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末日风云录

第三十章 邹朗出走    文 / 虚傲 更新时间: 2018-01-13 08:17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整个圣水镇都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中,庆祝粮食的成功收获。



    末世以来第一个收获的年头,这是一个好的势头,意味着人们依然可以依靠这片土地的产出活下去,而不是依靠整天搜寻末世前留下的食物和打猎惶惶不可终日的过活。



    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仿佛粮食是收进了自己的口袋一般。不过他们确实有笑的理由,起码北斗已经宣布了,每个在册的圣水镇人都可以免费得到今年新收获的一斤青稞;他们相信,只要是北斗附属营地收获的粮食,总会在北斗势力范围内流通起来的,只要流通他们就可以通过自己的付出来赚取填饱肚子的粮食。



    圣水镇内平时只有富人才会偶尔光临的饭店、酒吧这两天却是人满为患,大街上拎着酒瓶摇摇晃晃行走的佣兵、冒险者也多了起来,收获不仅仅意味着眼前可以填饱肚子,还意味着未来的希望!



    北斗的议事大厅更是成为欢乐的中心。原来的一张张交椅被拉到了一旁,大厅的中心摆上了三桌酒席,桌子上是圣水湖的鱼鲜、小青山里的山珍、草原上的野味,罗志刚、迟华两人排开盛宴正式宴请北斗所有附属营地的首领庆祝这次收获,天堂会的莫祁、小青山的段江鹏、青木崖的肖瑜、东巴的游勇、拉吉的桑杰、木噶营地的广奇志,甚至还特地邀请了西山村的老村长张占元。



    这是北斗所有附属势力的第一次正式聚会。罗、迟两人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整合各个营地的资源,谋划北斗下一步的发展方向。



    两人在酒桌上频频敬酒,各个势力的首领也是纷纷回敬,几杯之后则成了捉对厮杀,莫祁和桑杰这两个老头似乎颇为投缘,两人轻酌浅饮自顾聊了起来,段江鹏和游勇这两个同是一头长发的男人则互不服气,已然换成了大碗拼酒,酒席的氛围很快就进入了*。



    在几个男人在酒桌上热烈推杯换盏的时候,旁边一桌的几个女人间气氛却有些奇怪。焦点似乎是出在第一次和众人见面的肖瑜身上,迟华和肖瑜的关系原本只有李晓飞清楚,但是这个嘴没把门的小胖子跟金宇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次之后,秦雨柔等几个女人就全都知道了,几个女人对待肖瑜的态度就颇为耐人寻味了。



    谢晓丹冷着个脸坐在桌上,整晚默不作声。秦雨柔则对肖瑜异常的热情,左一杯右一杯的频频敬酒,段江凝也跟在秦雨柔后面两人轮流敬酒,本就不胜酒力的肖瑜很快就面色通红、无力招架,在一旁的小晗似乎看出了什么,也端起酒杯来替肖瑜挡酒,一时间几个女人似乎比旁边男人那两桌喝得还热闹。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这欢乐、喧闹的氛围中时,罗志刚似乎隐隐听到了门外传来女人的哭声,哭的声音越来越大,所有人都听到了,其中还夹杂着卫兵呵斥的声音。



    罗志刚不禁一皱眉,谁在这时候来搅局?



    欧阳明朗见此便主动出去查看,欧阳一出去哭得声音更大了,不一会儿欧阳便沉着脸回来了,来到罗志刚面前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罗志刚不由得心头起急,“外面什么情况?直说。”



    欧阳仍是一副犹豫的样子,要凑到罗志刚身前悄悄说。



    “不用,你直说,这里没外人。”



    欧阳一咬牙,“外面来了七个女人,抬了一具女尸过来,说是我们的人杀的!”



