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三章    文 / 六道 更新时间: 2013-01-21 21: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灵敏撇撇嘴,翻着白眼道:“你好象没有搞清状况嘛,我不是想帮你,只是想杀死敌方的主将罢了。”

        任长风老脸一红,嘟囔道:“不用这么直接吧!”听着二人的对话,附近的小弟们都忍不住偷笑,将战场打扫一翻,南洪门留下的尸体还有伤者都处理干净,该埋的埋,该送医院的送医院。告一段落时,***很老套的出现了,一般是这样的,在关键时刻***是不轻易出来的,当他们出来时,一切都已经结束。

        这场撕杀虽然以南洪门败走而告终,其实他们并没有输,双方人数相当,损失也差不多,不过,张居风中了灵敏一刀却是以外。回来之后,萧方观察一下他的伤口,见不算严重,埋怨道:“怎么这么不小心,是谁伤的你?”

        张居风闭眼,灵敏的冷艳浮现在眼前,笑呵呵道:“一个女人!比玫瑰还要漂亮的女人!”“你还真能笑地出来!”萧方气道:“那一定是带刺的玫瑰!”张居风叹道:“她应该就是‘探花’灵敏,只是我没想到,她的刀这样快,没有给我全身而退的机会。”萧方面容一板,正色道:“灵敏不是一般的女人,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牡丹花下风流鬼已经不少了。”

        北洪门打退张居风的进攻,最兴奋的是任长风,边回堂口边挥舞手中的刀,不停自语道:“可惜,真是可惜。”

        一旁的魏子丹心中奇怪,不明白他可惜什么,忍不住问道:“风哥,南洪门都让我们打退了,你还可惜什么?”任长风还没说话,灵敏撇嘴道:“还能可惜什么,他一定会说:真可惜,如果用我自己的刀,张居风一定跑不掉。对吧?”

        任长风哈哈一笑,连连点头道:“知我者莫过小敏也!”他瞄见谢文东和灵敏脸上都不见笑容,特别是前者,眉头微皱,问道:“东哥,你怎样好象不太高兴的样子?”谢文东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不高兴,也没有高兴,只是在考虑一个问题。”“问题?”任长风心中奇怪,道:“什么问题?”谢文东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南洪门本没有败势,可他们却偏偏败了。”

        任长风笑道:“我以为东哥是因为什么事奇怪呢?!张居风中了小敏一刀,自然不会再战,他一走,下面的人能不败吗?”

        谢文东摇摇手指,笑道:“可是还有萧方没有出现,他们至少还有三千人没派出来,这又如何解释?”

        任长风想了想,道:“可能是南洪门只想打一场试探性的小仗吧。”谢文东道:“这不是试探。如果想试探他们绝不会到我们堂口来试探,而且也不会派张居风这样的大将前来!”任长风也不傻,经谢文东一提醒也感觉出不对劲,疑道:“那他们想干什么?”谢文东眯眼沉吟道:“不败自败,自是想引我们乘胜追击,如果我没猜错,萧方十有***在前面的路上设好埋伏,等咱们一到,来个以逸待劳,围而歼之。”说完,他仰面而笑,道:“萧方想用我的计谋反用在我身上,这太小瞧我了吧!”他转头对灵敏道:“帮我筹集摩托车,最少需要五百辆以上的摩托车。”灵敏心中不解,疑问道:“要这些摩托车干什么?”谢文东笑道:“自然是应付萧方的诱敌之计了!”

        此后几日,萧方几乎天天黑夜都派人出来攻打北洪门堂口,每次出来人不多,但也绝不少,反正够你全力应付的,打半个多小时又匆匆而撤,这样下来,双方作息时间全部颠倒,白天睡觉,晚上‘干活’。时间一长,双方下面的人都有些受不了。北洪门天天在家门口挨打,滋味不好受,可萧方也没安稳到哪去,诱饵抛出去了,谢文东就是不上钩,不管你付出多大的代价,他是吃秤砣铁了心,不追!他不追,萧方有天大的本事也使不出来,设好的埋伏也如同虚设,自娱自乐。

        过了十天,萧方的耐心快基本磨没了。张居风的刀伤以基本无事,不剧烈运动,伤口不会裂开。他看出萧方心中着急,其实他更急,主意是他出的,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十天之内,为了引谢文东上钩,死伤不下百余人,这个责任在他。所以张居风伤口还没有痊愈,他又急急忙忙向萧方讨令,说道:“萧老弟,这次再给我三千人,不把谢文东引出来我决不罢休!”

        萧方看了看张居风,无奈而笑,你都伤成这样了我还能让你出去打仗吗?!他摇摇头,道:“不妥!你身上的伤……”还没等萧方说完,张居风急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老大向问天随时都可能到南京,如果看到现在这种状况,天王的面子还往哪里摆,他急道:“现在还什么伤不伤的,能把谢文东引出来,就算让我缺胳膊少腿都行,今晚我再去会会他!”

