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末日风云录

第六章 天堂之门    文 / 虚傲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29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离着西旺镇不远,隐蔽在僻静的林间,有着一座精致的二层小楼,门前整齐的青石板小路,水磨青砖的院墙,新古典主义的房屋建筑风格,各方面都显示着它与当地房屋的与众不同,想必是末世前哪个富豪建在乡村的一座度假别墅。



    院外,不知什么人又在别墅的四周盖了几排低矮的平房,整体上多少显得有些不搭调。



    表面幽静的别墅四周、院内,在视线容易忽视的角落里隐藏着一个个身着白袍、系黑色腰带的男人,警惕的监视着这附近的一草一木。



    顺着青石板小路走进别墅,进门便是宽阔的客厅,客厅内除了摆了一圈宽大的黑色修面牛皮沙发外,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家具。



    正对着门口的墙上挂着一张半人多高的画像,画像是天空中一座华丽的拱形门下站立着一个双臂张开的白袍男人,一层浮在男人脸上的白色光团使男人的面孔隐藏在神秘之下。



    画像前背对着门站着一个白发白袍中等身材的男人,虽然同是白色,不同于普通教众身上的粗布白袍,男人身上的袍子却是顺滑的丝绸材质,袍子的领口是一道金色的三角形条纹,腰间系了一根黄色的丝绸腰带,金黄色的带穗自然的飘在大腿的一侧。



    “牧祥,你可知罪?”男人的声音轻柔而温和。



    但这个声音在跪在画像前的男人听来却犹如来自地府的招魂之声,跪在地上的高瘦男人颤抖着频频磕头,“大祭司,属下知罪,属下该死!”



    “那你告诉我,你罪在何处?”大祭司声音依旧温和,如春风拂面。



    但大祭司越是如此,跪在地上的牧祥愈加害怕,“属下无能,让数百信徒被人任意屠戮,丢失了教主的荣耀。”



    “那些无知的信徒,要多少有多少,就是全死了也可以再发展,主永远不会缺少信徒。你错在招惹了敌人,却连和对方交手的勇气都没有,现在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因为你的懦弱,给教会竖立了一个未知的敌人,暗中的敌人永远比明处的可怕!”大祭司缓缓的转过身来,这是一张微胖、面色红润看起来非常慈祥的脸,大祭司就这么温和的注视着跪在地上牧祥,明明是在责备脸上却挂着笑容。



    牧祥的脑中再一次出现了迟华浑身浴血疯狂劈砍杀神一般的样子,和眼前这张笑脸相比,哪一个更可怕呢?牧祥没有时间思考,本能在地上不停的磕头,“属下知罪,请大祭司责罚。”



    大祭司点了点,旁边的一名教众拖着一个木制的托盘走了过来,弯腰举到牧祥面前,托盘里是一根轻链迦,一尺多长的钢制手柄,尾端用钢链连着三个拳头大小的尖刺铁球,铁球上是暗褐色的斑驳血迹。



    牧祥抬头看了大祭司一眼,脱下上身的袍子,毅然决然的拿起托盘中的链迦,狠狠的向自己的后背抽去。铁球上的尖刺深深的扎进了后背,牧祥闷哼了一声,后背立刻血流如注。大祭司没有说话,牧祥不敢停,一下一下的往自己后背抽去,尖刺铁球在后背上留下一个个密集的出血点,链迦几次抽在同一个部位上,那个部位的肉就烂了。



    啪啪、啪啪……链迦一下一下的抽在后背上,牧祥的嘴唇已经咬出了血,却一声也不敢叫,豆大的汗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掉,整个后背再也没有一块好肉,牧祥的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头开始旋转,下一刻就将晕倒。



    “好了。”大祭司的声音响起,牧祥噗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旁边一名教众走了上来,手中的一盆水哗的一下全都泼在了牧祥的后背上,牧祥再也忍不住了,“啊”的一声叫了出来,一下晕了过去。



    一名和牧祥一样系红腰带的布道者走了上来,手上白色的光芒流转,轻轻的抚在牧祥的后背,后背上的血渐渐就不流了,伤口开始缩小,缓慢的收口、结痂。



    感觉着一股暖流在全身流过,牧祥“哎呦”了一声清醒了过来,却仍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已经责罚过了,起来吧。”大祭司的声音似乎永远是那么温和。



    牧祥双手撑地,挣扎着站了起来,重新套上袍子,然后恭恭敬敬的垂手站在大祭司身后。



    “我们最近发展得不错,主教下个月会来巡视,我不希望主教来的时候有任何的意外发生。我给你一周的时间,找出我们的敌人并消灭他们,如果有需要可以出动‘天罚骑士团’配合你。”



    牧祥不禁面色一喜,连忙躬身再次施礼。



    “但再要出现纰漏,你也不用自罚了,直接自我净化吧。”



    牧祥的身子躬得更深了,久久也不敢直起。



    ……



    三条身影在山路上快速的飞奔,逐渐西斜的日光在山路上拉出长长的影子。三个人的距离越拉越远,三个影子便形成了一条首尾相连的长长的黑线。



    “华哥,你慢点,我快不行了!”跑在第二个的李晓飞气喘吁吁的在后面喊。



    迟华充耳不闻,仿佛高速飞奔下从自己身边快速流过的风才能稍稍吹散胸中的郁结。



    那沾满了血的斗篷早已被迟华扔掉,但扔不掉的是脑海中自己浑身浴血、持刀长啸的画面,久久不去的还有心中的那股暴戾,迟华深深的自责,“自己原本想凭手中刀还这世间一分平静,保普通百姓免遭杀戮,为何今天自己反成了杀戮的凶手?难道真要用刀才能杀出一个太平世界吗?难道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杀人魔王的不归路吗?”



