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60章 骚乱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8:2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三司的人员还在调整当中,寇瑊像是认准了徐平,连各司副使人选也找他商量。  

    以王惟正代替王沿出任户部副使,张存为度支判官,徐平以前在广南西路所认识的文职官员,凡是资历合适的几乎全部调入三司。本来章频也已经从广南西路转运使离任,可惜他年龄太大,身体老迈,只好任他申请致仕。

    吕夷简在与徐平因为许申铸钱的事情碰撞过一次之后,再次表现出了善意,以中书的名义调徐平的岳父林文思返京,改为京官,在国子监任《春秋》博士。

    很难说吕夷简与谁有仇,他是一个特殊时代出现的典型官僚,非常在意自己的地位与权势,日久天长身边也聚集了一群人。只要不影响到吕夷简的地位,他也不会主动地攻击朝廷里的某个人或某个势力,对徐平如此,开始对李迪也是如此。

    不过李迪与吕夷简不一样,他是有政治理想的,按部就班的官僚作风他看不惯,过于在意自己权势地位的做法他更看不惯。李迪的脾气又执拗,性子粗枝大叶,又有曾为帝师的背景,资历比吕夷简老得多,两人矛盾才慢慢激烈起来。

    徐平的年纪太轻,资历太浅,即使有寇瑊的全心帮扶,也最多就是在三司里面折腾一下,对吕夷简构不成任何威胁。三司本就是大宋朝堂官僚气息最浓厚的一个部门,吕夷简和徐平也就是在个别事情上有争端,大的方向两人反而是合作的。

    吕夷简处在这个时代的风口,不是因为他的人怎么样,而是因为以他为代表的巨大官僚机器成了靶子,被一波又一波杰出的政治人物集火,最终却屹立不倒。吕夷简最大的错误就是他太顽固,活着的时候竟然没有人能够击倒他,身后自然要被算账。

    不过当吕夷简与李迪的矛盾慢慢凸显出来,徐平的日子一下就轻松了。

    这一天下午,徐平正与寇瑊在三司长官厅商量着其他人事,张存从外面急匆匆地跑进来,喘着粗气说:“大事,开封府汴河边上生民变了!”

    寇瑊一下站了起来:“怎么回事?程天球刚改知开封府,就生民变,他做了什么事情惹出这么大乱子?天子脚下,生民乱还了得!”

    张存道:“事情与程学士关系倒不大,还是天寒炭价处理不当的事》疼。张存家里几个女儿都知书达礼,让徐平甚是羡慕。

    特别是张存的三女儿年初刚刚定亲,结的亲家是当时的同僚,另一个群牧判官司马池的儿子司马光,徐平还是有点艳羡的。不管对司马光这个人怎么看,那都是在后世大名鼎鼎的人物,活着的时候也位极人臣,而且对妻子忠贞不二,不纳姬妾。作为一个父亲,选女婿自然是选这样的,不可能给女儿选个风流才子。

    至于张存当时的另一个同事庞籍,则已经调到了岭南接替徐平蔗糖务的职事,长子庞元鲁如今还托张存和司马池照顾。

    若不是来到这个时代,徐平还很难理清这些后世大名鼎鼎的人物错综复杂的关系。不过与其他两位同事相比,张存的存在感在后世弱了一些,女儿多实在是不如儿子多。

    相国寺前的延安桥旁边,官私货场众多,相应的苦力也多。

    北风已经不如前几天猛烈了,但风里依然含着刀子,刮在人的身上生痛。

    程琳在一从差役的簇拥下,黑着脸与一众苦力对峙。

    轻轻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珠,程琳沉声道:“你们只把打死人的人犯交出来,我不为难你们。拿了人犯,我必禀公行事,程某不是第一次知开封府,难不成还有人不信我?”

    一个苦力高声喊道:“府公官声清绝,开封百姓自然记得!不过这次事出非常,要我们交人出来,先把炭行那些赚昧心钱的王八抓了再说!”

    “一事归一事,总要一件一件地来!你们聚集在这里,引得京城百姓围观,成何体统!把人交出来我带回去,其他的事情自然也会禀公直断!”

    延安桥的对面就是相国寺,京城里最繁华的地方之一,大量人群聚集闹事,早有在这里天天转悠的探事卒子报入宫里去。程琳心知肚明,他必须把事情尽快平息下去,而且要尽量避免暴力流血,开封不是普通州县,有把柄被抓住就有人往死里整他。

    对面的苦力哪里肯听程琳的空话,一定要先把炭行的人抓了他们才会交人。对于这些苦力来说生活本就是朝不保夕,伏罪受罚并不怎么在意。但一样的,自己的命不值钱,他们也就不在乎持刀拿枪的开封府差役,逼急了无非作过一场。

    程琳也有点无奈,他真地不想就这么答应苦力的要求,去封了炭行拿人。京城各行市自然是有利于官府掌控民间的商业活动,但他们也是同气连枝,如果没有过硬的证据就去炭行拿人,引起各行罢市,程琳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盯着对面领头的苦力,程琳一字一句地道:“我堂堂开封知府,办过多少豪门巨户的案子,你们竟然不相信我?”

    苦力道:“我们自然相信府公,不过开封城里府公说了算吗?自下大雪,天气一天冷气一天,炭价却是一天高过一天,就连宫里炭出来卖都压不下炭价,我们如何信?”

    程琳眼睛变得凌利起来,心里盘算着利弊。

    如果用暴力封炭行,查出大量库存的炭且有炭行操纵炭价的证据还好说,一旦有纰漏,就可能引起各行罢市。相对来说,对这里聚集的苦力动武,虽然面上不好看,但到底是师出有名。而且苦力后面没人撑腰,人没了还有城外大把的人等着进城来作活。

    盘算过了,怎么都觉得还是先解决了这群苦力是上策。至于他们说的炭行情弊,选把人抓了再迅处理,只要做得够快,就惹不出什么事来。

    下定决心,正在程琳要下令下手抓捕苦力的时候,一个开封府的小吏气喘吁吁地跑来,高声道:“知府相公,大事不好了,炭行那里起火了!”(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