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大明律(第十四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现在宁修能够体会到几分刘惟宁的感受了。

    何教谕不但无耻下作,还特别会伪装自己。

    他对宁修厌恶却不在人前表现出来,而是私下给宁修一个下马威;他想要给宁修穿小鞋,却不跳出来而是假借杜翰之手。

    这种人就是十足的伪君子。

    比起真小人来,伪君子更为可恶也更难对付。

    宁修曾经还疑惑,刘惟宁怎么能忍何一卿那么久。如今看来却不是刘惟宁想忍,而是不知道向何处使力气。

    何一卿极善于伪装,在表面上他就是个儒雅的学官,是个关心生员前程的良师。

    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伟光正的代表。

    刘惟正得罪了何一卿,故而在科试中被坑。科试是乡试的选拔性考试本身就有极大的偶然性因素,再加上评断文章好坏有很强的个人感情因素在,刘惟卿即便科试成绩不佳也不能说就是何一卿坑他。

    无凭无据的情况下他若真的跳出来大骂何一卿,恐怕就要被扣上一顶欺师灭道的大帽子了。

    那样刘惟宁非但不能报仇还可能会被除去生员的身份,得不偿失。

    刘惟宁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现在同样的问题摆在宁修的面前,只不过更为凶险罢了。

    杜翰显然是有备而来,当着众生员的面质疑宁修的品性,就是要把宁修搞臭。

    杀人诛心,不过如此。

    刘惟宁有些担忧的朝宁修望去,显然怕宁修一时冲动上去把杜训导暴揍一顿。

    宁修却是冷冷盯着杜翰,不发一言。

    杜翰被盯得有些发毛,急于让事情尘埃落定。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怎么,你做贼心虚连辩解都不敢了吗?”

    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宁修身上,想要看看这位大才子会如何应对。

    宁修嘴角泛起一抹浅笑,幽幽说道:“杜训导此言差矣!”

    杜翰有备而来,却是冷笑一声道:“那你倒说说本训导哪里说错了。”

    宁修依然镇定自若,不疾不徐的说道:“杜训导把宁某说的那么十恶不赦,那么我们便看看《大明律》中是怎么说的吧。”

    嗯?

    杜翰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但还是耐下性子听宁修如何辩驳。

    “《大明律》第二条为十恶。想必大家都知道吧。与亲人相关的条目大概是三条。分别为第四,第七,第十。”

    稍顿了顿,宁修继续说道:“其中四曰恶逆。谓殴及谋杀祖父母父母夫之祖父母父母杀伯叔父母姑兄姊外祖父母及夫者。

    七曰不孝。谓告言咒骂祖父母父母夫之祖父母父母及祖父母父母在别籍异财若奉养有缺。居父母丧身自嫁娶若作乐释服从吉闻祖父母父母丧匿不举哀诈称祖父母父母死。

    十曰内乱。谓奸小功***亲父祖妾及与和者。”

    他一口气把三条念完,却是耸了耸肩道:“不知宁某是犯了这三条中的哪一条,竟要被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

    他这番话说的铿锵有力,慷慨激昂让人热血沸腾。

    刘惟宁就知道宁修会反击,却不曾想宁修的反击会这么漂亮。

    他紧紧攥住拳头,暗中为宁修加油鼓劲。

    在场的生员都是读过大明律的,虽然并没有读的太仔细,但十恶肯定是知道的。

    第四条殴打及谋杀肯定是不成立的。

    第七条不孝肯定也没有。咒骂辱骂,不侍奉尽孝,丧期嫁娶取乐,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至于第七条**父祖妾者......更是无稽之谈了。

    最重要的是这些条目的对象针对的是父母,祖父母,妻之父母祖父母。

    宁修还未成婚,与之相关的只有父母,祖父母。舅公这种旁系学亲根本就不够格列入!

    不知不觉间生员们都站到了宁修这边,虽然不敢公然发声援助,但也能做到不偏不倚静观其变。

    这正是宁修迫切需要的。

    他需要一个公平的环境,公平的和杜训导对决。

    杜翰的脸都要气绿了。他如何没读过大明律,当然知道十恶是什么。

    宁修突然搬出大明律做护身符着实让他没有想到。

    他方才以诗经中的一首诗讽刺宁修富贵之后鄙夷嫌弃亲族,并希望彻底污损他的名声。谁知宁修没有在这上面纠缠,而是直接搬出律条,用以反驳。

    众生员们回过味来,纷纷看好宁修了。

    道义和律法还是有差距的。两者若要选择肯定是站在律法一边。

    何况宁修也没有触犯道义。

    他只是没有答应舅公合作开作坊的要求,这算哪门子的得势忘本?

    难道那舅公要求宁修把家中钱财都搬过去宁修也得照做吗?

    这就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了吧?

    杜翰显然也察觉到了生员们态度的变化,情况对他越来越不利。

    但杜翰哪里会甘心认输,他冷笑一声道:“哈哈,好个伶牙俐齿,铁齿铜牙。不过你却忘了读书人当急公好义了吗?对一般人尚且如此,何况你的舅公?即便你的行为没有触犯《大明律》,也是为天下读书人所不齿的。”

    他环视一周,见根本没有人响应,气的直跺脚。

    “哼,我鄙视你!”

    宁修摊开双手道:“杜训导说完了?”

    “说完了......你,你什么意思?”

    杜翰觉得自己失了气势眉毛一挑质问道。

    “那接下来便该宁某继续说了。”宁修狡黠一笑道:“宁某记得大明律似乎有过这么一条注解。”

    稍顿了顿,他朗声道:“诬告人者,反坐其罪。”

    只一句话杜翰的面色就变得惨白。

    他呆呆立在当中,冷汗顺着后背淌下来。

    诬告反坐这一原则是大明朝廷三令五申的。为的就是防止同僚,亲朋之间因为嫌隙而互相攻讦诬告。

    这种风气要是一开,绝对会把朝廷上下,甚至四海之内弄得乌烟瘴气。

    到时大家有矛盾也不用解决了,直接胡搅蛮缠诬告一番,朝廷、地方衙门把精力全放到解决这些莫须有的案子上吗?

    宁修这句话可谓戳到了杜翰的软肋,让杜翰不得不惧。

    要是最后证明杜翰是诬告诽谤,他是要被反坐的,这是爱惜羽毛的杜训导绝不能接受的!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