    迟华再次仰天长啸,啸声在山间反复回响,久久不曾散去。



    小胖子终于呼哧带喘的追了上来,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迟华,疑惑的问道:“华哥,你没事吧?”



    迟华轻轻笑了笑,“没事,我们走吧。”然后转身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



    太阳已经落下了大半,落日的余晖仍旧给大地带来光亮。两个孩子正蹲在院门前的路边,一个虎头虎脑的七八岁小男孩,另外一个则是梳了两个羊角辫的五六岁小女孩,每人手里拿了一根细细的草叶在逗弄地上的蚂蚁,在成人看来无聊的游戏两个孩子却玩得乐此不彼,眼看天就要黑了,却一点也不着急回家。



    突然天一下就黑了下来,小男孩疑惑的抬起头,原来是几个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太阳最后的光。



    疑惑的表情瞬间便成了笑脸,“迟华叔叔、小胖叔叔,爷爷迟华叔叔来了!”小男孩高兴得冲院内大喊。



    “迟华叔叔、小胖叔叔。”小女孩也跟着叫人,但声音中多少还有一些羞涩。



    李晓飞上前一把抱起小女孩,忙从自己的包里往外掏零食,弄得两个孩子更加笑逐颜开。



    望着两个孩子纯真的笑脸,迟华心中的郁结一下就打开了,“为了保护他们的这份纯真,为了那些还没有泯灭的人性,就让我来担负这杀人魔王的恶名吧!”



    老汉张占元和儿子张永林一块儿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就像自家人一样将迟华迎进了院子,同时吩咐正在灶膛烧火做饭的儿媳妇再多炒两个菜。



    这个时节虽然各家的粮食都不富余,但地里的各种野菜多得是,山上的动物也多,张老汉的儿媳妇给几人炒了三个菜,其中到有两个迟华不认识,还有一盆炖得烂熟的山鸡,张老汉拿出自家末世前酿的青稞酒,拉着迟华一定要喝上两杯。



    迟华也不推辞,也给游勇和张永林各自倒了一杯,几人边吃边聊。见几个在男人屋里说话,老汉的儿媳妇也非常有眼色的给两个孩子各盛了一碗饭菜,领到另外一屋吃去了。



    迟华先是叹了口气,然后对着张占元端起酒杯道:“老哥哥,我这次来有事要给您添些麻烦。”



    张占元一把按住了迟华的手,“以后再也不要说这种见外的话,若是没有您和罗队长,这周围十里八村哪家能安稳的坐在家里吃上顿饭,还不定在山里什么地方藏着呢?有什么事情你尽管吩咐,就是把老汉这条命搭上我也同意!”



    迟华心里不禁一热,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轻轻笑道:“没有您说得那么严重,还记得您之前跟我们说过白袍传教士的消息吗?我希望您在附近的几个村子帮我寻访他们的消息,看有没有村民知道这些人的底细和落脚之处。”



    原来迟华在西旺镇一顿大杀之后却并没有在镇子里发现那些白袍人的据点,抓了几个信徒询问,结果这些人见了迟华仿佛吓傻了一般,非但一问三不知,嘴里还一直喊着恶魔。



    张占元听后呵呵一笑,把酒杯往桌上一放道:“迟队长,这事您问老汉是问对人了,不用十里八村的去打听,我就知道。”



    “啊,那太好了,您快说说这些人的情况。”



    “你别急,不是我知道,是我们村李财的二儿子李得明,那小子前段时间要死要活的要跑去加入什么‘天堂之门’,他爸管不了,结果闹到村里让我给他收拾了一顿。永林你现在就让得明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张占元倒也利索,立刻就吩咐自己儿子去办。



    西山村不大,两杯酒才下肚,张永林就领着一个二十出头面色黝黑的小伙子进了屋。



    “二叔,听永林哥说您找我?”小伙子进屋先跟张占元打招呼。



    张占元只是轻哼了一声算作回应,别看老头在罗志刚、迟华面前总是一张笑脸,但毕竟是一村之长,在村里也是一言九鼎的地位,“得明,这位是北斗小队的迟队长,迟队长来是要跟你打听一下你要加入的那个‘天堂之门’的情况。”



    得明吓得一哆嗦,立刻哭丧着脸道:“二叔,自从您上次教训完我以后,我跟他们真的再也没有联系了!”



    迟华拉了一把椅子让小伙子坐,并从一旁接过话来,“不是怀疑你和他们还有联系,只是想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把你知道的跟我详细说说吧。”



    得明这才安下心来,将天堂之门的事情娓娓道来。“我有个非常要好的初中同学有一天突然来找我,说他已经加入了天堂之门,要我也跟着加入,我当时动心倒不是他说得什么加入可以进入天堂,而是能吃饱饭,还能当头儿带领很多人,这样我爸在村里脸上也有光。”



    “说重点。”张占元在一旁瞪了得明一眼。



    得明连忙把话拉回正题,“天堂之门最基层的叫作信徒,信徒向组织捐献财务、拉新的信徒入会、完成教会的任务都可以增加一点到十点功德,当信徒赞满一百点功德叫作功德圆满,可以升为教徒,也叫作传播者。传播者功德圆满可以升为布道者,具说布道者上面还有祭祀,也叫作指引者,我只是听说却从来没见过。”



    “那么他们的据点在哪?”



    “我不知道,我当时只算是个信徒,只有布道者和一小部分教会信任的传播者才知道教会分部的位置。但我听我同学无意间提过,应该就在西旺镇附近。”



    迟华点了点头,不禁陷入了沉思,天堂之门的组织竟然如此严密,自己接触的或许还只是冰山的一角。



    犹如一支一直埋藏在地下沉睡的恶魔军团,现在他正在逐渐醒来,而迟华正是加速他更快醒来的掘墓人!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