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八十二章 医者之道(第四十七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8: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唯一有些不幸的是,宁修的娘亲宁刘氏染了咳疾怎么也不见好,且有愈咳愈厉害的趋势。

    宁修不敢大意,连忙去医馆请坐馆的神医李时珍前去帮母亲诊治。

    宁修去时李时珍恰巧在医馆,这可谓是幸运了。宁修知道李时珍自从辞去太医院官职后便一直云游行医,走到一个地方停下来待上几年都有可能。

    李时珍虽然是湖广人,可并不一定一直待在湖广啊。

    万一他老人家突然高兴,又开始云游,那宁修可去哪儿找人?

    所以宁修见到李时珍的那刻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

    有李神医在,老娘的咳疾还有啥可愁的?

    李时珍本就是医者仁心,别管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只要找他就诊他都会接诊。

    不过他有一个奇怪的规矩,那就是一般不上门亲自问诊。

    除非是官府强招,他是不会轻易离开医馆的。

    宁修本以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李时珍就会松了口风。

    谁知李时珍却一直咬死不松口。

    宁修不由得急了。

    “事急从权,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家母咳疾甚重,李神医忍心看她忍受严寒到医馆来吗?”

    若是一般时候也就罢了,偏偏现在是寒冬。

    朔风吹到脸上跟刀子一样刮的人生疼。娘亲本就染了咳疾,万一受了凉病情加重可该如何是好?

    宁刘氏虽然不是宁修真正意义上的母亲,却给了宁修许多关爱维护。

    宁修依稀记得父亲数落他时,宁刘氏总会站出来替他说话。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相处的时间久了,宁修早已把宁刘氏当作母亲侍奉。

    如今母亲有了疾病,他自是四处寻医。

    李时珍提出到医馆就诊,这个条件太无理了。

    “这是李某的规矩。便是达官显贵也是一样的。”

    李时珍却是丝毫不为所动。

    宁修冷笑一声道:“李神医的规矩好没有道理。既如此为何官府征召时你会前去衙门诊治呢?这难道不是坏了规矩?”

    “这......”

    李时珍蹙起眉头,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一直坚持在医馆问诊确实是他多年以来的规矩。这倒不是他耍大牌,而是他认为这样可以诊治更多的病患。

    试想若是他挎着药箱前去一名病患宅中诊治,来回路上都得耽搁很长时间。再加上外出医诊期间医馆无人坐诊,有前来求医的病患必定不知所措,却会贻误了诊病的时机。

    所以在他看来外出就诊看似是为病患考虑,实则会牺牲更多病患的利益。

    两者一相比较,李时珍便坚持坐馆诊病了。

    可方才宁修对他说的话也不是全无道理。

    他确实是无条件的接受官府的征召,前去衙门诊病啊。

    这难道不是坏了规矩吗?

    再退一步,若是朝廷征召,天子下旨命他再度入宫给宫中贵人诊病,他是去还是不去?

    圣旨不可违逆,他当然还是会去,这不也是坏了他自己立下的规矩吗?

    这样看来他的这个规矩设立又有什么意义呢?

    李时珍陷入了沉思。

    为官府,为朝廷,为天子坏了规矩和为小民,贩夫走卒,百姓坏了规矩有何区别?

    难道因为前者身份尊贵他坏了规矩就能认为是理所应当吗?

    如此不公允,岂不是违背了他从医的初衷。

    毕竟在他看来任何病人都是平等的,不存在高低贵贱之分。

    那么,他做的这些事情究竟有没有意义呢?

    见李时珍陷入了沉默,宁修也没有逼问。

    他静静的等着,他相信李时珍最终会明白的。

    果然过了半晌李时珍长叹一声,幽幽说道:“宁小友一席话让李某如醍醐灌顶啊。李某半辈子没想明白的问题,宁小友一句话便点醒了。”

    宁修连称不敢当。

    “方才小子一时情急,话语之中多有得罪,还请李神医莫要在意。”

    李时珍推了推手道:“宁小友言重了。你点醒了李某,李某感激还来不及,怎么会责怪你?再说,李某若是心胸如此狭隘又怎配从医救人?”

    宁修心中一暖,不光是因为李时珍愿意去府宅为娘亲看病,还因为他方才的那番话。

    这才是写下《本草纲目》这样巨著的人该有的胸怀啊。

    李时珍倒也是干练,跨上药箱便和宁修出了门。

    此时虽然并未落雪,但气温仍然很低。李时珍却没有丝毫的畏缩,迈着方步沿着街道前行。

    宁修不由得感慨,或许这便是心中有道的人吧,任何外物变化都不足以改变他们。

    二人来到宅中,宁修把李时珍引入内院。

    老爹宁良早已急得团团转。七郎、十郎也是一脸忧愁。

    见宁修来了,宁良面色稍稍和缓。

    他上前一步道:“李郎中可请来了?”

    宁修连忙介绍道:“爹,这位便是李神医。”

    李时珍被他左一句神医右一句神医叫的面颊一红,推了推手道:“甚么神医,李某就是一个云游天下的郎中罢了。”

    “李神医过谦了,若您都不能算神医,这天下怕是没有人能算神医了。”

    李时珍感到颇为不解:“宁小友何出此言?”

    “这个小子不能说,相信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也难怪李时珍疑惑。他现在虽然已经小有名气,但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名医,还担不起神医的名号。

    之所以后世尊奉他为神医,更多是因为《本草纲目》的缘故。

    而现在《本草纲目》刚刚问世,所知者甚少,口碑还没有发酵。李时珍当然不认为自己担的起神医的名号了。

    不过就像宁修说的,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却说李时珍在宁家父子的陪同下进入了宁刘氏的屋子。

    一进屋他便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药汤味。

    宁修搬了一把凳子放在床头,李时珍也不客气撩袍坐下。

    他放下药箱,沉声道:“需要李某悬丝问诊吗?”

    宁良抢在宁修之前回答:“不必了,李郎中就正常诊病吧。”

    他听说悬丝诊病诊不出啥,没必要为了面子贻误病情。

    李时珍点了点头便用一个小枕垫起了宁刘氏的手腕,开始把脉诊病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