    “什么?”罗志刚把酒杯往桌上重重的一放,眼眉立刻就立了起来,“让她们进来。”



    旋即便从门外走进七个哭哭啼啼的年轻女人来,这些女人一个个都穿着暴露、面容姣好,一进屋便齐齐跪了下来。



    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其中王朝风、段江鹏、游勇等几个男人见了面色都有些不自然。这些女人正是镇里“圣水人家”的姑娘,而这个“圣水人家”是以前明堂的产业,由于罗、迟两人对此并不排斥,这也算是给末世的女人一条活路,之后北斗就顺理成章的接了过来。说起来正是王朝风管理的产业之一,至于其他几个男人,自然就是熟客嘛。



    跪在最前面的年轻女人一双丹凤眼、尖尖的下巴,因为化了浓浓的妆看不出具体的年纪,泪水已经将浓妆弄得脸上一道一道的。包括罗志刚、迟华在内在场的很多男人都认识这个女人,正是“圣水人家”的老鸨兰姐。



    “罗队长、王镇长,你要给我们姐妹做主呀,嫌弃我们、打我们、骂我们都行,但不能......安娜她......”兰姐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半就已泣不成声。



    罗志刚的目光越过兰姐向几个女人身后看去,后面的四个女人进来时抬了一张木板进来,木板上躺着一个上半身裸露的年轻女孩,女孩的脖子歪向了一边已经没有了气息,脖子上几个清晰的深红色指痕,显然是被人掐死的。



    “谁干的?”罗志刚的脸沉得似水一般。



    “是你们一个带翅膀的男人,安娜不愿意,他就、他就......”几个女人哭得更厉害了。



    “啊?”在座的众人都大吃了一惊!



    “邹朗呢?”罗志刚几乎是吼出来的。



    众人这才注意到邹朗并没有出席今天的晚宴。



    “邹朗说他今晚不太舒服。”欧阳在一旁小声答道,他知道今晚的事大了!



    “去把邹朗给我找来,你们都去!”



    除了迟华之外,欧阳、王朝风、秦雨柔等圣水镇的其他人都冲出大厅去寻找邹朗。



    大厅内的气氛一下变得压抑起来,发生了这种事情没有人再有兴致继续喝酒,但也不好冒然告辞,只能陪着沉默的等待,偌大的议事厅里只剩几个女人嘤嘤的哭声。



    好在时间不长,邹朗就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进门之后全然没看跪在地上的几个女人,而是先跟在座的众人的一一打招呼,“莫会长您也来了......哎呦,江鹏你小子也在呀......”



    众人顿觉十分尴尬,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算作回应。



    打过一圈招呼邹朗才转过身来面向罗志刚,“大哥,听说你找我?”



    罗志刚此时的脸色已经难看得发灰,“你回头看看这几个女人你可认识?”



    邹朗这才转过头去,仿佛是才注意到地上跪的女人一般,“这不是‘圣水人家’的兰姐吗?罗大哥把你们请过来助兴吗?”



    “地上躺的那个女人你认识吗?”



    邹朗往前走了两步,突然伸出脚踢了踢地上的女尸,“怎么不动了?死了吗?死了好!这个给脸不要的贱女人!”



    罗志刚突然上前,一把抓住邹朗的右手,猛的往下一拽,喝得醉醺醺的邹朗一下便摔在了地上,罗志刚抓着邹朗的手往女尸的脖子上按去,手指和女尸脖子上指印重合在了一起。



    罗志刚一把揪住邹朗的衣领将他拎了起来,双目喷火的盯着邹朗,“说!你为什么杀她?”



    邹朗伸手去掰罗志刚抓着自己衣领的手,却无论如何也掰不开,只能无奈的放弃,“这个贱女人三番两次的羞辱我,她该死!”



    “她一个妓女,如何三番两次的羞辱你?”



    “明堂在的时候,这个贱女人就说不接待带翅膀的,如今圣水镇归我北斗管了,这个女人还百般推脱,说就是给多少钱也不伺候不人不兽的!你说她该死不该死!”



    “罗队长,冤枉啊,安娜她是害怕才这么说的呀!”兰姐哭着辩解。



    “那你就可以杀她吗?我北斗立下的杀人偿命的规矩只是给外人立下的吗?”罗志刚将邹朗重重的掼在了地上。



    邹朗抬起头来,疑惑、震惊的眼神看着罗志刚,“你要我给这个贱女人偿命吗?我可是你兄弟呀!”



