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五十一章 意外发现(第十六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3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秋冬之交,昼短夜长。

    黄昏时分,宁修回到馆舍,点燃了油灯开始温书。

    他确实低估了何教谕的无耻程度,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

    这个杜训导也够狗腿的,为了讨好何教谕不惜借诗发挥,构陷宁修。

    好在宁修有急智,用大明律把杜训导呛住,这才没有让他把事情搞大。

    不然真让杜翰把舆论煽动起来,宁修还真不好应对处理。

    当然,宁修看似占到了便宜,却不能掉以轻心。经此一事后何教谕和杜训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也许他们正在酝酿新的计划来坑宁修。

    对此,宁修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随机应变。

    正自翻看着《诗经》,一个黑影照在了墙上。

    宁修心中一沉,清了清嗓子道:“是哪位朋友?进屋不敲门的吗?”

    “哈哈,宁朋友,是我,是我。”

    宁修听声音就知道是柳如是来了,心中一叹转过身来笑道:“原来是如是兄。”

    “宁朋友,我看门虚掩着,就推开进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见到柳如是小黑塔一样的身材,宁修咽了一口吐沫,心道我敢埋怨你吗?

    “哈哈,方才宁某在说笑呢。如是兄,快坐。”

    柳如是倒也不客气,撩起袍衫下摆就在椅子上坐定。

    “这么晚了,如是兄来找宁某可是有要事?”

    跟柳如是这样的黑胖子比邻而居可不是啥好事情,好在江陵县学的条件比较好,都是单间,至少还有一定的隐私。

    “哈哈,是这样的。”

    柳如是搓了搓手掌,眉眼间满是得意:“宁朋友不是加入了我河东诗社吗?过几日我准备组织一场诗会,宁朋友可一定要参加啊。”

    宁修苦笑道:“如是兄有如此雅意,照理说宁某是不该拒绝的。不过......”

    “不过什么?”

    柳如是蹙起眉来,因为不悦原本就黧黑的面庞显得更黑了......

    “咳咳,科试在即,举办诗会恐怕不太合适吧?不若等到科试结束如是兄再组织诗会,想必到了那时诸位朋友一定愿意参加。”

    宁修的这个理由还是很靠谱的。

    柳如是在县学是混日子的,可别人不是啊。科试在即,哪有人有闲工夫陪他作诗装逼?

    万一因为分散精力最后科试考砸了没能拿到乡试的参试资格,岂不是捡起芝麻丢了西瓜?

    名气固然是好东西,但又不能当饭吃,比起功名来说就是锦上添花的。

    柳如是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稍稍思忖片刻便应允下来:“好,好。等到科试结束我再举办诗会。”

    他显然为此忙前忙后了一阵子却是口干舌燥,清了清嗓子道:“宁朋友啊,你这里有茶水吗,我嗓子干的紧,都要冒烟了。”

    宁修虽然觉得好笑,却还是走到桌旁端起一杯倒好的茶水递给了柳如是。

    柳如是大喜过望,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喝完一杯他还觉得不解渴,索性直接取来茶壶就往嘴里灌。

    他这一灌不要紧,却是烫的滋哇乱叫起来。

    原来这壶茶水刚泡了没多久,温度极高。宁修刚刚给柳如是的一杯茶是提前晾好的,但茶壶中的却不是。

    柳如是被烫的发慌,直接把茶壶撂开。

    这一撂不要紧,茶壶飞到了书桌上,茶水撒了一桌将桌子上摆着的书册全部浸湿。

    宁修连忙上前一步关切的问道:“如是兄,怎么样,没有烫伤吧。”

    柳如是虽然一肚子的火却也不能冲着宁修发,直是憋出内伤了。

    “不,不碍事的......”

    见黑胖子一脸窘迫的样子,宁修只觉得好笑。

    “如是兄,你快回去抓两副药吧,这可是沸水,烫伤不能掉以轻心啊。”

    柳如是频频点头,可转念一想,冲着书桌点道:“那这里......”

    “这里宁某来料理就好,如是兄不必操心。”

    柳如是松了一口气,拱手道;“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告辞。”

    把柳如是这个活宝送走,宁修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转过身来走到书桌前,先是把茶壶的碎片一枚枚捡起扔到竹篓子里,再拿起抹布将书桌上的茶水擦净。

    再去看那些被浸湿的书册,宁修不禁有些心疼。

    书册本身不值几个钱,但这些书册上都有宁修的批注。

    这些批注可是费了大量时间总结出的,不知晾干后还能不能看清。

    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等到晴天把这些书册拿出去晒晒看了。

    他将浸湿的书册挑了出来,无意间发现那本楚汪伦随身携带的账本也被浸湿了一半。

    楚汪伦虽然已死,但宁修一直把这本账本随身带着,此番来到县学小住自然也不例外。

    宁修翻开账本查看浸湿的程度,却意外发现浸湿页面原先空白的地方显出了黑字!

    嘶!

    宁修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难道这账本上也运用了隐形墨水?

    联想起候赖的那份卖田契书,宁修越发肯定了这个想法。

    毕竟候赖就是楚汪伦安排去设计陷害小伯爷的。楚汪伦既然可以用隐形墨水在卖田契书商做文章,为什么不能在账本上用?

    怪不得楚汪伦对这个账本如此看重,为此不惜和卢佑安联合设计绑杀宁修,原来其中暗藏玄机!

    如果这个账本不仅仅是个账本,那么它究竟是什么?

    好奇心让宁修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将茶水均匀涂抹在其余未被浸湿的页面上,很快这些页面上也都显出了字迹!

    宁修强自压下心头的兴奋,让自己镇静下来,一页页的看去。

    他才看了一小半,就惊得合上了书。

    原来这份账本里空白处用隐形墨水书写的都是张居正和张家的‘罪证’。

    说是罪证,但其实都是不怎么能站得住脚的,譬如府邸修建的僭越礼制,譬如张居正恃权凌主。

    但这种莫须有的罪名在大明却最为好用,因为其牵扯到了皇帝。

    别人也许不知道万历皇帝是个什么样的性子,宁修却了如指掌。

    若是这份‘账本’递到了万历皇帝手中,天知道张居正的仕途是否会受到影响。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