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九十九章 收网(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8:5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贺文程这几天心情很不错。

    锦衣卫那里已经查的差不多了,只要他需要立刻就可以把证据抖出来,将陈县令拿下。

    但贺文程不想这么急,他要酝酿时机。

    此行的真正目的是搜集辽王的罪证。陈复只是引子,目的是将这把火烧向辽王。若是因为操之过急打草惊蛇,让辽王有了戒备,那就不美了。

    贺文程正自临帖,一个书吏来报,说有个自称宁修的县学生员求见于他。

    察院是知府李瑞安排的,院中的书吏也都是从府衙里借调来的。

    他们什么场面没见过,对于官场上的一套东西早已烂熟于心。所以侍奉贺文程的几个书吏能够做到不胶不离,不该问的事情一句也不会多问。

    虽然这书吏对于一个县学生员求见贺御史感到十分不屑,但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前来禀报了。

    这年头想出名的人有很多,这个宁修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吧。

    他只要将话带到就尽到了责任,至于贺御史见不见此人那就是贺御史的事情了。

    贺文程听到宁修的名字先是一愣,旋即问道;“要见本官的便是江陵县学生员宁修?”

    “回大老爷的话,正是此人。”

    “恩,你带他来见我吧。”

    贺文程和声说道。

    “遵命。”

    那书吏倒着退了出去,贺文程却是站起身来来回踱步。

    宁修,宁修......

    一个县学之中总不该有重名的吧?

    他无数次的听到张阁老提起这个名字,知道此人是可以信赖的。

    张阁老虽然并没有让他来到江陵后联系宁修,但他老人家对宁修明显是欣赏有加的。

    如今宁修主动求见,他当然得见。

    只是他还没有想好让宁修扮演什么角色,毕竟这件事太过重大,越少的人知道内情便越稳妥。

    片刻后宁修便被带进屋来,贺文程不由得细细打量起这个年轻人来。

    他想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少年才俊能够得到张阁老的如此赞颂。

    定睛瞧去,此人面容白皙,五官俊朗,虽然称不上丰神俊逸,却也是十分惊艳了。

    最重要的是,此人身上透着一股自信成熟的气质,让人不禁对其好感倍增。

    “晚生宁修拜见辉岳公。”

    宁修深深一躬,冲贺御史行了大礼。

    他不太习惯于下跪,此礼已经是他拜官能够接受的极限了。

    虽然他也知道将来见了皇帝肯定得跪,但能晚一日便晚一日。

    “恩,免礼。”

    贺文程抬了抬手,虚扶起了宁修。

    “宁贤生啊,你来求见本官所谓何事啊?”

    虽然贺文程知道宁修是自己人,但也不可以说的太明白了。毕竟他也不知道宁修究竟知晓不知晓张阁老的计划。要是他大嘴巴说错了话,可是会影响张阁老的大计的。

    “启禀辉岳公,晚生来是陈奏一件天大的事。”

    “哦?”

    贺文程捋了捋胡须,颇为玩味的说道。

    天大的事?他倒想听听,究竟什么样的事算天大的事。

    “你且说来听听。”

    宁修深吸了一口气,朗声说道:“晚生要状告辽王目无君父,不忠不孝!”

    屋内虽然只有贺文程和宁修两个人,贺文程还是神色一变。

    “你说甚么?”

    “晚生要状告辽王目无君父,不忠不孝!”

    宁修面色不改,又说了一遍。

    “你可有证据?诬告亲王可是重罪。你马上要参加乡试,前途无量,千万别做傻事。”

    该说的场面话肯定是要说的,再说贺文程也想试探宁修一番,看看他是否真的知情。

    “晚生有确凿的证据。”

    宁修朗声道:“辽王在七年前,先帝驾崩之际迎娶了一房妾室,并在热孝期间行房。如今这妾室就在辽王给她安排的别院中居住,与她一同居住的还有她和辽王的孩子。”

    饶是贺文程极擅掩饰情感,还是忍不住喜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晚生所言句句属实。”

    “好,好啊。快把此人带来见本官。”

    宁修说出这番话,就证明他确实对张阁老的计划是知情的。既然如此,贺文程当然可以让他介入进来。

    何况宁修有着这么重要的一条线索,如果深深挖掘一番,给辽王定罪将没有任何难度。

    “遵命。”

    宁修这便前去崔氏宅中,把崔氏母子一齐带到了察院。

    一来一去用了不过一炷香的时间。

    贺文程亲自接见了崔氏母子,在了解了事情的经过后贺文程难掩心中的喜悦,表示一定会替她母子做主。

    他一直在等,等到一个足以拿下辽王的时机。现在终于让他等到了。

    锦衣卫那里看来可以知会一声了,双管齐下,他就不信辽王能够逃出生天。

    正月二十一,在十几名锦衣卫的簇拥下贺文程来到江陵县衙。

    知县陈复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锦衣卫拿下。

    他惊恐的看着贺文程,一时情急竟然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贺文程也不打算和他废话,一挥手示意锦衣卫把人带走。

    县衙的一干衙役皆是呆若木鸡。在他们眼中,县尊大老爷那是顶天的人物,怎么就像一头猪似的被五花大绑带走了?

    锦衣卫?

    我的老天爷啊。

    时至万历朝,锦衣卫扩展至十七个千户所,除了分驻在两京的天子亲军,各布政使司辖地也分别设有千户所,在一些要冲通衢还会下设百户所。

    锦衣卫与镇守太监相互合作,监视地方官员。

    荆州乃是水陆要冲,自然设有一百户所。可问题是这些百户所的校尉县衙的公人基本都认识,这些人却面生的紧且一口京师口音。难道这些人是从京师来的缇骑?

    一想到此他们更绝了营救县尊的想法,衙门当差就是混口饭吃没必要把命搭进去。

    贺文程派人把陈县令押到了府衙。一来是知府李瑞是张党的人,把陈复关在这里他放心。二是除了府衙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关押陈复了,总不能把他关在县衙吧?

    李瑞知道贺文程这是要对辽王动手了。

    他主动的把审理陈复的资格让了出来,让贺文程主审。

    该出风头的时候他毫不犹豫,不该出风头的时候他也不会勉强。

    这种案子当然不能公开审理,贺文程是在府衙大牢提审陈复的。

    一众狱卒全部换成了锦衣卫的校尉,气氛逼仄的让陈复难以呼吸。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