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75章 林素娘的火气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9: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吕夷简敛容站起,沉声道:“为臣子的,背后不当议论帝后,不过圣上手诏,我也只好当这个罪人。 > ”

    便从郭皇后跋扈后宫,甚至失手误伤皇上讲起,一直讲到最近越出格,导致后宫不得安宁,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正常的秩序。

    不等吕夷简说完,孔道辅抗声道:“又如何?人臣于帝后,便如子事父母一般。父母失和,为子的自当劝解,使父母和好如初。怎么能够顺着父亲把母亲赶出家门?这哪里是为子为臣的道理!岂有些理!”

    孔道辅这一句话,便就如在滚烫的油锅里洒了水,台谏官员一下就炸了,纷纷挤上前来给吕夷简讲道理。众说纷纭,吕夷简这个帮着皇帝废后的宰相一下子就成了不忠不孝。

    吕夷简读的书又不比在场的哪位少了,他们说的道理吕夷简又何尝不知道?不过吕夷简关注的是事情如何解决,而不是空口讲这些大道理。劝和帝后,怎么劝和?这些台谏官员一个一个说得热闹,里面有一个有本事能够劝皇上和郭皇后和好的?到了皇上面前,还不是把这些大道理再一通,甚至把皇上骂上两句,最后还是让皇上忍耐。

    问题是皇上赵祯从刘太后当政开始已经忍了十年,如今忍无再忍了。一直压抑了这么多年,又知道生母另有其人,赵祯是一肚子火,废后就是他火气的最后泄。

    如果能够劝和,皇宫里还有杨太后在,早就劝和了,还用得着外朝大臣插手?但这些话吕夷简却无法讲给台谏官员听,他们也不会听。

    吕夷简只是静静站在人群对面,不言不动。其实他也听不清这些人乱糟糟地到底说的是什么,也不需要听清,只是任赁他们泄罢了。

    等人群稍微平静一下,吕夷简拱手道:“废后,其实是有先例可循的——”

    范仲淹上前道:“相公所说,不过是援引汉光武帝废郭皇后立阴丽华的故事。光武帝虽然是明君,可废皇后却是失德,怎么能够偏偏拿光武帝失德的事情作例子!”

    孔道辅厉声道:“除光武帝外,其余废后的全都是昏君!圣上尧、舜之资,更兼宅心仁厚,你身为宰辅大臣,竟然引导皇上做废后这等昏君之事!居心何在!”

    台谏长官言定性,身后的官员纷纷涌上前来,围着吕夷简痛责不已。

    徐平府第,林素娘在房里听着外面大门砸得山响,实在是忍无忍,长身而起,对丫环翠儿道:“去把家里的人全都叫出来,随我出去!”

    蒋堂龇着牙,不停地吸气,看着手掌砸门砸得通红,转身对一直站在身后的段少连道:“段殿院,你如何不上来帮着我们叫门?”

    “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徐副使一直不露面,想来是真地不在府里。我们还是及早回去吧,日后跟徐副使道个歉,免得惹人埋怨。”

    段少连是开封本地,与徐平实打实地同乡,到了现在心里无比后悔。如果今天徐平真地不在这里,日后还怎么相见?街坊邻居的闲话自己也当不起啊!

    蒋堂心里也打鼓,都到这个地步了,徐平不可能躲着不见。真不想随着去皇宫,难道自己这几个人还能把他绑着去?何苦躲着。再说就是自己三个人想强拉徐平,只怕也办不到。不说他家里的奴仆,徐平自己是带兵打仗上过战场的,还奈何不了三个文弱书生?

    惟有刘涣不死心,还在那里不住地打门。

    正在这时,门忽然一下子打开了。门前的刘涣和蒋堂吓了一跳,急忙退后几步。

    刘涣更是心中大喜,徐平果然躲不住,终于出来了。

    只见门内先出来几个仆人,在门两边站住,后边林素娘带着翠儿走出了门。

    林素娘面带寒霜,向三人行个礼,冷冷地道:“三位官人不知今夜有会什么要事,在外面一直打门不休,搅得寒舍不得安宁!”

    刘涣出来的不是徐平,而林素娘,先是愣了一下,犹自嘴硬:“打扰夫人清静,是我们的不是。不过今夜非同寻常,还请夫人让徐副使出来说话。”

    林素娘冷着脸瞥了一眼刘涣:“我丈夫今夜不在这里,人在城外府第。这话早已让家里下人告知官人了,怎么还在这里纠缠?”

    刘涣有些心虚,嘴上却道:“我们如何肯信?定然是听说今天废了皇后,怕有人来拉他进宫劝谏,躲了起来!”

    林素娘冷笑:“这位官人是哪位?我丈夫再不济,还不至于躲着你们!自小到大,我丈夫不管遇到什么事,哪怕是在邕州对上交趾国大军,也从来没有躲过!你们在我家门前咶噪不休,竟然是认为我丈夫会躲你们?如此可笑!”

    刘涣被林素娘说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只管硬犟:“夫人如何保证徐副使不在府里?”

    “保证什么?你们好大的威风!”林素娘气得笑了起来,“徐平这些年,什么时候没有担当!会为了你们这几个人,东躲西藏?你们如此小肚鸡肠不嫌丢人,不要在我家门前装乖卖丑!我一个女眷,孤身在家,你们半夜三更打门——”

    说到这里,林素娘扫视三人,缓缓地沉声道:“三位官人读的圣贤书,做着朝里的清贵要职,却做出这种事来,书都读到哪里去了!”

    刘涣被林素娘气势所慑,再也说不出话来。

    段少连见刘涣和蒋堂都不说话,身子缓缓后退,心中叹了口气,走上前来向林素娘拱手行礼:“今夜是我们做得差了,夫人不要向心里去。实在是皇后被废,朝廷震动,台谏官员又被拦在宫门外不得入内面圣,一时心焦,才出此下策。夫人海涵。”

    林素娘道:“你们进不了宫,关我们家里什么事?”

    段少连越想越觉得今晚刘涣是出了个馊主意,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今晚閤门当值的是閤门祇候李璋,与徐副使是故交,所以我们才——”

    林素娘听到这里,才知道今晚自己家里遭了无妄之灾。她本来听到段云洁的消息就已经心情烦躁,此时不禁气得身子抖,对三人道:“今夜只有我一人在这府里,你们不管有什么事情,只管去找我丈夫,不要再在我门前纠缠!”

    说完,带着下人回了府里,把门“呯”地关了起来。

    正在三人茫然无措的时候,御史台的小吏赶了过来,高声道:“三位官人,皇上有手诏,让台谏官员去政事堂与宰相分说!”(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