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零一章 王命旗牌(第三更,月票500票加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9: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贺文程冷笑一声道:“下官说了是奉皇命巡查湖广,王爷不信。那便只好请出王命旗牌了。”

    王命旗牌?

    辽王朱宪爀彻底懵了。

    站在锦衣卫身后的宁修暗暗啧叹,王命旗牌真是个好东西,关键时刻就是有震慑力。

    朝廷有时会授予钦差王命旗牌,允准其便宜行事。

    得到王命旗牌的臣子,就相当于获得了天子的授权,可以在军事、司法、行政领域享有临时裁决权。

    譬如处决逃兵、逃将,拘捕官员。

    拥有王命旗牌的官员权力不可谓不大,甚至有先斩后奏的权力。

    当然,有了王命旗牌也不是说就可以无所顾忌的杀人的。

    武官的话,一般只能未经审理处决副官也就是参将级别的。

    文官的话,最多只能处决县令级别的。

    也就是说贺文程若想先斩后奏,最多斩了县令陈复,对辽王这种级别的是肯定奈何不了的。

    但斩杀不了不意味着不能拘捕弹劾。

    毕竟他有王命旗牌在身,就是代表了中央朝廷,代表了天子。

    王爷再大能有天子大?

    若是辽王拒绝束手就擒接受质询,那就相当于谋反。

    棋牌官将王命旗牌高高举起,辽王的脸色阴沉不定,良久还是暗叹一声跪了下来。

    “臣朱宪爀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王命旗牌在某种意义上比圣旨更给力,因为圣旨只是针对某一件特定的事情,而王命旗牌是授予钦差裁决权。

    在代表天子巡牧期间,钦差可以凭借王命旗牌狐假虎威,享受那种唯我独尊的快感。

    宁修见贺文程一脸得意的样子,心道可把你给牛逼坏了......

    辽王此刻都要气炸了。

    他虽然是遥冲天子行礼,却让贺文程占了便宜。

    “辽王殿下,请起吧。”

    贺文程享受了辽王的‘叩拜’,心中十分得意。

    他虚抬了抬手,示意辽王起身。

    方才他是代表天子,故而辽王冲他叩拜行礼。现在辽王已经履行了臣子的礼仪,若是贺文程还拿着鸡毛当令箭就太过分了,若是被辽王抓住不放反将一军,反而不美。

    他已经稳胜不败,没必要给辽王机会反击。

    不过辽王毕竟是亲王,在给他定罪之前贺文程也不好表现的太过跋扈。

    辽王站起身来冷冷道:“钦差想问些什么尽管问吧,小王一定知无不言。”

    顷刻之间辽王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连宁修都没有想到。

    就像他也没有想到贺文程此行竟然带着王命旗牌。

    通常情况下,王命旗牌只会授予钦差。因为品级的缘故,多是巡抚、总督一级的大员。

    巡按御史虽然也是钦差,但毕竟只有七品,品级过低,授予王命旗牌的情况还是比较少的。

    但少并不是说没有,这也体现了大明官制中典型的小官大用。

    有王命旗牌在身,再加上一众锦衣卫在暗中配合,怪不得贺文程胸有成竹。

    宁修此刻真的是学到了。

    在大明的官场生态体系中,最重要的就是君王的意志。谁能够获得君王的信任谁就能站在食物链的顶层。

    区区一个王命旗牌都能让亲王底下高贵的头颅,更不必说简在帝心的权臣了。

    在大明历史上,真正能够做到简在帝心的臣子无一例外不是权臣重臣。

    这就是人生奋斗的方向啊。

    “这里不是问话的地方,辽王殿下不若随本官往知府衙门走一趟吧?”

    贺文程这黄疲鼋隹垦靡邸⒀布焖镜谋湟约耙桓山跻挛溃匚某陶婷挥斜厥さ陌盐铡br />
    而如果把辽王‘骗到’府衙,他就成了瓮中之鳖,可以随意拿捏。

    辽王当然知道贺文程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但他没有办法只能选择服从。

    如果他现在拒绝,等于承认自己心中有鬼,且有抗旨不尊的嫌疑。

    毕竟钦差就是代表了天子,这个罪名他担不起。

    辽王府的护卫统领颇为担忧的上前跟去,辽王却是一甩袍袖道:“尔等不得放肆,本王去去便回。退下!”

    此刻这位王爷身上倒真有几分太祖、成祖的影子。

    宁修颇为感慨。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张居正其实是对这位王爷有恩的。若不是张居正的举荐,这位王爷现在不过是个广元郡王,如何能够复辽藩,继王嗣?

    他却恩将仇报,搜集张居正的黑材料,企图搞死张居正。这种时候张居正反击便是再正常不过了。

    如果张居正不反击,那才是脑子有问题......

    这种政治斗争本来就没有对错可言,有的只是胜负。

    强者为尊,这是玩政治游戏的人都明白的道理。要怪就怪辽王的实力比之张居正还是弱了吧。

    王府一众护卫、宦官、婢女眼瞅着辽王被锦衣卫带走,却无一人敢上前。

    一来是因为方才辽王已经下了死令,二来是因为他们确信辽王此番是凶多吉少了。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急着和辽王撇清关系,又怎么会主动的往前凑呢?

    毕竟,这也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世态人情,不过如此。

    辽王无意间瞥见了人群中的宁修,冷冷一笑拂袖而去。

    他就是败在了这个人手中吧?

    那个‘账本’一定就是此人呈递给张贼的。

    他真后悔当时没有倾尽全力斩杀此人,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宁修并没有一同前去府衙。

    他的使命已经完成,剩下的就要看贺文程的了。

    人最难的就是认清自己的身份和地位,该出头的时候出头,不该出头的时候切莫要逞强。

    宁修这个时候若是再强自出头表现,只会抢了贺御史的风头。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对他来说辽王这个隐患被除去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至于功劳多寡反倒是小事。

    宁修相信张居正的心中有一杆秤,从他把那份写满黑材料的‘账本’叫人送到张居正的手上时,他就已经在张阁老的心目中获得了一席之地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