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77章 交涉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9: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直到谏院里面的左正言宋庠出来,也说刘涣已经离开。  宋庠天圣二年连中三元,状元及第,为人一向稳重,徐平才信了。

    临到离去,徐平对孙祖德道:“知谏代我托言刘涣,徐某明日再来找他!”

    说完,离了谏院,向着御史台去了。

    孙祖德对身边的宋庠道:“刘涣做事一向漫无所避,这次闹到徐副使府上,不知将来如何结局。徐平少年锐气,又曾经在地方执掌过生杀大权,只怕不会善罢甘休。”

    宋庠道:“再怎么说,刘涣等人也是因为国事一时糊涂,没有什么大错。来日登门赔罪,再作个东道,也就罢了,徐平难不成还会上表弹劾?”

    宋庠是安州人,没中进士之前家里境况非常不好,与弟弟宋祁两人过得非常艰苦。当时夏竦为安州知州,对两兄弟非常照顾,有知遇之恩。而当年徐平在邕州任上,就跟夏竦非常不对付,宋庠受此影响,对徐平还是有点看法的。

    要说夏竦这个人,为人阴险,好权位,贪钱财,是继丁谓之后大宋朝堂上最能兴风作浪的。不过夏竦能力远不及丁谓,心胸更是天差地远。丁谓虽然是权臣奸臣,做事却一向大气,不像夏竦只会玩些阴谋诡计小手段,他搅起的风浪也远不如丁谓。但另一方面,夏竦好读书善文学,也确实掘了不少人才,在地方政绩也突出,并不全是靠巴结逢迎爬上高位的。那些被夏竦掘提拔的人,还是有不少人感激他。

    徐平离了谏院,直奔御史台。

    此时御史中丞孔道辅已经出城,台宪副长官侍御史知杂事任命一变再变,到现在也没有人到任,殿中侍御史段少连暂时代理台宪之长,管理众御史。

    听见徐平登门,段少连知道自己理亏,急忙带了侍御史蒋堂出来,见到徐平,深施一礼:“昨夜是我们理亏,得罪之处,郡侯见谅!”

    徐平道:“此事仅是一句理亏?你们台谏伏閤请对,与我何关?成群结党到我府上骚扰,内子一介妇人,你们半夜打门,吵闹不休,外人怎么看?”

    蒋堂道:“实是右正言刘涣说郡侯与守閤门的李璋自小熟识,想请郡侯到宫门前,请李璋开了閤门,我们台谏入大内面圣。”

    不提这一点还好,一提徐平的火气更加上来:“不错,我与李璋自小一起长大,但那又如何?他守閤门,开与不开依的是国法,难道还能凭他自己的意思?你们台宪,职责纠弹百官,以正国法,结果在你们眼里,国法是儿戏是不是?”

    段少连道:“郡侯息怒,昨夜只是事情紧急,我们入宫心切,一时急糊涂了,才做出这不着调的事来。等到来日,我必登门谢罪。”

    “不必了,你们登门,我怕再惹出什么事来。再者你们身处宪职,我也不好与你们来往,免得平白惹人闲话。事情已经做出来了,我也不为已甚,这样吧,你们上表自责,也好证明我的清白,免得不知情的人说三说四。”

    蒋堂道:“副使如此咄咄相逼,未免过了。我们行事确实有不妥之处,但终究为是为了私心,而是为了朝廷大事。为了昨夜的事,今天台谏长官远贬地方,所有台谏官员一律罚铜,在这个时候,副使又何必抓住此事不放?岂不闻得饶人处且饶人?”

    徐平上下打量了蒋堂一番,口中道:“说得好,满口都是国家大义,朝廷政事,一嘴的大道理。怎么做起事情来如此猥琐不堪!你也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怎么昨天夜里已经告诉了你们我不在家里,你们还是逗留不去,把门拍得山响!宽于律己,严于律人,你这种人怎么合适呆在御史台里!”

    蒋堂被徐平说得脸上青白交加,双目圆睁,再也说不出话来。

    段少连清了清嗓子,对徐平道:“台谏风闻奏事,言行确实有些过激,不过如今非常时期,望郡侯这次高抬贵手,就此罢了吧。日后我必带宪台官员登门道歉,绝不食言!”

    徐平摇了摇头:“我不要你们道什么歉,既然你们错了,那就认错便是。对了,为再避免闲话,我昨夜出城的记录,还有监门官吏写的书状,都给你们带了过来。你们只要上书把事情说明白,自请罪责,我便不再追究。”

    这个时候台谏动荡,段少连哪里敢答应这个条件?本来把孔道辅和范仲淹两个人贬出京城,京城哗然,众官纷纷上书表明自己的立场,舆论是在台谏官员这一边的。如果这样一道自责的表章出来,让人看见台谏官员如此不堪,舆论风向就不会如此一致了。

    言官的威力,一个在于帝王的有意扶持,用以牵制朝中的大臣,再一个就是靠天下公议,形成巨大的舆论压力。徐平此举,废了言官的一半功力,段少连如何答应?

    实际上言官们真正可以依靠的是第一项,就是紧靠皇权,牵制相权,这也是帝王政治给台谏的真正定位。可到了这个年代,台谏渐渐合流,言官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定位了,对上监督君主,对下弹劾宰执,并携天下舆论为自己奥援。一旦受到打击,就全天下喊冤,上骂昏君,下骂奸臣,不附和自己的一律为小人,渐渐把自己逼入绝路。

    台谏要想真做成什么事情,实际只靠一张嘴是不行的,相权和皇权之间必须选择一个进行合作,否则的话必然会被压制。直当自己代表了天下正义,口含天宪,帝王宰相统统要在自己这些正人君子面前改过自新,显然是天真了。

    此次废后,明明是皇上和宰相一条心,铁了心要做成的事。言官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具体生了什么,只是要阻止,实际上是把皇上和宰相一起反对。而且章疏不入,直接选择了最激烈的伏閤请对。最激烈的手段都已经用出来了,其他手段就更加没用了,实际上把皇上和宰相逼上了绝路,只有强势镇压一条路子。

    如果他们委婉一点,按照正常步骤办事,章疏不入就选择第二天留班,在百官面前与宰相廷辨,可能就不会败得如此窝囊。结果事情一不顺利就全体伏閤请对,跟宰相在政事堂闹过才商量着第二天留班,吕夷简也是当过知杂御史,做过御史台二把手的人,哪里还会给他们这个机会?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谏院宪台长官一起被贬,台谏全体被罚,依然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无论如何也要争一口气,与小人奸臣斗争到底。

    徐平本来与此事无关,要求也算合情合理,奈何台谏官员已是无路可退,连公开认错都不能做。不然的话,毁了自己形象,那就连最后的倚仗也没有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