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八十三章 御史抵荆(第四十八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8: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李时珍号起脉来不发一言,眉头深锁神情肃然。看的宁家父子俩十分紧张,生怕诊治出什么恶疾来。

    宁修也知道在这个时代医疗条件十分有限。即便是李时珍这样不世出的神医也不能保证医治百病。

    许多在后世能够轻松治愈的疾病在明代却可以轻易的索人性命,这当然让宁修忧心不已。

    “无大碍,令堂只是染了风寒,故而会咳的厉害。李某开一记方子,宁公子照着去抓药,连服十日令堂的病定能好转。”

    李时珍突然发声吓了宁修一跳,但听到李时珍说娘亲只是染了风寒,他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风寒并不是大病,只要调理得当按时吃药是一定能够好转的。

    看宁刘氏咳的那么厉害,宁修生怕她是得了肺痨。肺痨也就是肺结核,在后世都不一定能够治的利索,在大明更是绝症了。

    宁修感激的冲李时珍拱手道:“多谢李神医。李神医大恩,小子没齿难忘。”

    李时珍推了推手道:“宁公子说的哪里话,治病救人,这是医者之心。”

    说罢他坐在桌前开起药方来。

    不多时的工夫李时珍写好了药方,将其递给宁修嘱咐道:“令堂的病虽然并无大碍,但这些日子切不可受风。不然病情恐怕会反复加剧。”

    宁修连忙点头应下。

    李时珍跨起药箱便往外走,宁修跟着出去,把李时珍送到了府门才折了回来。

    “臭小子,快去给你娘抓药,你娘这里有爹照顾呢。”

    “哎,儿子这便去。”

    ......

    ......

    万历六年,腊月二十三。

    赶在年关之前,新任湖广巡按御史贺文程抵达武昌。

    贺御史今年五十有一,本来要任职吏部文选司主事,结果朝廷一纸调令把他派到了湖广来。

    若是放在一般时候,贺御史早就炸了。

    可他被张阁老私下叫去嘱咐了一番,立刻转怒为喜,与同僚做了交割,马不停蹄的就赶来湖广了。

    朝廷的意思是贺御史不必那么急着走马上任,但贺御史急于表现给张阁老一个好印象,竟然连年也不过了。

    巡按御史官职为七品,看似不起眼,但其权力很大可以稽查官员品行,随时写奏疏检举。故而便是封疆大吏,方面大员也对巡按御史颇为忌惮。这属于大明官制中典型的以小治大,小官大用。

    在忌惮巡按御史这一点上湖广巡抚孙振也不例外。

    大明的官没有多少干净的,大明的官也都不能查,一查绝对一屁股黑账。

    心中发虚的孙巡抚专门叫人收拾好了一套宅子以作察院,供贺御史住下。

    谁知贺御史才住了一晚便启程前往荆州府。

    孙巡抚气的吐血却也无可奈何。巡按御史的职责就是巡查整个布政司,贺御史也是职责所在,他能说什么?

    却说贺御史一路风风火火的赶到荆州府,立刻在荆州官场掀起了一波风浪。

    上至知府,下至小吏所有人都绷紧了神经,做事畏手畏脚,生怕被这位巡按御史抓住把柄。

    好在贺御史到了荆州住进察院后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

    这也可以理解,一路舟车劳顿,总要休息一下。

    不过贺御史接下来的举动就有些怪异了,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连李知府设下的接风宴也不参加。

    荆州府的一众官员心里开始打鼓了。

    贺御史这究竟是闹哪样啊。

    眼瞅着就要过年,他这时候赶来荆州不是给大伙儿心里添堵吗?这个年还能不能过好了?

    无奈之下,被一众官员奉为领头人的知府李瑞只得硬着头皮亲自去察院拜访贺文程,看看这位御史大人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当然是以故友的名义,他和贺御史曾经在京师短暂共事过,勉强算的上朋友。

    贺文程听说知府李瑞来了,便叫察院内侍奉的仆人把李知府请到偏厅。

    他也不急,换了一身便服施施然踱步而去。

    “哈哈,熙宁,咱们好久不见了。”

    贺文程一进偏厅便笑声道。

    李知府愣了一愣,连忙拱手道:“宪斗兄别来无恙啊。此番来到荆州,应是有要事吧?”

    他这话半是试探,贺文程如何听不出?

    若换做别人说这话,他早就叫人送客了。

    朋友是朋友,规矩是规矩。

    不过既然说这话的是李瑞,也就罢了。

    他来湖广前,张阁老曾特地嘱咐。

    在荆州有两人可以信任,其一是锦衣卫北镇抚司总旗官沈彦,他会暗中带人来到荆州配合贺文程查案,其二便是荆州知府李瑞。

    换句怀淌钦鸥罄系娜耍钊鹨彩钦鸥罄系娜恕br />
    他们既然都是张阁老的人,自然可以算是自己人。

    张阁老的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彼此间又缺乏联系,若不是张阁老的那番嘱托,贺文程还真不知道李瑞是自己人。

    “贺某领受皇命,自然要巡查湖广,监察官纪。”

    贺文程捋了捋胡须,幽幽说道:“至于某此来荆州,确是有一桩要事。”

    李瑞喉结微微耸动咽下一口吐沫,贺文程也不打算继续遮掩了,索性压低声音道:“贺某此来是为张阁老查一桩大案,还请熙宁全力配合。”

    张阁老?

    李瑞微微一愣,方是反应过来。

    原来贺文程也是张阁老派来的人啊。

    方才把他紧张的冷汗直流,现在看却是自己吓自己了。

    二人说开了,气氛一时融洽松快了不少。

    他们分别坐定,贺文程一边品着茶一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与李瑞听。

    李瑞听罢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辽王殿下竟然暗中搜集张阁老的黑材料,结果这黑材料辗转到了张阁老的手上......

    虽然贺文程的话中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李瑞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张阁老当初派他来荆州任职,为的就是以防后院起火。

    但他却没能完成好这个任务,眼睁睁的看着辽王搜集张阁老的黑材料。

    若不是有义士相助,恐怕现在他们都还蒙在鼓里。

    李瑞并不知道这份‘账本’是谁递送到张阁老手上的,也许是张阁老安插在荆州的一枚暗棋?

    好在事情尽在掌控,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全力配合好贺文程除掉辽王,在张阁老的面前展现自己的价值。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