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五十四章 拨云见日(第十九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十日转瞬即逝。

    这些天来何教谕和杜训导居然没有对宁修下套使计,这让宁修十分惊讶。

    当然,宁修不会以为此二人转了性。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

    二人一定在酝酿一个天大的阴谋,阴谋酝酿完毕便是二人露出獠牙的时候。

    不过此二人的计划显然胎死腹中了......

    因为新任湖广提学官仇英仇大人按临荆州。

    仇提学没有先去武昌而是直接抵达荆州。这让所有人大感惊讶。

    让人更惊讶的是前任学官秦老大人也抵达了荆州。

    两任学官在荆州做了交割,秦老大人灰溜溜的返回京师“高就”去了。而仇大人则意气风发住进了县学教谕何一卿给他准备的官舍之中。

    若是换做一般官吏赴任后是一定会立马前往官衙与前任交割的。但提学官有些特殊,虽然提学官名义上的官署在布政司衙门所在地。可因为学官需要在全布政司内巡视,不侑于一府一州一县,故而前往非布政司衙门所在地巡视也无可厚非。

    看的出来这位仇大人是憋着一股劲的,不然也不会比邸报上说的还要早到五天。

    仇英一路风尘仆仆而来,抵达荆州后却是没有闲着。在休息了一晚后他立刻来到县学和府学视察。

    江陵县是附郭县,县学府学同在城中。提学官上午视察县学,下午视察府学倒也是方便。

    只是苦了侍奉在旁的县学教谕何一卿和府学教授林正昌了。(注1)他们整日跟在仇提学屁股后面,奴颜婢膝媚态尽显。

    二人显然颇有侍奉上官的经验,端是把姿态放到最低让上官挑不出一丝毛病来。

    当然二人心里怎么咒骂仇提学的就没人知道了,恐怕是怎么毒辣怎么来。

    二人盼着仇英赶紧滚蛋,可仇英却不走了。

    他决定亲自主持县学和府学科试。等到科试结束再启程前往武昌。

    何教谕与林教授直是傻了眼,提学官大人究竟是闹哪样啊。

    原本他们是主持科试的绝对权威,现在一来风头全被仇英给抢了。

    这还不说,他们还得继续给仇英做小,直到科试结束。

    这他娘的也太难熬了。

    做一日小容易,做半个月小可就难了。

    奴颜婢膝的事情做久了有时真的会怀疑自己是贱骨头。

    此刻何教谕便深有感触。

    何教谕吃了瘪,最高兴的莫过于宁修和刘惟正了。

    刘惟正现在真的像逆袭男,可以仰天长啸一声发泄胸中的苦闷。

    “宁朋友啊,为兄真是熬出头了。哈哈哈哈,哈哈......”

    见刘惟正喜极而泣的样子,宁修仿佛看到了中举后的范进。读书人真的把功名看的比性命还要重啊。

    “汝安兄这么高兴,这个仇大人不会是你亲戚吧?”

    “是啊......什么亲戚,宁朋友休要胡乱猜测。”

    刘惟宁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不过是我姨夫的一位挚友罢了。有他在,这次科试是不用担心何教谕使坏了。”

    宁修点了点头。刘惟宁的才学不在他之下,甚至在县学中都是拔尖的。

    只要给刘惟宁一个公平的考试环境他是一定可以取得乡试资格的。

    既然可以稳稳的拿到乡试资格,刘惟宁为什么要去利用关系?

    “想必这仇大人先来荆州府巡视也是为了压制何教谕吧。”

    宁修意味深长的一笑。

    “是也不是。”

    刘惟宁苦笑一声道:“仇大人先来荆州当然有我姨夫的因素,不过还和荆州府学有关。”

    “此话怎讲?”

    “天下乌鸦一般黑,宁朋友以为只有江陵县学的教谕吃人不吐骨头吗?”

    宁修深吸了一口气,自是了悟。

    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原来错的不是何教谕一人,而是这个制度错了。

    即便没有何教谕还会有徐教谕,崔教谕。一个教谕倒下去,千万个教谕站起来......

    “咳咳,宁某有些好奇,既然汝安兄有如此关系,为何不早点与你姨夫说呢。”

    刘惟宁闻言长叹一声:“宁朋友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你真的以为我那姨夫有通天本领吗?这次换学官是上面的意思,我不过捡了个便宜罢了。”

    “原来如此。”

    宁修心疼起刘惟宁来:“那么若是没有这次偶然,汝安兄便要一直等下去吗?”

    “那是自然!”刘惟宁神色一正,斩钉截铁的说道。

    “佩服,宁某佩服!”

    宁修冲刘惟宁拱了拱手,由衷的赞叹道。

    以刘惟宁的才学若是教谕换个人恐怕现在早中举了。他明知何教谕刁难于他却苦苦熬着,一熬就是十余年终于等到“自己人”出任学官。这份毅力却不是所有人都能有的。

    “宁某冒昧的问一句,汝安兄就没有考虑过去国子监坐监吗?”

    刘惟宁闻言眉毛一挑道:“宁朋友说的是什么胡话,坐监不是正途啊。”

    宁修大惑不解:“为何坐监不是正途?”

    刘惟宁苦笑道:“我大明朝要想入仕无外乎有四条路。其一是科举,其二是国子监坐监。其三是蒙父荫蔽,其四是由天子直接授予传奉官。”

    说完他刻意顿了一顿接着说道:“蒙父荫蔽做官当然好,但咱们拼爹拼不过啊。传奉官就更不用说了,授官的都是些伶人方士。剩下的这两种途径才与吾辈相关。科举的话,需要一次次的考试,若能会殿连捷自可以授官放官。至于这坐监嘛.....却是有些特殊了。”

    宁修好奇道:“这坐监有何特殊?”

    “国子监的监生来源有四种。分为举监,贡监,荫监,例监。举监就是从落选会试的举人中挑选优秀者入监。贡监是从各县、州、府学的大龄生员中挑选出的。一些生员因为各种原因未能中举,又不甘心做一辈子老秀才便去国子监坐监,出来也是能做官的。至于荫监指的就是蒙父荫去坐监了。例监嘛就是捐钱得监了。”

    “这不是挺好吗,汝安兄可以走贡监啊。”

    ......

    ......

    注1:此处教授为府学主官,类似的有县学教谕,州学学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