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五十章 狼狈为奸(第十五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在这一刻,杜训导终于软了。

    “哈哈,宁修啊,本训导不过是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

    宁修直翻白眼,杜训导这脸皮厚的真是没谁了,简直可以和城墙一拼!

    众生员也是目瞪口呆,这反转的也太快了吧?

    杜训导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羞愧之情。

    他咳嗽一声道:“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嘛。扯什么诬告啊,本训导又没有去官府告你的意思,宁修啊区区一个玩笑你总开的起吧。”

    宁修真的要吐了。赶情只有去官府诬告才是诬告,在县学学堂上大放厥词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不过杜训导主动服软还是让宁修有些意外的。

    他本以为像杜训导这样的人会是何教谕的死忠,甘愿被驱驰为马前卒。谁曾想杜训导却是个老油条,见情况不对立刻明哲保身了起来。

    宁修当然也不想真的去衙门告杜训导一个诬告罪。毕竟杜训导是他名义上的老师,学生告老师本就是闻所未闻,官府在断案审案时也会倾向杜训导的,最后很可能是各打五十大板。

    杜训导已经服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经此一事后他的形象非但没有被污损反而高大上了起来。这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吗?

    杜训导被宁修狠命这么一怼,自然是颜面尽失。最可恨的是他还得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把这堂课讲完。

    一个多时辰的授课时间在往日过的很快,但此刻杜训导却觉得度日如年。

    整个授课过程他不敢再与宁修对视,只匆匆念着讲稿。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课,杜训导夹起书本头也不回的出了惠德堂。

    他这一走,堂内便爆发出一阵欢呼。

    “宁朋友,真有你的啊。”

    “是啊,那杜训导存心刁难于你,我可为你捏一把冷汗呢。谁知宁朋友巧妙搬出《大明律》,不但化险为夷,还将了那杜训导一军。”

    “看那杜训导平日里斯斯文文,人五人六的,不曾想却是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人。”

    “是啊,要不是宁朋友有急智,用诬告反坐堵住他的嘴,指不定他还要怎么编排宁朋友的罪过呢。”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便是师长贤儒也不一定就是完美无缺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未可知啊。”

    众人对宁修一阵吹捧直是让宁修有些飘飘然。

    “额,诸位谬赞了,谬赞了。”

    经此一事后宁修已经在县学彻底出名了。

    出名是好事也是坏事。但总归是好处多于坏处的。

    刘惟宁上前拍了拍宁修的肩膀,微微一笑。

    虽然刘惟宁没有说任何恭贺的话,但宁修知道他的祝福比在场众人都真诚。

    ......

    ......

    “哼,堂堂县学训导,在学堂之上被一个生员呛的哑口无言,老夫若是你便找一块豆腐撞死了!”

    何一卿冷哼一声,眼神不屑的从杜翰身上扫过。

    杜训导心中那个苦啊。

    “大人,方才的情形您是没有看到。宁修那小子搬出了《大明律》,打了卑职一个措手不及啊。卑职要是继续跟他耗下去,恐怕就要被扣上一顶诬告的帽子了。”

    对于杜翰的辩解,何一卿却是并不买账。

    “还不是你没用!你之前不是说此事稳了吗?嗯?”

    何一卿狠狠瞪了杜翰一眼道:“连准备工作都没有做好,也敢说稳了?人家搬出具体律条来,你就不会反击吗?”

    杜训导哭丧着脸道:“大人啊,卑职实在愚钝。那小子一板一眼的,卑职无从下手啊。”

    “废物!”

    何一卿气的深吸了一口气,闭目了许久才平复了胸中的怒意。

    “从一开始,你的想法就错了。”

    何一卿摇了摇头道:“你讽他得势忘本,乍一看上去很有杀伤力,实则是漏洞百出。”

    “额,还请大人明示。”

    杜训导无奈啊,只能憋着火气装孙子。谁叫人家是上官是教谕呢,县官不如现管,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首先他得势不假,可却没有忘本。他那舅公本就不是直系血亲,又没有施恩于宁家。即便宁家得势也不是靠的那舅公。至于忘本,绝对是说不通的。那舅公与他家关系极淡,别说施恩了恐怕一年连面都见不上一次。这种情况下怎么能说他忘本呢?你这不是把脸伸过去让他抽吗!”

    杜训导听的面色一红垂下头去。

    “大人教训的是。”

    “还有......”何一卿阴恻恻的说道:“即便那舅公有恩于宁家,宁修也没有义务把制作水泥的方法告与他吧?这太牵强了!换做是你,你愿意吗?”

    何教谕对杜翰失望极了。他本以为杜翰会把事情办的妥妥帖帖,漂漂亮亮。谁曾想杜翰竟然这么坑,让宁修反倒出了回风头。

    “是,是。大人教训的是。”

    杜训导唯唯诺诺,这更让何一卿恼怒:“是个屁!还不快想办法。”

    “卑职愚钝,还请大人示下......”

    何一卿是真的服了。他当初怎么就找到杜翰这么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哼,那宁修拿律法来压你,你就不会用律法来压他吗?”

    “大人的意思是?”

    杜训导的眼眸中放出两道光彩来,他隐隐有些明白了。

    “你给他定的罪没有定到点子上,这才被他轻松化解。可若是打蛇打到七寸了呢?”

    “大人是说找准他的软肋下手?可这宁修行事一向谨慎,怕是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啊。”

    杜训导叹声说道。

    “他行事再谨慎也会有弱点。你不会连这点事都办不到吧?再说他在县学留宿,想弄点什么事情出来还不简单?”

    “啊!”

    杜训导恍然大悟。

    “下官明白了,明白了。”

    杜训导一阵狂喜,何教谕的意思是叫他设局引宁修入瓮啊。

    是人都会有弱点,只要有弱点就可以针对。

    有罪行自然要抓住不放,没有罪行制造罪行也要上。

    “去吧。这一次不要再让本官失望!”

    何一卿摆了摆手,示意杜翰退下。

    他是实在不想多看这个废物一眼了。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