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二百章 匕现(第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9: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但他毕竟不甘引颈就戮,仍想要负隅顽抗。不论贺文程问什么,他都一概不予回答,打算用拖字诀一直耗着。

    贺文程却是并没有动怒,而是叫锦衣卫押进来一个人。

    当陈复看到被压进来蓬头垢面的这个人后,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盛贵堂赌坊的东主曹睿。

    他被五花大绑着,发髻被打散,蓬头垢面如丧家之犬,着实狼狈不堪。

    陈复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怎么会这样?

    看到曹睿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锦衣卫一定是顺藤摸瓜寻到了赌坊,把他要转移的银子全部截住。

    怀汤湫σ簧溃骸案河缤缈苟阅忝挥腥魏蔚暮么Γ闳艨险腥希⒚蛔蓟岽忧岱⒙洹!br />
    贺文程开始攻心,可陈复哪里会信。

    若他贪的是一般的银子也就罢了,偏偏他贪的是修建河堤的银两。

    他贪了绝大部分的银子,修建河堤选用石材自然是偷工减料。朝廷岂能放过他?

    现在若是招了,那是必死无疑。若是不招,还能拖上一拖。

    “县尊,您就招了吧。那些银子都被他们扣下了。您便是不招也没用啊。”

    曹睿亦开始茹舌灿莲花,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

    贺文程见状也不恼,他走到陈复身边,贴着他的耳朵道:“你若供出辽王,本官保你不死。”

    陈复身子一颤,黯淡的眼眸中闪出光彩来。

    他在官场浸淫多年,如何听不出贺文程的言外之意?

    原来贺文程真正要办的人是辽王,弄他只不过因为他把贪污来的一部分银两送给了辽王。

    如果他现在向贺文程“坦白”,把辽王的罪行公之于众,他肯定会被从轻发落。

    陈复心动了。

    事实上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当初他把贪污来的银两拿出一部分献给辽王,是为了利益。现在他出卖、攀扯辽王也是为了利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君子克己复礼那一套是忽悠人的,真正做起来有几个愿意的?

    陈复信奉的信条是死道友不死贫道。

    别说让他坦白行贿辽王的事实,便是让他编造出子虚乌有的东西来他也不会有任何犹豫。

    “请告诉下官该怎么做。”

    陈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抱住贺文程的大腿便恸哭起来。

    哭着哭着鼻涕眼泪就抹到了贺文程的裤腿上,弄得贺御史好不尴尬。

    “咳咳,你且起来说话。”

    贺文程受不了陈复的肉麻,清了清嗓子下了吩咐。

    “哎,哎。”

    陈复连连应道。

    他颤巍巍的站起身来,身子微微前倾,作出一副恭顺聆听的样子。

    贺文程摆了摆手道:“其实很简单,这件事主谋是辽王,你只是碍于王威不得已才犯下大错。本官说的可对?”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啊。”

    陈复见贺文程有意替他开脱,心里直是乐开了花。

    “辽王主动找到下官,说想要从修建河堤的银两中抽一部分,便叫下官扣出一些来。下官不敢违抗王爷,一时糊涂才铸成大错啊。”

    贺文程为陈复点了个方向,陈复毫不犹豫的顺着贺文程的意思说开去。

    二人极有默契,不愧都是混官场的。

    贺文程微微颌首,冲一旁的书吏吩咐道:“把他刚刚说的都记下来。”

    由于双方有了默契,审讯进展很快。

    不一会陈复就将辽王如何威逼于他,如何借他之手贪掉修建河堤银两全部招了。

    书吏将记好的口供送到陈复面前,陈复未作犹豫便按好了手印。

    “你做的很好。”

    贺文程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让陈复又燃起了希望。

    只要能够保住这条命,让他去做什么都可以。

    贺文程一甩衣袖,拂然而去。一众锦衣卫紧紧跟在他身后,众星捧月一般。

    有了陈复的这份口供,贺文程终于有了发难的理由。

    他命锦衣卫带着一众衙役和巡检司兵卒围住了辽王府,逼辽王出府接受质询。

    辽王朱宪爀听闻王府被包围直是大怒,亲率一众王府护卫从大门而出。

    经过永乐大帝的削藩,现如今亲王已经没有亲属军队,故而包围王府根本不必动用卫所军队,仅仅用衙役和巡检司兵卒足矣。

    但辽王毕竟是个王爷,几百人的家丁护卫还是有的。

    双方就这么对峙着,气氛十分紧张。

    “辽王殿下,本官奉皇命巡查湖广,及至荆州查出县令陈复贪墨修建河堤银两。经过审讯,陈复招供一切都是辽王殿下指使的。不知辽王殿下作何解释?”

    到底有一方要先打破僵局。

    贺文程自问已经十拿九稳,便气势十足的质问了起来。

    “污蔑,这都是污蔑!”

    辽王朱宪爀气的浑身发抖:“贺文程,你竟然因为一个罪臣之言就包围了本王的王府,你该当何罪!”

    朱宪爀料想到张居正会对他发难,但他没想到这一切会来的这么快,他没想到张居正敢如此赤裸裸的调动锦衣卫,完全没有一丝顾忌。

    他毕竟是辽王,是朱明宗室的代表,怎可如此受辱于人?

    今日便是玉石俱焚,他也不能束手就擒。

    “辽王殿下言重了。若仅论身份,下官自然无法与辽王殿下相比。但下官此来是奉了朝廷之命,是代表了陛下。难道陛下没有资格质询辽王殿下吗?”

    “你!”

    贺文程虽然说得云淡风轻,却是笑里藏刀,朱宪爀被气的浑身发抖,却是反驳不得。

    但朱宪爀转念一想,似乎贺文程也有漏洞。

    巡按御史确实代表了朝廷,可锦衣卫又是怎么一回事?

    难道从一开始他们就笃定自己有罪,派来锦衣卫搜集罪证?

    “你说你代表朝廷巡视湖广,好。那这些锦衣卫怎么解释!”

    “锦衣卫?”

    贺文程作惊讶状。

    “辽王殿下说的可是他们?”

    “明知故问!”

    朱宪爀愤愤道。

    “这真是巧了,他们此来是办另外一桩案子。只不过下官查案正巧查到了殿下这里,便请他们过来搭把手。”

    “放肆!”

    朱宪爀觉得他被贺文程耍了。

    “你在耍本王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