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74章 无妄之灾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9: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此时夜色已深,寒风起来,吹在身上冷得人瑟瑟抖。 ≥ 街市上的人群渐渐散去,喧嚣的开封城慢慢平静下来。

    段少连冲头的热血已经慢慢平静下来,听了刘涣的话,只是摇头:“刚才出来的下人已经说了,郡侯府里只有夫人在。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我们上去苦苦相逼,惊扰女眷,日后必惹非议。而且徐平又怎么会善罢甘休?”

    刘涣却不依不饶:“现在是什么时候?还去考虑那些!过了今日,皇后被废便就成了定局,我们这些台谏,必受千夫所指!此千钧一之时,欲成大事,不需顾小节!”

    见段少连还在犹犹豫豫,刘涣拉着蒋堂,径直到了徐家门前,大力拍门。

    不大一会,先前的小厮再次开门出来,看看三人道:“官人还有何事?”

    刘涣高声问道:“我且问你,徐平是不是躲在屋里不敢出来见我们,让你出来说这些托辞把我们支走?”

    小厮一头雾水:“官人这话从何说起?”

    “不知从何说起那便就不用说了,只管让徐平出来见我们!”

    自徐平升官,任谁来到郡侯府上都是客客气气的,这刘涣一看官袍就知道官不大,却口口声声地直呼徐平名讳,语气还奇冲无比。小厮虽然是下人,心里也有了火气。

    上下打量了一下刘涣,小厮道:“官人,我已经跟你说得清楚,我们郡侯今夜歇在城外府里。你要找,只管出城去!”

    刘涣冷笑一声:“你们是知道城门关了,才找这种说词吗?徐平在城外,怎么夫人又在府里?哪有这个道理!”

    小厮强忍着怒气道:“今日夫人去姐妹家里作客,回来得晚了,才歇在城内。明天是‘交年’的节日,我们郡侯自然要去城外府中主持,所以早早出去了。”

    “都是托词!我才不信!只管让徐平出来,我有话说!”

    小厮见刘涣蛮不讲理,脾气上来,瞪着眼道:“不在就是不在,我家郡侯歇在哪里还要问你信不信?郡侯不在,天色晚了,官人早回吧!”

    说完,小厮闪进门里,把门“呯”地一声着上了。

    刘涣看了身边的蒋堂一眼,口中道:“这小厮的心里明显虚了,徐平必是在里面!我们只管打门,今夜不出来,就别想安稳歇着!”

    说完,与刘涣两个,一起用力打着徐家大门。

    自当了郡侯,徐家的大门改大了许多,几乎对着半个院子。外面这样打门,整个小院都听得清清楚楚。

    林素娘本来心情就不好,听见外面大门“乒乒乓乓”响个不停,愈烦躁,叫过来应门的小厮问道:“外面是什么人?怎么纠缠不休?”

    “是几个官人,以前没来过府上,小的也不认识。说是来找郡侯,我已经告诉了他们郡侯不在,这几个人不信,只是一味缠着不走。”

    林素娘道:“我一个女眷只身在家,被人这样纠缠,成何体统!快快出去把他们打走了,若是不走,只管找开封府的人来。”

    小厮应诺,转身出去。

    开了门,刘涣和蒋堂两个大喜过望,对视一眼,低声道:“徐平果然是在里面,想来是藏不住了!”

    小厮出门,反手把门关了,向两人行礼道:“官人,我们家夫人说了,郡侯不在府里。若是你们再纠缠不休,我这便去唤开封府的人来了!”

    刘涣看着小厮,气极反笑:“蒋兄听见没有,这个小厮竟然说是要去唤开封府的人来!可不笑死我!”

    说着,转身看着小厮:“快去快去,把开封府的人找来,我看徐平还怎么在家里隐藏!你这样做,倒是少了我们许多功夫!”

    小厮道:“你们虽然是官人,这样骚扰良家,也有官法管你们!当我不敢吗?你们且在这里等着,我这就去找官府的人!”

    说完,转身快步跑着出了巷子。

    刘涣与蒋堂两个相视而笑,政事堂闹过了,连皇宫都闯过了,还怕开封府?

    看着小厮出了巷子,两人依然拍门不停。

    垂拱殿外,一众台谏官员吹着寒风,心情越焦躁起来,不少人都到孔道辅身边,一起捶紧闭的殿门。

    守在门外的一众卫士,哪里敢惹这些连皇上都躲着的台谏大臣?只是站在一边冷眼旁观,把通道守得死死的。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閤门那里终于出现李璋的身影。

    范仲淹急忙迎上去,沉声道:“如何?有无诏旨?”

    李璋举起手道:“官家手诏,请诸位台谏到政事堂,宰相自会与众位分说!”

    这手诏是给宰相吕夷简的,李璋都不知道里面的内容。

    范仲淹也觉得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高声道:“有手诏,让我们到政事堂,宰相自会与我们理论。且回政事堂,听吕相公如何说!”

    说完,带着手下谏院官员,当先回政事堂。

    此时夜色已深,宫里轻易不会开宫门,众人大多心里已经明白皇上今天是不会见众人了。见事情又推回宰相那里,只好一起随着范仲淹重又涌回政事堂。

    宫门无论如何不开,此时把徐平叫来也没有意义,有与段少连几人关系密切的官员忙回前面官衙,吩咐个小吏去把三人唤回来。

    众人涌回政事堂里,在里面独坐的吕夷简已是觉得头痛,等接了李璋手中的手诏,见是让自己跟众人说明为何废皇后,愈觉得无奈。这明显是皇上不想面对台谏官员,把这麻烦又踢到自己这里来了。

    很多皇宫里的具体事情无法在明诏里说,譬如皇后善妒,譬如甚至失手打过皇上,这些都是不能诏告天下的,只能由大臣们私下里讨论一下。如果明告天下,那就是把郭皇后彻底毁了,连她母家都要受牵连。而皇上虽然一时意气,坚决要废掉皇后,但在心里却没有那么恨她。赵祯这个人本来就是这样,脾气硬起来的时候偏偏就会心软,心软的时候却又经常闹脾气,这性子很难捉摸。

    问题是如果皇上觉得这些理由能够说服台谏,那为什么不让他们进宫自己说?把事情推到吕夷简身上,那是摆明自己都觉得这些理由还不能够让台谏闭嘴。(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