂冗长的关系网,我推测周全的目标正是何艳,当然其中也夹杂着我的一些主观臆断,和其他人相比我当然优先考虑夏长青和何艳的安全。

DEATH!

向钟叔获取了何艳的位置后我就发动了魔法,快速向她移动了。我得尽快找到玩家,根据钟叔的推测玩家最大的控制范围是500米为半径的一个圆,甚至可能不到,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包括在夏长青在内的其他干事们都会在到达终点的时候被玩家杀掉。

来到一个较高的观察点,何艳正面目表情地开着车,所幸玩家想要尽快离开选择使用汽车作为交通工具,却不知这个时间段的G市堵得跟狗一样,这也为我们争取了很多时间。

我找了一个较近的地方观察何艳,哇!真有料。嗯哼!做正事。玩家的线条上有魔力波动,但是离得越远越模糊,我能够清楚看到的距离大概就是我一只手的距离。我潜行过去,假装不经意地经过何艳的身边,清楚的看见了玩家的线,照纹路应该是从车里穿过的。

等等,车里?后备箱。我恍然大悟,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正准备攻击却发现这是一辆跑车,跑车的后备箱在前面。没办法又饶了回去,没有一丝前戏地一拳砸了下去。

碰!传出一声巨响,周围的车主惊恐的看着我,有的甚至直接跑开了。可惜这么漂亮的一辆跑车就报废了,前车盖凹进去一大块正好砸向里面的那个小孩,直接这个小孩双手撑开,跑车的外壳就被线条划成了几份。

赌对了,玩家就在这。

“发现玩家,立刻对目标进行营救。”经过几次战斗我猜想就算是玩家也不能直接杀死宿主,而是通过控制宿主让他们自杀,宿主自杀的瞬间他再立刻脱离宿主,不然他也会受到一定的伤害,顾长恒就是最好的例子。

玩家一脸震惊的看着康小为,他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个人把他分析得如此透彻,他控制活体时是通过神经,也就是当被控制的人受伤时他也会痛,然而他每次都能够巧妙的避开并且劲量不暴露自己的弱点,可以说他是一个精确的操纵者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控制者。

玩家挥动着手中的线条朝我脸部抓来,他的手都快贴上我的脸了,这么近的距离我没有把握切断他的线,只能向后躲闪。玩家立刻从车箱里跳了出来,还不忘控制何艳当人质。

另一边,钟大山跟踪着夏长青来到了一处工厂,车间里的流水线正稳步地运作着,只看见夏长青看了看其中一个炼钢用的熔炉。钟大山心想,不妙,中计了!另一边也传来了康小为的汇报。钟大山快步追上。夏长青正快步往熔炉里跑,灼热的气息铺面而来,夏长青感觉身体一阵舒畅并且能够自行控制了,但眼前却面临着更大的危机,千钧一发之际,身后一双大手揽住了他的腰部,总算是有惊无险。其他地方的干事也一一救下,个别轻微受伤,并无死亡。

比起钟叔那边的捷报,我这里反而有些不妙。我和玩家在巷子里不断上演着追逐战,然而他还控制了一个人质,他控制着何艳朝另一个方向跑,但始终和他保持着一个微妙的距离。我得尽快想办法让玩家放弃对何艳的控制,不然等他逃到夜莺社的地盘我就无力回天了。之前的办法显然不行,我相信玩家应该不会同样的套路中两次,况且何艳又不是顾长恒那样的糙汉子,在身上留下一道伤疤多不好。

杀了玩家,这就最有效的选择,但目前的情况是近身搏斗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被玩家所控制,毕竟那样高纯度的线也不是我能够轻松折断的。

控制,对了!我全力朝玩家跑去,来到一个离他很近的位置,果然玩家用他的线包围准备控制我,我手里的刀划过线条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果然凭我现在的实力还是割不断他近线。玩家的线条如愿以偿地插进了我的身体,连接了我的神经,原来他是靠神经控制别人,怪不得他会怕受伤。神经连接的话宿主受伤他也会感觉到痛,并且会一定程度地损伤他自己的神经。在我意识残存的最后瞬间,我调转刀口,狠狠地朝我自己胸口捅了一刀。

玩家的神经顺利连接上康小为身体的瞬间,一丝巨大的痛感传遍了他的全身,刀子刺穿了康小为的脾脏,这种痛感不亚于死亡的瞬间。这是个疯子,疯了,玩家吃痛收回了线条,痛苦地倒在地上哀嚎着。

这个瞬间一切联系都断掉了,何艳也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之前她虽然有些好奇这个普通的学生怎么突然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但也没有过多关注。虽然身体不受控制,但发生的这些事她还是一清二楚的,这个少年竟然就是哥哥所说的最年轻的新卫。不过她对新卫以及家族的权力部署并不感兴趣,让她最无法理解的是这个少年为了救她竟然对自己痛下杀手,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是他朋友的小姨?

何艳正准备上前查看一下康小为的伤势,却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被扭得不成样子了,玩家控制她的身体全力奔跑,丝毫不顾她现在穿的是高更鞋。无奈之下何艳只好脱下高跟鞋一瘸一拐地走过去。

然而另何艳更加吃惊的一幕出现了,本来应该已经受了致命伤的少年又站起来了,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捏得紧紧地。

“这就是最后了!”我艰难的说道。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全力一拳朝玩家冲过去:“冥王!!!!!!”这是我死亡魔法下的绝技,自身通过剧烈的伤势从而获得极大的力量,这样从地狱借来的力量我把它称为“冥王”。

玩家瘫倒在地,但面对我来势汹汹的一击他还是下意识的织出了防御网,然而在我强烈的魔力包裹的拳头下近线也不堪一击,又或者是因为玩家心力憔悴无法拉出坚固的线。我的拳头轻松地撑开了防御网打在了玩家身上,这一击是玩家真真切切地收到的伤害,不是神经的刺激,也不是神经的损伤,而是真真切切痛在他的身上,伤在他的身上。玩家整个人都飞出去数米,浑身多出骨折,内脏也收到极大的冲击,血气喷涌出来。

死神逐渐朝玩家招手,也朝着我招手,我第二次使用魔法也差不多过了两个多小时,只剩下几分钟时间,魔法即将解除,我也会随之死亡。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