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五十八章 暗卒(第二十三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十二月初三。

    京师,张宅。

    张居正背负双手站在书房里,望着窗外飘落的雪花出神。

    下雪了,终于下雪了。

    万历六年的这场初雪比往年来的晚了一些,但总算是来了。

    瑞雪兆丰年啊,明年势必又是一个好年头。

    张居正虽然贵为内阁首辅,但一样十分关注农桑。

    农业为国本,国本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这关系到帝国几千万人吃饭的问题。要是农事出了岔子那可是要饿死人的。

    要想王朝稳定,皇祚永固,就必须让百姓吃饱肚子。

    这样简单的道理张居正如何会不明白。

    都说治国如治家可这国远比家难治的多啊。

    人数多了各怀各的心思,各有各的想法,你紧着一边匀另一边就不干了,个个哭穷你能怎么办呢?

    张居正叹了一声伸出手去接住几片雪花。

    那种冰润的感觉他许久未感触到了。

    他忽然想起今年在荆州老家时宁修对他说的那番话,改革必须坚定,但形式上可以有所侧重取舍。

    张居正越发觉得此子说的有道理,在一些问题上已经做出了表示。只希望这些朝廷的股肱之臣可以明白他的苦心吧。

    这个家着实不好当啊。

    “老爷,老爷,江陵来人了。”

    贴身老仆张奉冲张居正欠身一礼,恭敬的奏禀道。

    “哦?带进来吧。”

    “是。”

    张奉欠着身子出了书房,不多时的工夫便把江陵张宅来的送信人带到屋中。

    “小的张春拜见老爷。”

    张居正抬了抬手示意他站起来说话。

    “怎么,可是江陵那边有什么要事?”

    张居正虽然说的很平静,但多年养成的上位者气势还是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

    “回禀老爷,是三少爷有一份书信要递送给老爷,还有一份账本。”

    说罢他将一个小包裹取下,恭敬的递了过去。

    张居正解开包裹,用小刀启开信封,取出张懋修的亲笔信来。

    他看了不到半盏茶的工夫便面色大变。

    “老爷......”

    张奉最是能够察言观色,他见张居正面色不善不由得关心问道。

    张居正抬了抬手,冲那张春道:“这账本你可看过?”

    那张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叩头道:“小的不曾看过啊。三少爷只说叫小的把包裹交到老爷手中,小的从未启开过。”

    张居正满意的点了点头:“嗯,下去吧。”

    那张春连忙起身,慌不迭的退下了。

    张居正捏着账本走到烛台旁,示意张奉点燃火烛。

    张奉连忙取了火折子引燃了蜡烛,之后他又取来一个炭盆放在桌上。

    张居正捏着账本放到火舌上,看着火苗一点点吞噬着账本,最终他将账本丢入了炭盆中。

    自始至终张奉都束手而立,侍奉在一旁。

    “你可知道这账本里写的是什么?”

    张居正幽幽问道。

    “老仆不知。”

    “这里面记录的都是老夫的‘罪状’。僭越礼制,恃权凌主。哈哈,哈哈哈哈。”

    张居正大笑了几声,声音忽的悲怆了起来:“老夫如此待他,他却是如此报答老夫的。”

    张奉吓得冷汗直流。

    老爷可从没有这么失态过啊。究竟是谁惹得老爷如此愤怒?

    “罢了,罢了。是老夫看走了眼,这是一匹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张居正紧紧攥住了右拳,喃喃自语:“昔日老夫在内阁与高拱相争,被小人算计也没有这么心寒过。这一次真的是心痛。”

    “辽王,好啊,你要老夫死,老夫便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说罢他转向张奉道:“去取纸笔来。”

    “是。”

    张奉虽然心中十分担忧,但却是以最快速度备好了纸笔。

    张居正提笔蘸墨,挥毫疾书很快就写就了一封手书,取来信封装好,又滴了蜡封口。

    “把这封手书交给都察院贺子昂,他知道该怎么办。”

    “是,老爷。”

    张奉取过书信恭敬的退下了。

    ......

    ......

    翌日一早,通政使司衙门内,一份弹劾张居正的奏疏赫然摆在通政使裴俨的面前。

    裴俨闭着双目,揉着额角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为啥这贺子昂突然上了这么一份奏疏?他是脑袋被驴踢了吧?

    眼看着就能升任右佥都御史,在这个时候犯忌讳是嫌官做的长了吗?

    裴俨真是想不明白啊,现在的这些年轻人脑子里都想的什么?

    他起身踱了几步,还是觉得此事不能压下来。

    若是压下来看似为了张阁老好,却有欺君之嫌。

    他犯不着为此担风险。

    “来人呐,把此份奏疏送到内阁去。”

    哼,这烫手的火炭休想让本官接!

    ......

    ......

    内阁之中,张居正在小憩。张四维则和申时行一起忙碌的翻阅着奏疏。

    大明太大了,各府县送来的奏疏端是堆满了整整一间值房。他们也只能根据通政司的分类捡紧要的先票拟。至于剩下的也只能先放着了。

    唉,内阁的人手还是太少了些。照这么下去他们便是累死也看不完啊。

    便在这时一个书吏又捧着一份奏疏来了。

    张四维厌恶的摆手道:“拿一份奏疏来作甚,滚回去。”

    那书吏为难道:“小张阁老,此份奏疏是裴大人特意嘱咐送来的,说是兹事重大。”

    申时行连忙出来打圆场:“哈哈,子维啊别动气嘛。裴大人肯定有他的道理。反正就是一份奏疏,看看又如何?”

    说罢转向那书吏道:“拿来吧。”

    那书吏连忙把奏疏奉上,恭敬的退了下去。

    申时行展开奏疏来看,才看了几眼便面色大变。

    “呀,此人居然如此大胆,敢弹劾太岳公。”

    张四维闻言也蹙眉道:“什么,这份奏疏是弹劾太岳公的?”

    张四维猛然想起前不久自己的挚友沈纶上疏弹劾张居正落得个身死诏狱的下场,这人是不要命了吗!

    “是谁上的奏疏?”

    “都察院经历司经历贺子昂。”

    贺子昂......

    张四维默念着这个名字,似乎他对此人有些印象,但却一时分不清贺子昂是谁的人。

    “子维啊,你快看看吧,这奏疏写的言辞太激烈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