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五十九章 面见太后(第二十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张四维接过奏疏来看,看了一半亦面色大变。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此人竟敢如此编排内阁辅臣。此风气不得开。不然朝廷的颜面何在?汝默啊,依你看这件事如何处置?”

    张四维自然是个人精,他见情况不对,立刻一脚把球踢给了申时行。

    申时行心道你在内阁的资历比我老,我自然不能再把球踢回去。

    “子维啊,不如我们将此事如实禀奏给太岳公,看看太岳公如何处置。”

    “这......”

    张四维显然有些犹豫。

    上次沈纶弹劾张居正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得亏沈纶独自担当了下来,不然他就是万劫不复了。

    这次张居正又被弹劾,他再出面真的不会惹得张居正怀疑吗?

    “子维啊,可有难处?”

    “当然没有。”

    张四维无奈只得沉声应下:“你我便一起说吧。”

    说罢他率先迈步走到张居正身边,拍了拍张居正的肩膀和声道:“太岳公,太岳公,快醒醒。”

    张居正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见眼前站着张四维和申时行,直是惊讶不已。

    “子维和汝默都在啊,有事情吗?”

    张四维苦着一张脸道:“太岳公,这是通政司刚刚送来的一份奏疏,您看看吧。”

    “哦。”

    张居正轻应了一声,接过奏疏看了起来。

    他看完奏疏,倒是没有像张四维和申时行一样反应激烈,只冷冷道:“看来,老夫又得入宫一趟了。”

    “太岳公决定拜见陛下?”

    张四维试探着问道。

    “这奏疏弹劾的是老夫,老夫自然是不能决断了,只能由陛下圣裁。”

    “太岳公高义!”

    张四维奉上一记马屁,余光瞥到了一旁默然不语的申时行,心中直是不屑。

    这个老货真是三脚踹不出一个屁,这种时候还在装哑巴。

    张居正卷起奏疏便出了值房,坐上肩舆朝内宫方向去了。

    ......

    ......

    张居正并没有直接去乾清宫,而是先去了慈宁宫。

    两个小太监抬着肩舆一路疾行,最终在慈宁宫前停了下来。

    慈宁宫的掌事太监黄公公见张元辅的肩舆停在了丹陛前,忙不迭的走下殿来,殷勤的搀起张居正。

    “阁老哟,您老怎么来慈宁宫了?内阁可离不开您呐。”

    张居正笑了笑道:“老夫有要事求见太后。”

    黄公公愣了一愣,平日里张阁老都是极为谨慎行事的,即便是来后宫也是只去乾清宫。

    今儿个究竟是怎么了,张阁老竟然毫无顾忌的来慈宁宫了。

    以张阁老的身份,自然不会有人嚼舌根子,可这么一来陛下心里会不会犯膈应呢?

    当然这些话不是他该问的,他笑了笑道:“奴婢这便前去通禀。”

    张居正毕竟是外臣,在慈宁宫求见太后需要有专门的书吏记录言行,这些都是得提前安排的。

    黄公公进殿奏禀李太后,又将一切事宜布置妥当这才折回来把张居正引入殿中。

    张居正一进殿,便要向李太后行大礼。

    李太后连忙抬了抬手道:“阁老是朝廷股肱之臣,不必多礼。黄安,还不给先生赐座。”

    黄公公连忙叫小太监抬了一面锦墩放到殿中,张居正也不犹豫撩起袍衫下摆就坐了下去。

    “阁老,此来求见哀家有何要事?”

    李太后虽然从不干政,但十分注重对皇帝的教育。

    她曾不止一次的亲赴乾清宫督导皇帝的学习。这一行为虽然在皇帝大婚后渐渐减少,但她却通过别的方式潜移默化的对皇帝施加影响。

    张居正和冯保的作用不言而喻。

    如今张居正求见她,李太后的第一反应是皇帝又闯祸了。

    张居正叹了一声,喟然道:“老臣此来是向太后辞官的。”

    李太后今年虽然只有三十二岁,但十分老成持重,可听到这句话仍然一惊道:“阁老说的什么胡话,好好的辞官作甚?”

    张居正摇了摇头道:“臣教子无方,致使逆子做出这等恶事,实在是无颜继续在朝中任职。”

    李太后忙道:“何出此言?”

    “太后请看看这份弹劾臣的奏疏吧。”

    张居正将奏疏高高举过头顶,言辞恳切。

    李太后犹豫了片刻,还是叫黄安把奏疏接了过来。

    她本是不想过问政事的,但事情牵扯到张居正,逼的张居正不得不辞官,她就不能不过问了。

    她展开奏疏看了片晌,哑然失笑道:“因为这点事情,张阁老就要辞官吗?”

    张居正却是神情肃然道:“臣教子无方,无颜面对陛下,无颜面对太后啊。”

    李太后叹了一声,起身走到张居正身边道:“张阁老劳苦功高,小辈们的这点过错又算的了什么呢?阁老切莫意气用事啊。这大明的江山社稷离不开阁老啊。”

    张居正感动的流下眼泪:“太后如此待臣,叫臣无地自容矣。”

    “哀家看了,这参劾阁老的不过是个无名之辈,大概是想借此机会出名罢了。哀家便遂了他的愿,命冯保拿他廷杖一顿给先生出气,先生看如何?”

    张居正连忙摇头:“太后,万万不可啊。”

    稍顿了顿,张居正接道:“此人所言有凭有据,又不是污蔑,怎可命锦衣卫廷杖?若真的如此,老臣岂不成了蒙蔽君父的佞臣了?”

    “那依阁老之见该如何是好?”

    李太后毕竟是个妇道人家,平日里又不怎么过问朝政,这下真是犯了难。

    “朝廷理应嘉奖此人,臣也会责罚那个不肖子,唯有如此才能彰显朝廷大义。”

    李太后一听确实很有道理,可这样一来似乎有些委屈张居正了啊。

    张居正当然知道李太后在想什么,他神情一肃道:“太后,若不如此,朝廷会失人心啊。臣一人之荣辱在朝廷面前又算的了什么呢?”

    李太后听到这里,直是对张居正佩服的五体投地,频频点头道:“阁老真是深明大义啊,相信皇帝一定会明白阁老的良苦用心的。哀家这便去一趟乾清宫,与皇帝说明白了。”

    ......

    ......

    ps:李太后和张居正,咳咳都懂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