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不忠不孝(第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8:5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崔氏抿着嘴唇默然不语,宁修也不催促就这么静静的等着。

    宁修知道崔氏是在权衡利弊。

    虽然他对崔氏有恩,但毕竟结识的时间还太短,叫崔氏就这么把命运交到他手上,确实需要魄力。

    过了良久,崔氏才沉声道:“恩公,这位贺御史真的靠的住吗?”

    “当然。”宁修拍着胸脯作保道:“贺御史为官清正,处事公允。你若有冤屈大可向他陈诉。”

    “奴家的意思是这位贺御史能够弹劾的了王爷?”

    宁修心中大喜。

    崔氏这么问就证明她真的动心了。

    他连忙道:“这个你大可以放心,贺御史的品级虽然不高,却是代表了朝廷。若辽王真的有罪行,他是一定可以上疏弹劾的。”

    宁修的这番话终于让崔氏下定决心,她眼一闭脚一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与宁修说了。

    一切还得从七年前的那个晚上说起......

    那时辽王还是广元郡王。

    崔家是王府庄子的一户佃户。因为收成不好,崔家交不起租子,眼瞅着就要被赶出庄子。

    这时候一个风度翩翩,峨冠博带的年轻公子挺身而出替崔家交了租子,还给崔家十两银子以作接济。

    崔氏的父亲崔老汉感动不已,却对这年轻公子无以为报。

    他家徒四壁,一贫如洗,真真是有心无力。

    这时候年轻公子向崔老汉表达了对崔氏的倾慕,崔老汉一脸懵逼,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年轻公子的请求,决定把女儿嫁给他。

    那时的崔氏心思单纯,唯父命是从,便嫁给了年轻公子。

    像崔氏这种身份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做正室的,事实上她连侧室都做不了。

    那年轻公子把她安置在一处别院里金屋藏娇。最初的几个月他总是黄昏时分来到宅子与崔氏相伴,二人之间倒也愉悦。

    后来崔氏无意间得知此人就是广元王,直是大骇,她想不明白堂堂郡王为什么会看上她这样的女人。

    直到广元王一次酒醉后吐了真言,她才得知原来广元王觊觎她已久,为了得到她才设下了这么一个圈套,一切都是套路。

    崔氏被广元王套路了,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崔氏虽然忧愤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对方是王爷,又是她的男人,她能怎么办?

    最重要的是,她有身孕了......

    崔氏把这个消息告诉广元王后,广元王勃然大怒,拂袖而去。

    崔氏整日以泪洗面,最终还是坚持把孩子生了下来。

    自那以后,广元王就再也没有来到小院,只叫王府中的人按时送些月钱来。

    崔氏几度想要自刎,但一想到刚刚出生不多久的孩子,还是吞了苦水忍了下来。

    这孩子是无辜的啊,他一出生就失去了父亲,不能再失去母亲了。

    崔氏忍辱负重的抚养着孩子,日子虽然清苦但也勉强过的下去。

    只是后来王妃知道了这件事横加干涉,送来的月钱越来越少,已经无法养活崔氏和孩子。

    崔氏无奈只得外出做工换些银子。她去给酒楼洗过碗筷,去给青楼的姑娘们洗过衣裳,受尽了白眼,吃尽了苦头,一切都是为了她的孩子。

    眼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崔氏又发愁了起来。

    孩子不能整日窝在那个小院子里啊,她一定要送孩子去私塾读书,不惜一切代价!

    后来的事,宁修都知道了,怪不得崔氏自称她是寡妇,还真是跟寡妇别无二致啊。

    这真真是个百转回肠的故事。

    宁修觉得崔氏的经历若是写成网络小说或者拍成电视剧电影一定会卖座,毕竟这里面反转无数,惊喜不断啊。

    起初宁修只是感慨崔氏的命运坎坷,但他猛然间发现能够利用的似乎不仅仅是这位王爷设计强占了崔氏。

    毕竟王爷是天潢贵胄,侵占个女人基本不会受到责罚,何况这位王爷还巧施妙计没有用强。

    但他却犯了个致命的错误。

    “你说辽王娶你的时候是几年几月?”

    “隆庆六年六月初一。”

    崔氏柔声道:“那一天奴家记得很清楚。”

    有了,有了!

    宁修心中大喜。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如果宁修没有记错的话,先帝隆庆皇帝去世就是在隆庆六年五月二十六日!

    就在这一天,隆庆皇帝龙驭上宾!

    而六月初十,太子朱翊钧即皇帝位,是为万历皇帝。

    在先帝驾崩,新帝即位之际这位王爷竟然娶了一个女人。虽然这件事情没有声张,但毕竟是事实。只要崔氏愿意出面陈情,辽王就不可能洗脱罪名。

    辽王不但在先帝驾崩后娶了崔氏,还在先帝热孝期间行房!从崔氏孩子的年龄推断,这位辽王殿下与崔氏行房一定是在国丧期间!

    大明以孝治天下,辽王却在国丧期间娶妾行房,是为不忠不孝。

    辽王贪污受贿,纵容儿子撞死了人,这些都是可以被压下来的。但他在国丧期间娶妾行房这件事却是无论如何都压不下来的。

    非但压不下来,还可以让他万劫不复!

    现在张居正有心废掉辽王,正愁找不到把柄,结果却让宁修撞到了,简直是天命啊。

    宁修压下了心中的兴奋,沉声与崔氏道:“我这便去贺御史那里一趟,等我安排好了你便去向贺御史陈情,你一定可以沉冤得雪的。”

    崔氏微微颌首,算是应了下来。

    对此宁修一点不感到惊讶。

    当初崔氏嫁给辽王就是为了报恩还债。结果她还意外发现一切都是辽王布的局。

    自那时起崔氏就对辽王恨入骨髓了吧。只不过她怀了辽王的孩子不得已,只能忍气吞声。

    谁知辽王自她怀孕后就再不来看望,连月钱都越来越少,以至于她一度不能供孩子去私塾读书。

    崔氏绝对是恨辽王的,只是找不到一个发泄的途径。

    现在宁修为她安排好了,她势必会疯狂的报复。

    女人狠起来可是很可怕的。

    宁修心满意足的出了宅子一路向贺御史暂住的察院走去。(注1)

    老实说在贺御史按临荆州后他还没有拜访过,这次前去确实有些突兀。

    但只要宁修说明来意,他相信贺御史一定会欣喜若狂的。

    ......

    ......

    注1:这里的察院不是都察院的简称,而是御史出差时居住的处所衙署,一般为地方官安排。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