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七十三章 美人祝酒(第三十八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7: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刘文广与宁修的比试只能算是开胃菜,虽然弄得武昌府生员们灰头土脸,但正菜还是要上的。

    既然是诗会,自然不能拘泥于一诗一言,而要让所有人参与进来。

    如今荆州府的士子占据了上风,柳如是更是感到心中窃喜,想要乘胜追击。

    他清了清嗓子,高谈阔论了一番,最后引出一个诗题。

    经常参加诗会的行家里手们听到诗题的那一刻已经开始构思意象,推敲词句了。

    作诗嘛讲究的是一股灵性,绝不能太四平章了。

    在座的都是善写章的,有哪个喜欢再听暮气的,故而都尽量把词藻写的明丽一些让人听了舒坦。

    宁修方才作了一首诗,已经技惊四座现在要做的就是静静坐在那里品酒,看着其余人绞尽脑汁装逼。

    有人不是说过嘛装逼的最高境界就是装逼于无形,宁修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就差不多了。

    当然,如果有人主动找上来向他敬酒讨教学问,宁修也是不会拒绝的。

    在文人圈子里扩大影响力自然是好的,但宁修不希望因为得罪人而被抹黑形象。

    “来来来,韩某作诗一首聊以助兴。”

    荆州府士子韩侑举起酒杯悠悠道:“寒山寺前寒山令,姑苏城里姑苏行。六朝繁华一夜梦,沧浪亭中叹古今。”

    “好诗,好诗啊。”

    柳如是显然与这位韩生员相熟,笑着拍掌捧场。

    “韩朋友这首诗作得绝了,前两句叠句,后两句怀古。妙哉,妙哉。”

    柳如是虽然自己不怎么会作诗,但经常组织诗会听的多了也会一些品评的套路。

    什么意向啦,什么叠句啦,什么怀古啦,怀春啦......

    套用在这里倒也没啥问题。

    柳如是心里高兴啊,武昌府的士子一直瞧不起荆州府的生员,这下好了。一次诗会就能让他们彻底吃瘪,今日这事传将出去看谁还敢小瞧荆州府的读书人。

    “诸位,今日吾辈吟诗作赋怎可少了美人作伴?柳某人请了陈元楼的姑娘们来祝酒可好?”

    “好,好啊!”

    “柳兄高义啊!”

    “美人祝酒,才子赋诗,美哉美哉!”

    一时叫好声不绝于耳。

    柳如是十分得意的拍了拍手,便有一些身着襦裙的美人踩着莲步鱼贯而入。

    虽然此时已是寒冬,但酒楼里烧着无数火盆,宛若夏日一般。

    这些美人穿着单薄却也不觉得冷,反而把身体的曼妙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些读书人一时间都看傻了。眼睛完全不能从美人身上移开。

    那斑斓多彩的裙摆仿佛是被仙子的施了魔,勾的他们心神荡漾。

    宁修也是吃了一惊,这黑胖子还真是有两下子啊。

    明代禁止官员狎妓,可从没有禁止过读书人狎妓。

    即便是举人在没有授官前也是可以狎妓的。

    但官员尤其是京官碍于都察院言官的监察不得不小心行事,即便寂寞难耐也只是寻些兔爷发泄,而不敢明目张胆的狎妓。

    读书人在这方面就方便多了。正所谓无官一身轻,狎妓可以堂而皇之的说成是风流。反正嘴巴长在他们身上,怎么说都行。

    这些歌妓都是久经欢场的,各自寻了个看的顺眼的书生,便陪起酒来。

    宁修见一个穿着石榴色马面裙配水绿色比甲的妙龄女子扭着水蛇腰朝他走来,心中也是一荡。

    他又不是柳下惠,做不到坐怀不乱啊。

    何况孔圣人不是说过食色性也吗?

    但荡漾是一回事,行动却是另一回事。

    很快理性便占据了上风。宁修还有那么一个娇滴滴的未婚妻在等他,他怎么可以与一个风月场中的人欢好?

    “这位公子可是宁修?”

    那歌妓娇笑一声竟然直接坐在了宁修的大腿上。

    宁修面色一变,心道荆州府的歌妓都这么主动的吗?

    “在下便是宁修,姑娘能否起来叙话?”

    宁修尽量保持着语气的平淡,可他的大腿内侧确实很痒啊。这位要是赖住不起可该怎么办?他总不能一把将其推翻在地吧?

    “公子怎么还害羞呢?”

    她莺笑一声,拂然起身。

    “奴奴名叫尺素,甘愿侍奉宁公子。”

    说罢她倒了一杯美酒含在口中,往宁修身边凑去。

    宁修暗暗皱眉,他可不喜欢什么皮杯。这玩意太不卫生了,万一这尺素有口腔疾病咋办?

    “咳咳,在下自己来。”

    说罢宁修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抢在尺素得寸进尺前将美酒一饮而尽。

    罢了他将杯口冲着尺素一旋,示意他已经喝尽了。

    尺素一口酒含在嘴里差点喷了出来,强自忍着这才将酒水咽了下去。

    这厮倒真是个雏儿呢。

    尺素心中如是想道。

    不过她要的是宁修的诗,得不到人又有什么关系?

    “宁公子真是个爽快人。奴奴仰慕公子才名,不知可否讨要一首诗?”宁修心中苦啊。出名的副作用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连歌妓都来向他讨诗了。

    其实尺素的这一行为本身没有什么问题。明代的妓人向来分为两类。一种是以色侍人的,这种自不必说。另一种就是走高端文雅路线的,换句话说就是红颜知己那种。

    这些高端歌妓往往只卖艺不卖身,精通琴棋书画,十分有气质。

    气质这种东西当然是靠包装的。最简单的包装办法就是把其宣扬成才女。

    腹有诗书气自华嘛,有了才气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但歌妓毕竟是歌妓,也许可以偶尔作上一两首诗,但要她们信手拈来却是不可能的。

    故而就出现了一些职业写诗人。这些人往往都是落魄书生,空有才华却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卖诗为生。

    卖诗嘛,卖给谁不是卖?

    既然歌妓出的价钱高,卖给歌妓又有何不可?

    不过......

    宁修可不是落魄书生,这尺素打他注意是不是胃口太大了些?

    要是宁修本来就是高产诗人也就罢了,偏偏他的这些诗词都是不可再生资源,自己用都不够,怎么舍得卖给别人?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