    罗志刚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一边是自己立起来的规矩,一边是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北斗所有附属势力的首领都在看着,这个规矩今天要是在圣水镇破了,以后所有势力范围内就都废了,他要如何做这个决策呀!



    见罗志刚不说话,邹朗一下子站了起来,“杀个妓女算什么?外边哪个势力首领不是杀人如草芥,咱们北斗现在这么大的势力范围,我邹朗杀个羞辱我的女人难道还要给她偿命不成?”



    罗志刚的手抖得更厉害了,“邹朗你变了,你忘了我们北斗的初衷吗?如果我们也像外面那些人一样凭着自身强大随随便便就可以杀人,那我们跟那些人还有什么区别?我们北斗打下这番基业又是为了什么,为了作威作福吗?你又把我们自己辛辛苦苦立下的规矩置于何地?”



    “哈哈......”邹朗突然神经质般的大笑起来,“别跟我提什么基业,那是你罗志刚的,最后还可能是迟华的,谁知道我邹朗啊,我就是一个来回送信的鸟人,你今天竟然会为了什么狗屁规矩杀我!来啊!杀我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罗志刚公正无私!”邹朗又往前凑了凑身子。



    “没想到,你、你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罗志刚这个血性的汉子已经气得哆嗦起来。



    “没想到?你关注过我的想法吗?你问过我想要什么吗?你眼里只有迟华,只有所谓的基业!”



    罗志刚痛苦的摇着头,闭上了眼睛,两只拳头攥得嘎嘎直响,罗志刚准备要下决定了。



    “等一等。”迟华突然说话。



    “迟华,别在这做好人,我不领情,他罗志刚要杀就杀!”



    迟华突然抬起一脚,一脚蹬在邹朗胸口,将邹朗踹翻在地。



    “迟华你要干嘛?”邹朗被迟华飞起的一脚踢懵了。



    迟华也不答话,一根铁棍瞬间在手中出现,上前一步狠狠的抽在邹朗身上,一棍下去就打折了邹朗的一只翅膀,紧接着又是第二棍。



    “啊!迟华你王八蛋!我跟你没完!”邹朗惨叫着、咒骂着,努力的想站起身来。



    迟华也不说话,一棍接一棍的打在邹朗身上,根本就不给邹朗站起来的机会,几乎是棍棍见血,一会儿就将邹朗打得血肉模糊,迟华仍不罢手,直打得邹朗直接昏了过去。



    无人敢过去劝阻,谢晓丹、小晗还有地上跪着的几个女人不忍看都捂着耳朵背过身去。



    迟华将沾满了血的铁棍“当”的一声扔在了地上,直接走到兰姐面前,“我这么处理你们可满意?”



    望着浑身带着杀气的迟华,兰姐吓得连连点头,“谢谢迟队长主持公道!”她当然不敢奢望让一个进化者给安娜一个普通人偿命。



    迟华一伸手,一根金条就出现在手心中,约摸着有一斤重,直接塞到了战战兢兢的兰姐手里,迟华一连拿出七根金条,逐一塞给每个跪着的女人,“安娜姑娘也是个苦命人,麻烦几个姑娘替我们好好安葬她吧!她若还有亲人尽可来找我迟华,我北斗愿意全力赔偿!”



    这些风月场所出来的女人如何不明白迟华的意思,每人能有一根金条拿已是意外之喜和天大的收获了,千恩万谢的抬着安娜的尸体走了,走时没有一个人脸上再有一点悲伤的样子。



    几个女人一走,谢晓丹赶紧扑过来给邹朗治伤,各个势力的首领也都纷纷起身告辞,罗志刚苦笑着抱拳相送。



    第二天一早,罗志刚和迟华两人正在客厅议事,欧阳慌慌张张的推门走了进来,进门第一句话便是“邹朗不见了!”



    罗志刚和迟华两人对望了一眼,谁也没说话......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