        萧方见张居风眼睛都红了,没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这晚,张居风又带上三千人来。这回没有十天前的那股威风劲了,张居风心中没底,眉头紧锁,考虑谢文东再不上钩自己应怎么办。下面的人更是无精打采,这几天来,仗是天天打,可越打越心寒,对方没损失多少人,自己一方反到损兵折将,心情压抑,士气低落。刚到堂口街前,只见前方街道中站满了人,黑压压一片,分不出个数。张居风心中一惊,以为中了人家的埋伏,定睛一看,站在人群最前的正是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谢文东向前一步,笑道:“张兄别来无恙?!”张居风一听,差点背过气去,眼睛都红了,也不答话,怒吼一声,拔出双刀向谢文东冲去,还没到近前,他的刀已开始舞起,大有不将他碎尸万断死不休的架势。谢文东哪是那么好杀的,他还没动,旁边窜出一人,手擎银白堂刀,虽是夜晚,但刀上寒光仍刺人双目。不用说,这位正是任长风。

        任长风和张居风是老冤家了,见面更不二话,不由分说打在一处。这次双方都很默契,下面的小弟没再混战在一起,而是各自为自己一方主将压阵,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场中恶战的二人。过了十几招,任长风倒没什么,越战越勇,能找到和自己身手差不多的人一战,对他来说是种享受,反到是张居风,有伤在身,打了十几招,伤口裂开,流出血水来,隐隐做痛,做出来的动作也走了形。张居风暗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伤口疼痛,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死在对方刀下。他偷眼一瞧,谢文东还是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离自己的距离不远,心中一动,何不看准机会把谢文东杀了,除去我方最大的威胁。想罢,张居风精神大振,手中双刀舞得虎虎做响,风雨不透。这时,任长风正好劈头盖脸就是一刀,张居风举刀硬接,‘镗’一声脆响,火星四溅,张居风身子故意一侧歪,样似力量不支。任长风暗笑一声,下面飞起就是一腿。这一腿结结实实踢在张居风小腹上,他惊叫一声,身子倒飞出去,他的后面正是看热闹的谢文东。在空中,他忍住小腹的疼痛,身子一扭,落地一瞬间他转过身,还没等自己爬起,伸手一刀直刺谢文东小腹。

        这一惊变出乎所有人意料,也包括谢文东。一旁的灵敏想上前营救,可张居风这刀太快也太突然,石光电闪一般,恐怕连神仙出手都来不及,更何况灵敏还不是神仙。这一刀,不偏不正,直刺在谢文东胸口上,张居风咧嘴笑出来,可笑容保持不到一秒钟就僵住了。他看见谢文东也在笑,而且他的手还在动,手中闪动金光,金光向自己咽喉刺来。

        张居风鬼叫一声,身子反窜出去,金光没刺进他咽喉,却深深钉在他肩膀上。谢文东一挥手,金刀收回,张居风肩膀血如泉涌,半边衣服都被染成红色。他连滚带爬回到自己阵营之中,下面小弟急忙上前扶住他,张居风喘息道:“撤!速撤!”

        这回他是真败,没有引诱谢文东的意思,可是这回,谢文东偏偏追了出来。只见谢文东一挥手,人群瞬间向两旁分散,后方原本漆黑的街道,刹那之间一片通明,灯光点点,马达轰鸣。南洪门的手下不明白原由,扭头回看,至少有数百辆的摩托车象离弦之箭,向自己的方向飞驰而来。

        谢文东抽刀,飞身跳上一辆摩托车的后坐,将刀向前方一指,大声喊道:“杀!”

        这数百辆摩托车是谢文东早有安排的,每辆上都坐两人,一人驾驶,一人用刀砍杀,数百辆聚在一起何等壮观,灯光将黑夜照成白昼,直向败退的南洪门杀去。两条腿跑不过两轱辘,张居风带人没跑出百米就被车队追上。见摩托来势凶猛,后面的人纷纷躲闪,他们能闪过车身,却闪不过车上的钢刀,摩托飞驰而过,白光一闪,周围有数人身上被划出口子,可还没等反应过来,后面的摩托一辆接一辆而过,南洪门最后面的数十人连手都没伸一下,已经浑身是口子成了血人。

        没出片刻,南洪门被车队冲得七零八落,哪有队形可言。这是一场不公平的撕杀,南洪门虽有三千余众,可却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每人都无心缠斗,只想着能早点脱离这地狱般的困境。可摩托上那些身穿黑衣,黑布蒙嘴的人真如同地狱里杀出来的恶魔,瞪着血红的眼睛,挥舞着手中钢刀,无情砍杀眼中一切生灵。张居风回头一看,脑中一木,差点晕过去。他长叹一声,将扶住自己的小弟推到一旁,决心拼死一战。这时后面的摩托已经杀上来,直向张居风撞去。

        张居风一撤身,躲过锋芒,出手如电,一把将驾驶人的衣服抓住,大喝一声:“下来!”张居风做位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确不是平庸之辈,虽身负重伤,但一身力气仍让人乍舌,硬生生将驾驶摩托那人拽了下来,失去控制的摩托和后坐上人齐齐摔出十数米远。张居风那手中人按在地上,没等他起身,立刀刺穿了他小腹。这时又一辆摩托向他冲来,他身子就地一滚,眼疾手快,将刀顺势向前一递,正塞进摩托前轱辘内,只听‘喀嚓’一声锐响,连人带摩托翻滚着飞了出去。

        张居风伸手之间毁了两辆摩托,可还没等他有喘息的机会,后面又上来数辆,摩托上的人衣着跟前两辆没什么分别,只是在胳膊上带着红色袖标,他们没有直接向他撞去,而是在他身旁打转。数辆摩托快速旋转着,令人眼花缭乱,不一会,张居风已分不出个数,只觉得周围到处都是摩托,到处都是灯光。

        这时摩托上有一人吹了声口哨,***人明白他的意思,数把尖刀同时伸出,张居风还没看清怎么回事,身上顿时多出七八条口子。不过伤口都不深,只是伤了皮肉,就这也够张居风受的了。他浑身滴血,疯了一般横冲直撞,但刚到人家近前就被一脚踢回中间。又是一声口哨响起,白光顿显,张居风身上又多出七八条伤口。几个来回下来,他彻底成了血人,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条口子,可张居风仍站在场中,身子摇晃着努力不让自己在敌人面前倒下。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