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一世富贵

第3章 人之将去    文 / 安化军 更新时间: 2018-01-13 05:2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见徐平冷眼看着任守忠,脸色越来越难看,庞籍急忙咳嗽一声,对任守忠道:“阁长一路上劳顿,不如先去吃杯茶。 w w一w 而是事实俱在。

    徐平做事一向认真,俘获的交趾上下官民都有名有姓,甚至照着名册能把人找出来一一盘问。缴获的金银财宝也是,账籍和实物都能对上号。

    如果说先前的处理没大问题。现在的问题就大了。

    官以任能,爵以酬功,现在徐平在邕州既立下了功劳,也显示了自己的能力,按常理。那是要加官进爵的。结果什么没有,还把官还一撸到底,徐平怎么想不讲,邕州这里打了胜仗的其他人怎么想?

    任守忠带着徐平拍拍屁股就走了,烂摊子却留给了庞籍和余靖。他们两个怎么接徐平留下的官职?就凭着朝廷给的官告文书?蔗糖务上下男女老幼数十万,太平县里也管着数万人,他们凭什么听这两位的?

    这数十万人里,大多数可都是这几年从土官那里解放出来的家丁奴仆,刚刚成为朝廷的编户齐民,他们知道官告是个什么东西!

    庞籍只觉得脑袋蒙。原以为只是普通的升迁,甚至被派到岭南天边还有同僚为他觉得可惜,突然之间要接的官职就烫手得很,他都不敢去摸。

    余靖一样觉得难办,只当个知县也就罢了,偏偏还带着军使,治下的官军全都归他管。大宋的兵难管,尤其是几代帝王有意削弱统兵官的权威,套用徐平前世的一句话来说,这个年代军队里下克上可不新鲜。

    钱粮得不及时要闹。赏钱少了要闹,甚至底下兵士觉得心情不爽了一样闹。尤其是文官统兵,先就要笼络士卒之心,不然就等着好看。从理论上来说。统兵权在三衙,虽然厢军他们管得少,但战兵一样要管。只要下面士卒闹起来,板子先打到统兵官的身上,对士卒则以抚绥为主。

    这种治兵思想在太宗之后尤其明显,说穿了依然是防内乱第一。 w w一w一.臣眼里,任守忠这帮内侍的形象却着实糟糕。在京城里,还可以借着太后的名义抖威风,出来了一旦被抓住把柄,会生什么可就难说得很。作为内侍,最可怕的就是被说是假传圣旨,这种罪名一旦被安到了头上,那是神仙也救不了。

    知道自己一时嘴快留下了话柄,任守忠也不敢对着一班文臣胡搅蛮缠,把话题转过道:“我不与你们作口舌之争,太后旨意,徐平必须今天启程。如今天色已晚,还不收拾等什么?”

    余靖板着脸道:“只要明天的太阳还没升起来,都是今天,你传过太后教旨,只管随着徐平工部就是,咶噪什么!”

    听见这话,连一边的徐平和庞籍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余靖。余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话也很少,给人很沉闷的感觉。但这位历史上名列“庆历四谏臣”之一的人物,一旦作起来,能抓着皇帝喷上半天,任守忠被他抓住把柄,只是骂两句已经算是他现在年少风头不显了。

    任守忠的威风是别人有事求他,可以凭着一众党羽上下其手。在外文官不指望求着他升职,他的手也伸不到中书门下去,给他脸色看他也没办法。

    见里面的几个人都对自己怒目而视,任守忠面色讪讪:“且看你们能够拖到几时,我就在外面等着,一过了时辰,太后面前有你们好看!”

    说完,一甩袖子,带着几个小黄门转身出了官厅。

    看着任守忠离去,余靖对徐平拱手道:“得罪了这阉人,工部路上可能要受些苦楚,是卑职鲁莽!”

    徐平道:“自他一到这里,就装腔作势,早就得罪了,也不差你这一句话。算了,不说这些,你们再想想,还有什么事问我。”

    庞籍和余靖两人自去找各自属下的文吏,问一些具体事务,看看还有什么疏漏,及时让徐平解答。

    这个时候两人都明白,自己接下来的职事相当不轻松,现在邕州局势大好,一旦将来办砸了,对以后的仕途会有相当不好的影响。

    之前徐平一身数职,现在算是分到了四个人身上,邕州冯伸己和韩综,蔗糖务庞籍,太平军余靖。除了冯伸己和韩综与徐平共事多年,相对来说还算轻松之外,庞籍和余靖将来相当棘手。

    庞籍素以有吏干著称,又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官场历练,但面对蔗糖务这一大摊子,依然有无从下手的感觉。如果把家属算上,蔗糖务属下数十万人,整个大宋有几个州有这样多的人口?就是开封府,把不属治下的军队、官吏和皇宫人员除外,也多不了多少人啊。更不要说还面临着南边的交趾局势,蔗糖务向南向西的扩展,事务繁杂远一个大州。

    余靖倒是还好一点,他本身是广南东路梅州人,有地理之便。太平县虽然地方也大,但人口不过一大县,民事他还处理得来,惟一就是厢军有点棘手罢了。实际上若按历史的轨迹,余靖的功绩大多都是来自于这片土地,人生的最高点就是随狄青平侬智高之乱,现在不过是他提前来到了这里。

    徐平一个人站在门前看雨,心里五味杂陈。自六年前来到邕州,数年之间,这里一州的人口就已经远远过那时的整个广南西路,蔗糖务产出的财富更是相当于数路之和,更不要说在边疆的战功,最后却是这个结局。

    没来由地想起了在中牟时,见过的此时第一名将曹玮。当时曹玮在陕西战功彪炳,朝里一纸诏书,曹玮二话不说,略作收拾,带一老奴,骑驴离开了陕西治所。十年之后,自己竟然也面临这种命运。(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