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78章 弹劾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9: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不管徐平如何说,段少连只是小心道歉,而绝不肯答应与同去的两人上表自责。≥≧  

    徐平见再说无益,便留下了自己出城记录的抄本,带着孙七郎离了御史台,径直出城门回自己在城外的府里。既然言官们不上表,徐平便只有上奏章弹劾了。

    自二十七日起,便进入年节七日长假,上朝的日子只有两天。

    徐平一回到家里,便把自己关进了书房,写自己为官以来的第一份弹劾奏章。当官这么多年,中间还当过掌管稽查的通判,徐平从来都没有弹劾过别人,没想到现在会因为这种事情破例,想想真是滑稽可笑。

    到了天黑,吃过晚饭,徐平依然回到书房润色奏章,林素娘带着盼盼陪着徐正夫妻。

    月底了,天上没个月亮,呼呼的北风刮着,天上的星星在薄云笼罩下躲躲闪闪,透着冬日里的苍凉。

    正当徐正夫妇要回房歇息的时候,徐昌从外面进来,对厅里的众人行过礼,道:“府外来了个骑快马的,说是右司谏范仲淹的下人,有一封书给大郎。”

    想来有可能是公文往来,徐正不好过问,对徐昌道:“大郎在书房里,你只管送过去。对了,天色已晚,你有没有留外来的人歇一宿?”

    “那人留了书,便急匆匆地走了,说什么都不肯歇。我只好由他去了。”

    徐正点头道:“嗯,一心要走那也留不住。只要我们家礼数到了,不要被人说闲话就好。你去书房找大郎吧,不定是什么急事呢。”

    徐昌应诺,拿着书信到了徐平的书房里。

    书房里也有火道,虽然屋里放了两盆水,依然干燥。

    见了徐平,徐昌把手中的书信交过去,口中道:“来人说是右司谏范仲淹给大郎的书信,不知为什么,走得甚是匆忙。”

    徐平接书信在手,想了一下,对徐昌道:“好,我知道了。”

    徐昌出去,徐平拆开来书,很快看完,放在桌上。

    果然不出所料,还是因为昨晚段少连三个人的事情,范仲淹又写了一封信来,还是道歉,还是让徐平以大局为重,不要把事情闹大。等到有一日回京,范仲淹必登门拜访。

    这都不用问,必然是下午去台谏找过人后,他们便抓紧派人出城,找到范仲淹,托他写了这封求情的信来。

    此时的范仲淹官职低微,右司谏与员外郎还隔着一阶起居舍人,更不要说与徐平的兵部郎中比。不过范仲淹是以右司谏知本官事,管着谏院,而且多历要职,在京城的名望已经渐渐起来,虽然还没有后来负天下清望的名声,也已经不容小视。

    特别是在徐平前世的记忆里,不夸张地说,范仲淹是此后千年的第一名臣,面对范仲淹徐平一向都小心谨慎。

    这也让徐平非常疑惑,此时的范仲淹已经四十五岁,本官右司谏,职也不过是秘阁校理,说实话比年轻二十岁的韩琦也没有高到哪里去,官路是相当崎岖。以徐平有限的历史知识,也知道离着历史上范仲淹到陕西主持一路军政没有多少年了,这中间他必然经过了一次级升迁。所以别看这次因为谏废皇后的事情被赶出京城,还真不知道对他来说是祸是福,说不定事情一下反转,他因此而起也说不好。

    说来说去,右司谏这个职位很特殊,本来这个时代的谏院长官是以别官知谏院,如孙祖德。以右司谏本官管理谏院的都不是一般人,以小官面对御史中丞和宰执,天天在皇上面前露面,不知怎么就一飞冲天。

    看着范仲淹的来信,徐平沉吟良久。

    以范仲淹的身份,徐平不能置之不理。但若是只因为一封信,就让徐平就此把事情放下也不可能,不说家里面对林素娘,出去怎么面对同僚?

    最终,徐平还是决定上章弹劾还是要弹劾,但范仲淹的信也不能不回,没必要因为这种事情就得罪范仲淹,礼貌总是要到的。

    给范仲淹的信里,徐平把事情说明白。台谏官员骚扰自己的家眷,如果仅仅是私事自己可以就此放下,但事情却不是如此简单。那三人到徐平家里,理由是徐平和看守閤门的李璋关系密切,这问题就可大可小。閤门开与不开,怎么可能因为李璋和徐平的私人关系来决定,台谏言官犯这种错误,完全无法原谅。

    徐平说得清楚,在私,自己家庭受到了骚扰,在公,台谏官员不称职。于私于公,徐平都要弹劾那三人。

    十二月二十五,因为临近年关,早朝只是各司禀告日常事务,不言大事。

    下了朝后,徐平等没事的官员离开,自己到垂拱殿内的通进司投递奏状。

    通进司掌各种文书的上承下达,地位极为重要,也是京城中大小臣僚打探官场各种消息的场所。这里遇到的每一个人,不定后面就牵连到什么京城里的大人物。

    不过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来这里投递奏状,一般的平民百姓和下层小官,要通过登闻鼓院和登闻检院,由那里审核过了才呈交通进司。中层官僚,上奏章的渠道则是閤门,閤门司再转交通进司。

    直接由通进司上奏章,非高官就是清要。徐平盐铁副使的职务还有些勉强,不过他还带着直史馆,那就够了,更何况还有个永宁郡侯带在身上。

    到了通进司衙门口,正赶上知通进银台司的给事中石中立出来,见到徐平,开口笑道:“永宁郡地处岭南,常年无冬,郡侯带了这爵位,在京师也不自在起来,整个冬天都不见影子,莫不成是水土不服,躲着猫冬吗?”

    石中立一向口无遮拦,私底下很难听他说出一句正经话来,满城文武臣僚早已经习以为常。徐平笑笑,答道:“给事说笑。今天来是有奏状投送。”

    徐平为人比较严肃,石中立也早已经听说,见说起正事,也不再开玩笑,唤了司里小吏出来,接了徐平的奏状。

    通进司有检查奏状的职责,徐平所上的又不是实封密奏,只是不保密的通封。

    石中立顺便看了,抬起头瞪着眼看着徐平:“郡侯果然非同一般人,常年不来我衙门一次,一来便要赶走我这里的常客。”(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