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四十六章 群魔乱舞(第十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翌日一早,宁修便来到县学。

    和昨日不同,今日是正式进学的日子。

    故而生员们大多调整好了状态,用最饱满的热情迎接接下来一个月的考前集训。

    其实备考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差不多,无非就是系统化的串一串知识点,再辅以大量的练习,用魔鬼训练来最大限度的提升能力。

    当然,这种方式有个弊端,那就是容易让考生跑偏。万一引导的方向错了,那就真要一路错下去。

    好在江陵县学的几位学官业务水平都是不错的,别管是何教谕还是三位训导,对于科举题目的把握都很到位。

    宁修选择的本经是《诗经》,和刘惟宁是一样的。这让他与刘惟宁能有更多的机会接触。

    宁修发现刘惟宁是个典型的外冷内热的人,虽然外表看起来冷若寒冰,但实际上却是副热心肠。

    宁修有好几处不明白的问题,刘惟宁都热情的解答了。

    张懋修说的不错,这个刘惟宁确实是个学霸。至少在对《四书》、《诗经》的理解上,刘惟宁高出宁修一个档次。

    这让宁修不禁感慨,何教谕真是毁人不倦,这样一个学霸被耽误了这么多年,不然说不准刘惟宁已经外放授官了。

    刘惟宁显然也明白这点,这次科试他准备最后一博,如果还不能获得乡试的参试资格他便准备先不考了,等到何教谕卸任再复出。

    反正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嘛,心态一定要好。

    何教谕虽然人品不咋样,但学术水平还是很高的,加之其授课方式很特别,宁修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宁修便和刘惟宁闲聊了起来。

    “汝安兄,听说你最近喜得一个千金,恭喜恭喜啊。”

    提起刚刚诞下的女儿,刘惟宁的面上终于堆满了笑意。

    “哈哈,要说嘛为兄虽然举业上一直难以更进一步,但子嗣也算不少了。你嫂子给为兄连生了三个大胖小子,此番又添了个女儿,算是无憾了。”

    宁修一脸羡慕道:“汝安兄儿女双全,让小弟好生羡慕。”

    “咳咳,宁贤弟还年轻嘛,以后有的是机会。你若少年登科,还怕没有女人吗?怕是来提亲的人都会踏破门槛吧?哈哈......”

    宁修直是一脸尴尬,他当然不会与刘惟宁提起戚灵儿的事情。二人现在虽然算是朋友,但也没到无所不说无所不提的地步。何况他与戚灵儿毕竟还没有正式订婚,还是不张扬的好。

    一旁饮酒的一个生员主动凑过来道:“这位,就是写出‘莫误双鱼到谢桥’的宁朋友吧?在下贺敏之,久仰宁朋友大名。”

    说着便冲宁修抱了抱拳。

    宁修淡淡一笑:“原来是贺朋友,过奖过奖。”

    其实他哪里认识这人,不过是礼尚往来,互捧一番罢了。

    “宁朋友太谦虚了。贺某自诩小有诗才,乍一听到这首诗人都湿了......”

    “呃......贺朋友也是眼眶湿了?”

    贺敏之点了点头:“当然了,宁朋友以为是什么?”

    宁修听罢只想翻白眼,我靠,大明朝的读书人动不动就湿了湿了,这是一句口头禅吗?

    “宁朋友有如此大才,日后必定金榜题名,琼林宴饮。届时还望不要忘了同窗之情啊。”

    这个贺敏之还真是一块狗皮膏药啊,宁修怎么甩就是甩不掉,搭理他几句也就罢了,偏偏不知进退的往身上凑......

    “一定一定。”

    宁修拱了拱手,直是苦不堪言。

    “宁朋友有如此大才,何不加入我鹿鸣诗社?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吾社每日以诗会友,正适合宁朋友这样的大才子。”

    “闪开闪开,姓贺的,就你鹿鸣诗社那些乌合之众,也能入得了宁朋友的眼?人啊要有自知之明,有多大能耐办多大事!”

    一个身着青衫,头戴四方平定巾的书生踱步而来。

    看他身材高挑,面容白皙,本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扮相。可他却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那贺敏之见了他就像老鼠见到猫一样闪开数步,宁修判断此人应该就是县学中的一霸了。

    对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亲近也不得罪。

    宁修笑着应道:“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在下李府义,也是这县学生员。今后咱们也是同窗了。”

    那李府义笑吟吟的打量着宁修,看的他有些发毛。

    “咳咳,好说好说。”

    “贺敏之那鹿鸣诗社没有啥能人,宁朋友还是来我虎啸诗社的好。”

    噗!

    光听名字,就知道李府义创办的这诗社是什么水准的了。

    宁修知道县学生员分为三等。第一等是廪膳生员,享受每月六斗米的补贴,也就是后世享受奖学金补贴的优等生。

    第二等叫做增广生员。增广生员也有定额,只不过不享受每月六斗的廪米罢了,也是走正常程序录取的。

    第三种叫做附学生员。附学生员嘛听名字就能明白意思。这些人的生员身份都是家底殷实的缙绅商贾花钱买来的,也就是所谓的走后门的。

    怪不得明初的时候规定县学名额为二十人,后人数不断增加,到了晚明,区区一江陵县学竟然有近百人。大概多出的这些都是附学生员吧。

    其实也不能都怪学官们贪心。毕竟朝廷财政紧张,拨款都紧着九边,军费吃掉了一大半,剩下的还要发放俸禄,还要赈灾,能留几个钱给各地府州县学?

    所以地方府州县学基本都是自己想办法自负盈亏的。

    这种情况下朝廷基本也就默许地方用附学生员这个名义捞钱。只要吃相别弄得太难看,朝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对于地方缙绅土豪来说,也乐得花钱捐个秀才出来。他们也清楚自家子侄的水准不可能再进一步,高中举人,所以得了秀才也就知足了。

    这也是秀才在晚明不值钱的原因。秀才烂大街了,许多有志向的读书人便一定要发奋中举,好与这些花钱买来的附学生员区分开来。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