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40章 冬雨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7:1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不知不觉就下起了雨,随着微风扑到徐平的身上,冷得人抖。≯> ≧ ≦

    上午还是大晴天,让人能感觉到秋天的暖意,下午天阴下来,不知什么时候起了雨,一下子就进入冬天了。

    已经进入十月了,按说也该算是冬天了,只是缺少这么一场冬雨,提醒人们一下。

    徐平已经感觉到,宋时的节令比自己前世要早一些,他做着关于农业的工作,对节气比较敏感。一千年的时间,足够节气错开几天,这个年月,冬天也比前世来得更早。

    上午被任布说了一通,而且是当着属下的面,徐平的心情很失落。如果是在前世,有顶头上司这样对自己,或许就拍着桌子骂起来了吧,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个年代却不可能,端起了这个饭碗,你就别无选择。想当初在邕州的时候,六年时间也不是没有属下跟自己吵闹吗?不管他们有没有委屈,都会去默默做事,这样想想倒也看得开。

    唉,想当年,曹克明态度稍不恭敬,自己就与他顶着来。不过几年的时间,心态竟然不知不觉就变了,受过委屈,默默地舔过伤口,默默地回家去。

    终究是心里不舒服,徐平今天提前离开了三司衙门,也没等到高大全牵马来接。一个人顶着风雨,顺着御街到了汴河边,顺着汴河边的大道静静地回家。

    进了家门,雨早已打湿了衣服,院子里的翠儿看见,惊见道:“官人怎么冒雨回来了?高大哥牵了马刚刚出去!”

    徐平道:“今天回来得早,就不等他了。”

    说着,径直回了自己小院。

    汴河大道上人流拥挤,高大全骑马经常不从那里走,两人路上并没有碰到。父母带着盼盼回乡下躲冬去了,家里只剩下徐平夫妻,比平时冷清了不少。

    一进院子,林素娘急急忙忙地从屋里出来,见了徐平的样子,上来帮着他抖落身上的雨水,口中埋怨道:“明明下着雨,怎么还急着赶路?我特意吩咐高大全带伞过去。这下倒好,他白跑一趟,你身上也被淋透了。”

    “一点小雨,碍什么事?”

    “怎么不碍事?这天一下就冷了下来,小心着凉!”

    林素娘一边说着,一边把徐平拽进屋里,帮他把湿透的外衣脱了下来。

    林素娘给徐平换上了干净衣服,让小厮生了盆炭火端进屋来,徐平在一边烤火。

    雨一直不停,好像要把天地间的暖意都冲洗去,徐平坐在炭火旁,感觉着火光里散出来的温暖,默默地看着外面的雨丝。

    天还没有黑下来,太阳就被云层遮挡得不见了踪影,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时辰。

    徐平看着屋外,突然笑了笑。坐在对面的林素娘看见,小声道:“你笑什么?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心情不好,突然间这样笑,好吓人的啊!”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开心事。”

    徐平没有理林素娘,自顾自想心事。想起不知道什么时辰,徐平才蓦然想起这个时代还没有钟表,自己前世有的东西很多这个时代都没有。为了一个中书札子生什么闷气?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在乎官场上的烂事了?如今有官身,回到了京城,一家子在一起,原来想要的都已经有了。何必再为官场上的事情伤脑筋?

    以后就按时上班下班,少说话,多做事,不得罪人就好了吗!有了时间,搞点这个时代缺少的东西卖卖,家里赚钱,舒舒服服过日子多好!

    朝堂上那些人想怎闹尽管闹去,自己又不欠了谁的,跟着掺和干吗?自己脑子里多少财的路子,又不指望那点俸禄赏赐财!

    太祖时候,名将曹彬有名言:“好官不过多得钱尔。”当然曹彬本人在官任上并不贪不义之财,但这句话却成为大宋不少臣僚的座右铭,尤其是武将。以被贬不久的枢密使张耆最为杰出,这位在太后当政时宠遇无以复加的执政大臣,为了不让家里奴婢的工钱外流出去,竟然在家里卖起了杂货,院子回廊放满各色物品,简直就是后世市的雏形,不过他是办在自己家里而已。更过分的是,他亲自给家里的奴仆看病,然后用药钱抵奴仆的工钱,各种奇思妙想让人叹人观止。

    为官只要不犯错,别人总挑不出自己毛病了吧,然后有闲多赚点钱多好。

    起通了这一点,徐平的心情终于平复下来,甚至对日后的生活有了期待。

    林素娘无奈地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徐平想了些什么,但只要脸色好起来,不再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就好。徐平官场上的事情她有劲也使不上,只盼着家里快快乐乐。

    门外传来马蹄声,本以为是高大全回来了,却没想到是李璋来作客。

    两家现在住处相离不远,没事了就可以走动。李家虽然是外戚,但章懿皇太后已经去了,台谏们盯得不严,与徐平又是世交,走动起来并不怎么惹眼。

    进了徐平院子,李璋见徐平安闲地在炭盘边烤火,出了口气:“听说你今天被中书责斥,又提前冒雨回家,我还怕你一时想不开呢,特意提前交班来看你。”

    李璋此时的顶头上司是西上閤门使,曹彬的幼子荣州刺史曹琮。曹琮名将之后,兄长又娶了秦王赵廷美的女儿,也算是外戚,与李璋的关系还不错。反正閤门那里基本清一色的外戚勋贵之后,这些人的关系错综复杂,自成一体。

    在徐平对面坐下,林素娘上了茶来。

    徐平道:“外面的雨看起来一时也停不了,雨夜无事,你在吩咐烧几个菜,我们兄弟喝两杯。自回京师,我们兄弟也很少有机会痛痛快快喝一场了。”

    看着林素娘出去,李璋向前凑了凑身子,对徐平道:“哥哥,我打听到是哪位宰执对你下的札子了,你绝想不到!”

    徐平心情已经放开,毫不在意地道:“中书宰辅就那么几个人,猜也猜得到了。李相公性子虽急,这件事上却没有插手。宴相公更加为用说,纯粹是局外人。剩下的三个人里面,吕相公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做不出这种事来。而王相公呢,一心向佛,年龄也已经大了,身体不便,政事参与越来越少。那还剩下谁?”

    最后剩下的参知政事宋绶,想当年与宴殊一起以神童入仕,但仕途却远远不如宴殊顺利,中间颇多波折。如今一起做参政,宴殊中立,宋绶却紧跟吕夷简。无论从性格,还是从立场,都必定是宋绶无疑了。许申是从阎文应那里得到的铜钱杂铸法,阎文应与吕夷简的关系这么多年,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从来没有把柄落在别人手中罢了。许申的事情没有吕夷简背后支持,根本就不可能过中书那一关,徐平的奏章在这个时候添乱,当然要给徐平一点颜色看看。不过吕夷简一向圆滑,不可能自己出手,那就只有宋绶了。

    李璋看着徐平,笑着摇了摇头:“哥哥猜错了,给你下札子的是王随相公。”

    “什么?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徐平的心情虽然已经平复下来,听到这消息还是吃了一惊。(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