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七十六章 验尸是个技术活(第四十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7:4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如此看来,那凶手一定是酒楼中的人了。

    陈县令捻了捻胡须,如是想到。

    “你方才说当时正在和柳贤生喝酒,听到一声惨叫一回头就看到韩侑双手掐着脖子?”

    “是的。”

    尺素微微颌首。

    “吴仵作,你说说看,韩侑是因何而死?”

    陈县令又转向仵作吴琛,沉声命令道。

    “回禀县尊,卑职还没来得及详细查验。不过死者身上并没有明显伤口,结合其垂死时双手死死掐住脖子的动作,卑职以为他是中毒身亡。”

    吴琛的回应很程式化,可谓挑不出错来。

    不过陈县令还是不怎么满意,这也可以理解。毕竟仇杀和投毒是两个量级的事情,后者的危害性远比前者要大。

    如果只是一桩仇杀,陈县令可以迅速结案,说不定还能得到上官的嘉奖。但投毒就完全不同了,事情会变得很复杂,需要抽丝剥茧,细细去查。

    这和陈县令的初衷很不一样。

    吴仵作一句话让本来‘很清’的水变得‘浑浊’,陈县令怎么高兴的起来?

    但他偏偏又不能责怪吴仵作,毕竟其也是如实回答。

    陈县令决定再给吴仵作一次机会。

    “咳咳,兹事重大,怎可不查验仔细?本官命你再去查验一番,此次务必要查清楚韩侑究竟是因何而死。退下吧。”

    陈县令摆了摆手,吴仵作自然拱手领命而去。

    “宁修,韩侑暴毙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陈县令一边揉着额头一边问道。

    “回禀县尊,学生当时在天井透气。”

    嘶!

    听到这句话,陈县令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他本就是随口一问,宁修只要说一句当时在饮酒这问询便也就过去了。

    偏偏这厮来了一句在天井透气,这不是自找不痛快吗?

    陈县令当然相信宁修不会是凶手,可问题是断案不能全凭个人感情啊。

    “可有人与你一起?”

    “没有。”

    嘶!

    陈县令这下气的要跳脚了。宁修啊宁修,好端端的整这么一出幺蛾子你不是存心叫本官为难吗?

    你说你去天井透气,又没有人证明,如何能洗刷掉你的嫌疑?

    宁修自然也注意到了陈县令的表情变化。不过老实说他并不怎么担心。陈县令怀疑他?不存在的。假设是他杀掉的韩侑,那么出去透风完全就是多此一举。虽说当时诗会气氛正浓,但若是他重新回到酒楼对韩侑下手绝对会有人注意到。

    除非他会飞檐走壁,爬到屋顶去。

    至于吴仵作说的下毒论,宁修更是一个字都不信。若真是下毒,韩侑即便不七窍流血,也会面色青紫,怎么可能那么干净?

    除非陈县令是头猪,不然绝不会怀疑他。

    “本官知道了。来人呐,带酒楼掌柜、伙计上堂!”

    ......

    ......

    宁修和柳如是接受堂上垂询后便一齐出了县衙。他们本就只是配合县尊大人问些问题,又不是嫌犯自然不会被羁押,连自由都不会受到限制。

    可柳如是的神色还是不太好,走起路来一飘一晃,一点也没有胖子该有的沉稳。

    这也可以理解,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直面朋友死亡的。

    韩侑是河东诗社的成员,又是县学生员,想必和柳如是私交甚笃。

    看着好朋友暴毙在面前,对柳如是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如是兄,你没问题吧?要不要宁某送你回去?”

    宁修上前一步,关切的问道。

    “啊?宁朋友不必管我,我能回去。”

    柳如是苦笑一声道:“真的想不到啊,前一刻韩朋友还在吟诗作对,谈笑风生,之后便......”

    说到这里柳如是声音哽咽,摇了摇头。

    “死者已逝,如是兄便再哀伤也无济于事。当务之急是配合县衙揪出真凶,将其绳之以法,替韩朋友报仇。”

    宁修这番话点醒了柳如是,他频频点头:“宁朋友说的不错,我们必须要找出真凶替韩朋友报仇。不过查案是县衙的事情,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

    “查案虽然是县衙的事情,但没人说我们不能提供建议啊。”

    “宁朋友有主意了?”

    柳如是眼前一亮。

    “谈不上主意,不过可以试一试。”

    柳如是大喜:“我就知道宁朋友一定有办法,快说说看。”

    宁修示意他附耳过来,柳如是立即凑过身去。

    宁修贴着他的耳朵低语了一番,柳如是皱起眉头道:“这样真的行吗?”

    “试一试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柳如是咬了咬嘴唇道:“那好,便依着宁朋友的话试一试。”

    ......

    ......

    吴仵作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的这具尸体。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他从死者的牙缝、舌根下找不到任何毒药残屑?

    可死者暴毙时明明是双手卡住脖子的啊,又没有外伤的痕迹,除了中毒还能怎么解释?

    “我说吴仵作,你查验完了没有啊。大老爷可还等着回复呢。”

    一名小吏不耐的在吴仵作身后催促,这彻底激怒了他。

    “你懂个屁,若是我判断错了,会直接影响县尊断案的。这种事情,丝毫大意不得。”

    “呵呵,那您倒是快些得出个结果啊。总不能就这么一直拖着吧?”

    “我......”

    吴仵作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从业二十余载,还从未见过如此离奇的死状。他现在真的有些拿捏不定,这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去回禀大老爷,就说我还需要一天的时间查验。”

    “噢。弄了半天还是查验不出个结果啊。得了,我去向大老爷复命了。”

    小吏轻蔑的一笑,扬长而去。

    吴仵作只觉得一口气郁结在胸口,简直要晕过去。

    不行,一定要查出死者的真正死因。

    他知道有些毒药不会残留在口中,若想彻底排除毒杀的可能,便要将此人的胃剖开......

    虽然有些恶心,但吴仵作还是决定试一试。当然他不会亲自动手,而是准备去找师兄帮忙。他的师兄是府衙的仵作,对剖胃验毒很有一套。只要请他来帮忙,就一定可以查出此人真正的死因。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