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四十七章 柳如是是个死胖子(第十二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从这李府义的言谈举止来看,宁修已经笃定此人就是个花钱买的附学生员了。

    读书人嘛总归是有些傲骨的。

    尤其是像刘惟宁这样怀才不遇的。

    刘惟宁是县学中的老大哥,显然知道李府义是什么货色,只见他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李府义也不恼,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怎么样,宁朋友,你觉得如何?”李府义笑嘻嘻的搓了搓手掌道:“只要你加入了我这虎啸诗社,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其实宁修对于这种花钱捐来的秀才没有什么太大的敌意,毕竟人家花钱了嘛。可你如此高调,如此目空一切,就有些惹人嫌了。

    本来呢,大家装作不知道,还能愉快的玩耍。非得要让他挑明了吗?

    宁修正打算发声,李府义却是哎呦一声喊了出来。

    宁修顺着声音看去,只见一个黑塔似的的胖子挤开了李府义,狠狠剜了他一眼:“就你也配邀揽宁朋友?你这么跳,问过我柳如是的意见了吗?”

    我靠,这到底是县学还是戏楼?怎么跟唱戏似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啊。

    宁修细细打量着又黑又高的胖子,心里直犯嘀咕。

    这么一个魁梧的胖子,偏偏起这么一个大美女的名字,柳如是?我呸!

    “柳兄,你这名字好熟悉啊,让宁某想起了一位故人。”

    “哦?”

    柳如是显然十分好奇,又向前迈了一步,肥硕的胸脯顶在了宁修脸上。

    宁修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讪讪笑道:“柳兄不必离得这么近吧?容易让人误会的。”

    明代读书人好龙阳,宁修可不敢肯定眼前的这位有没有这种怪癖,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原本龙阳之好这个词还是个偏中性的,但自从宁修见过楚汪伦在象姑馆中的龌龊事后就彻底否定了中性词这个定位。

    “额,在这县学之中,没人敢编排我的,这个宁朋友且放心。”

    柳如是挠了挠头,尴尬笑道。

    这货笑的很贱嘛!

    宁修原本还觉得会有什么人继续跳出来来争抢延揽自己,谁曾想却是再没人了,心中不免有些落寞。

    看来一首词的能量还是偏弱了些,要是他多作几首恐怕现在已经成为全江陵县学的明星了吧?

    果然出名要趁早,不负年少时啊。

    柳如是一出现,便没人敢延揽宁修了。很明显,此人是县学绝对的小霸王。

    别管是体型还是实力都是如此。

    细细比较,宁修倒是觉得柳如是比贺敏之和李府义要可爱很多。

    前者跟块狗皮膏药似的,怎么甩也甩不掉,且有附庸风雅之嫌。后者明显是个纨绔。这倒也罢了,偏偏纨绔都拿不出纨绔的气势,被人生生挤到一边,当真是丢人。

    实在不行,就从了这柳如是吧。至少此人在县学之中说一不二,可以免去很多纷争。

    “柳兄也创办了诗社?”

    宁修试探着问道。

    “不错,我创办的这诗社名叫河东。”

    噗嗤!

    宁修这下真的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这真不怪他,谁叫小黑塔取什么名字不好,取河东二字。

    稍稍读些晚明史的人都知道,‘河东君’是明末名妓柳如是的别称。

    而小黑塔又阴差阳错取了个柳如是的名字。

    这难道真的是巧合?

    历史真的是很耐人寻味啊。

    “宁朋友笑什么?”

    柳如是以为宁修是笑他取的诗社名字不雅,微微有些不悦。

    宁修强自定了定神道:“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他真的是笑的肚子疼啊,太好笑了......

    “宁朋友,你再笑我可就生气了!”

    看柳如是撅着小嘴的样子,宁修又忍不住了。靠着强大的意念支撑他才忍住了笑意,清了清嗓子道:“宁某决定了,就加入柳兄这河东诗社。”

    柳如是原本怒意正甚,闻听此言立刻喜笑颜开。

    “哈哈,我就说嘛。宁朋友是有见识的,定然会加入我河东诗社。”

    柳如是得意洋洋的扫了一番众人,尤其在贺敏之和李府义身上停留了片刻,就像炫耀胜利一般。

    那二人则像斗败了的公鸡一般,纷纷垂下头去。

    “宁朋友,非是愚兄矫情,凡新加入诗社的必须作诗一首。想必以宁朋友的才情不在话下吧?”

    本来呢,宁修是不打算在这种场合作诗的。

    他肚子里的好货有限,必须精细打算,好货用在刀刃上。

    但柳如是的出现实在是太喜感了,若不作诗一首好似憋着什么似的。

    他轻点了点头。

    柳如是立刻如痴如醉的盯着宁修,期盼这位江陵大才子作出一首绝世佳作来。。

    宁修背负双手,起身踱起步来。

    不出五步,他便吟道:“文君放诞想流风,脸际眉间讶许同。枉自梦刀思燕婉,还将抟土问鸿濛。沾花丈室何曾染?折柳章台也自雄。但似王昌消息好,履箱擎了便相从。”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沉默过后则是一阵猛烈的叫好声。

    “好一个‘枉自梦刀思燕婉,还将抟土问鸿濛’,宁朋友这是借诗言志,不愿被功名所累啊。”

    “后半首更是绝了。但似王昌消息好,履箱擎了便相从。宁朋友已经迫不及待要加入河东诗社了啊。”

    两位生员的点评将氛围烘托的恰到好处,宁修笑而不语。

    这首诗原本是是钱谦益写给柳如是的情诗,诗里满是对儿女情长的看重,和对功名官位的舍弃。中心思想就是为了你我什么都能放弃。

    宁修在此时作出这首诗非但不会突兀,还非常应景。

    就像两位生员说的,他是将河东诗社比作卓文君一样的美人,意思是为了诗词之道甘愿放弃为官的机会。

    这个观点有些乌托邦,有些虚渺,但却是很能煽情。尤其是对这些读书人。

    读书人当然想要入朝为官,但官位就那么多,一个萝卜一个坑,总不可能叫每个秀才都做官吧?

    不管江陵县学的生员愿不愿意承认,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是不可能中举、中进士从而做官的。

    在这种情况下,何不自我催眠安慰一番,潇洒的表示是老子不愿意为官,以求诗词大道呢?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