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奋斗在晚明

第一百四十五章 空手套白狼的舅公(第十更,求订阅,求月票!)    文 / 一袖乾坤 更新时间: 2018-01-13 06:0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被亲爹“追杀”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下一秒会做什么。

    饶是敏捷如宁修,也被死鬼老爹偷袭了几手,屁股上多出几道耸起的檩子。

    还是那句话,老子打儿子,打了白打。

    宁修挨了一顿抽找谁说理去?

    好在死鬼老爹没有“斩尽杀绝”,在出气之后也就厌厌的走了。

    老爹走了宁修可不能闲着,他要思忖应对之策。不然等老爹下次杀来他不还是只有抱头鼠窜的份吗?

    老爹这里肯定是没戏了,宁修决定探探老娘的口风。

    此时天已经全部黑下来了,宁修蹑手蹑脚的走到娘亲居住的正房叩了叩门。

    宁刘氏还没睡下,听见敲门声便起身开门。

    一见是儿子宁修,宁刘氏颇是有些惊讶。

    “儿啊你明天就要去县学进学了,怎么不早点休息?”

    宁修苦笑一声道:“娘亲,儿子我倒是想睡,可老爹一通‘追杀’,我现在还心有余悸呢。”

    见宁修没点正行,宁刘氏单指在其眉心一点,叹声道:“你啊!又惹你爹生气!”

    宁修知道老娘这么说就是有戏,便撒娇道:“娘亲,这回真不怪儿子。爹非要儿子把水泥的配方写出来给他,说要和舅公合作扩产。可儿子觉得兹事重大当从长计议。爹这便不干了,挥着木棍就要揍我。得亏儿子跑的快,不然还不得屁股开花了。”

    宁刘氏宠溺的替宁修拢了拢鬓角散乱的发丝,柔声道:“这件事娘也听说了。你觉得和你舅公合作不好吗?”

    宁修撇了撇嘴道:“当然不好了。儿子对这位舅公一点印象都没有。叫儿子把配方给他和叫儿子把配方给一个陌生人有何区别?”

    古今中外被自家亲戚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宁修可不希望开这样一个不好的头。

    万一此事之后各种亲戚都以为他家人傻钱多,都要来坑上一笔,宁修便是挣了一座金山也得被搬空了。

    宁修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但也不是圣母婊。

    如果亲戚们想要来他这里做工,他在考察过后能帮肯定会帮。

    但想要变着法子骗钱,对不起,他不惯那个毛病!

    都是有手有脚的人,凭什么他们就得让别人养着?

    宁修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宁刘氏如何听不出来?

    她叹了一声,示意宁修进屋来说。

    母子俩分别坐定,宁刘氏叹声道:“你这舅公名叫高俨,是你爹最小的一个舅舅。他从小就吃喝嫖赌,五毒俱全。他家即便家底殷实,这么些年也让他给败光了。他娶了一房媳妇,很是贤惠。但他非但不碰人家还出去和**鬼混。那媳妇受不了刺激直接悬梁自尽了。造孽,造孽啊。”

    稍顿了顿,宁刘氏继续说道:“这次他听说你做出水泥,便起了心思想要合作。他找到你爹,也不知道给你爹灌了什么迷魂汤,你爹竟然答应了。你不放心,娘是能理解的。”

    我靠!宁修直是目瞪口呆。

    这舅公还真是想空手套白狼啊。按照老娘的说法这厮吃喝嫖赌已经将家底败光了,那么他拿什么去开水泥作坊扩产?

    宁修忽然生出一个很可怕的想法。

    一般这种情况下都会用资产抵押,而舅公没有资产很可能是用未来的作坊抵押。

    换句话说他画了一张大饼给合作的人,他的背后一定有个投资人!

    原来舅公只是一个站台的代理人,怪不得舅公只允准分成三成利,很可能给他投资的合伙人才拿的是大头。

    “娘,那更不能跟舅公合作了。这样的人会毁了咱家名声的。”

    水泥毕竟是宁修制出来的,而这高俨又是他的舅公。

    到时候舅公偷工减料制出了劣质水泥造成了工程事故,比如房子塌了墙倒了砸伤了人砸死了人闹到衙门去,恐怕会给宁家造成很不好的影响。

    以这位便宜舅公的操守品性来看,很可能一口咬定宁家给他的配方就是这样的。到时候宁家真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娘又何尝不知道呢。但是你爹那个性子......”

    说到这里,宁刘氏的眼眶中已经噙满了泪水。

    “娘,您别哭啊。都是儿子不好。”

    宁修心里一酸,十分不是滋味。死鬼老爹的性子着实不怎么样,属于那种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这种人一般有着极为严重的大男子主义倾向,不容许家人有与他相左的意见。

    宁修很难想象娘亲这么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本以为赚了钱日子好起来,死鬼老爹的性子能够改一改。

    现在他却发现,江山易改禀性难移。

    死鬼老爹的性子这辈子恐怕是不会改了。

    “傻孩子,娘又没有怪你。娘就是觉得憋屈。”

    宁刘氏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哀声说道。

    “要是本家亲戚也就罢了。他那些叔伯兄弟来,我都是和颜悦色的侍奉着。可八竿子打不着的一个小舅竟然也能这么糊弄人,把他弄的神魂颠倒。我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宁修赶忙安慰道:“娘您放心好了,这次儿子无论如何不会把配方给那舅公的。”

    宁刘氏有些担心的说道:“这样好吗?不等于拂了你爹的面子?”

    宁修心道我就是要拂他的面子。

    若是这次还由着他胡闹,不知道这家会被他搅和成什么样子。

    “这,儿啊你可别做傻事啊。那可是你爹。”

    宁修苦笑一声道:“儿子当然不会做傻事。我就是躲一阵子而已。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躲?”

    宁刘氏有些愕然。

    “是啊,娘您难道忘了儿子我要去县学进学,备战一个月之后的科试了吗?”

    宁刘氏恍然大悟,终于喜笑颜开道:“对,对。吾儿真是聪明。”

    宁修笑声道:“教谕说了,生员们可以选择住在县学也可以选择回家住。本来儿子肯定要回家住的。但这件事一出自然是去县学住了。反正水泥的配方在儿子脑袋里,儿子不说爹也不可能知道啊。等这件事情淡化了,儿子也正好参加科试,岂不美哉。”

    .....

    .....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