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马前卒

第一百三十五章:喀什噶尔的胡杨    文 / 枪手1号 更新时间: 2018-01-13 05:2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激情终于褪却,秦风软绵绵地躺倒在大红的被褥之上,浑身没了一丝儿的力气。≯>   闵如兮如同一个久旷的怨妇一般,在那一段时间之内,需索无度,抛却少女的羞涩,一次次想法设法激起秦风的热情。

    她只有这一天一夜的时间,她想要一个孩子。

    一个属于她和秦风的孩子。

    既然不能长相厮守,她便想要留下一个永久的念想,有什么能比一个属于两个人的孩子更能证明属于她们两人之间这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秦风要死了,闵若兮觉得自己生命的色彩也将随着秦风的离去而消散,余下的生命,她将永远活在回忆之中。

    紧紧地拥着秦风,闵若兮凝视着对方消瘦了不少的脸庞,喃喃地道:“秦风,我们会有一个孩子,他将是我们生命之中最重要的见证人。”

    “或者。”秦风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对方云鬓散乱的头。“可是兮儿,委屈了你,这样嫁给我,而且将在余下的生命之中背负起更多沉重的东西。”

    “不,只要是属于我们两个人的,我就不会觉得沉重,而只会觉得幸福。”十指纤纤,搁在秦风的嘴唇之上,闵若兮微笑着,“有人在一起一辈子还是浑浑噩噩,而有人哪怕只相聚短短的时间,却相爱永恒,那就是我们。”

    “我曾幻想能有朝一日骑着高头大马,抬着汇章缓缓地站了起来,转身,看着诏狱之内,低声道:“丫头,一天一夜,我答应你的都做到了。”

    转过身来,倒背着双手,向前慢慢走去,在他身后,大汉将案子扛在肩上,刀夹在腋下,跨出两步,却又转过身来,看着霍光,“霍光,我等着你去端菜。一个人有时候还是挺寂寞的。”丢下这句话,大汉一笑转身,紧随着文汇章扬长而去。

    霍光转过身来,看着抱着膀子倚在诏狱门口的瑛姑,低声道:“一天一夜,时间到了,秦风他,只怕又要作了。”

    瑛姑眼眶有些红,“可怜了昭华公主。”

    “走吧,进去吧!”两人并肩,踏入诏狱。

    而在他们的身影刚刚消失在大门口,一直在街道某处一间房内等候着的马向东和杨青也齐齐出现在街道之下,随着杨青手臂一挥,无数内卫从各处房间涌了出来,走进了诏狱的大门。

    诏狱之中,布置一新的牢房之内,秦风的歌声已经断断续续,终于完全停了下来,体内暴虐的内力渐渐开始失控,他竭尽全力抵抗着那无处不在的疼痛。

    “走,兮儿,快走,离开我,我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秦风大叫起来。

    看着怀里人儿渐渐变红的皮肤,闵若兮失声痛哭起来,“不,秦风,我不会让你这样死去,我不会让你在我面前被烧成一堆灰,我也不会让你被他们押上刑场,去受那千刀万剐之苦。”痛哭之中,纤纤素手缓缓地从秦风的脸上一直抚摸下去,最终停在了秦风丹田的位置。

    秦风明白了闵若兮要做什么,他笑了,看着闵若兮,他喃喃地道:“挺好,挺好。”

    闵若兮大哭着,感受着秦风的体温渐渐升高,感受到那疯狂的暴虐内力开始外溢,她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秦风的脸上,秦风的真气外溢愈来愈强,不断地刺激着闵若兮,她的身体不断地震动着,却仍是死死不肯松手,嘴角渐渐渗出鲜血,弹动的幅度愈来愈大,闵若兮知道,下一刻,自己就再也无法支撑了,她闭上了眼睛,俯下身去,失去血色的嘴唇用力的亲在秦风的嘴唇之上,抚在秦风丹田之上的手掌却是举起,击下。

    如同一个水泡被刺破,爆出一声极轻微的闷响,秦风的身体微微一震,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那本来正在疯狂外溢的真气骤然之间便停了下来,然后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之中,退潮一般向着丹田方向涌去,在那里盘旋,但破碎的丹田已经经没有了他们的容身之处。

    闵若兮这一掌,震碎了秦风的丹田,也震碎了秦风全身的经脉。

    没有了丹田气海,没有了经脉,狂暴的真气瞬间便失去了他们的大本营,但极为诡异的是,失去了大本营的这些狂暴真气,却顷刻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在这一瞬间,所有的这些让秦风痛苦了多年的真气,与他的血肉融为了一体。

    真气消失,秦风的呼吸也消失了。

    闵若兮死死地抱着秦风,这一次她却没有哭,而是轻轻地哼唱起了刚刚秦风唱过的歌。

    我会默默的祈祷苍天造物对你用心

    不要让你变了样子

    不管在遥远乡村喧闹都市

    我一眼就能够现你

    霍光和瑛姑两人踏进房间的那一刻,看到的便是这一幕,瑛姑的身体晃了几晃,险些摔倒在地,而霍光也是脸色苍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最后,居然是闵若兮亲手杀死了秦风。

    “公主!”他抢上一步,手抚上秦风的脉门,而后转头看向瑛姑,慢慢地摇着头。

    “公主!节哀顺便吧!”他看着闵若兮,轻轻地道。

    闵若兮抬起头来,看着两人,脸上却是露出诡异之极的笑容。“瑛姑,把东西拿来吧!”

    瑛姑流着眼泪,默默地从屋角提起早先便放在哪里的一口箱子,打开,从内里取出了一些衣物,轻轻地放在了床上。

    那是一套孝服。

    霍光默默地转身,退出了房间。

    “瑛姑,麻烦你,帮我梳妆换衣裳吧!”闵若兮低头,怜惜地看着怀里脸色已是变得苍白的秦风。

    诏狱的大院里,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内卫,马向东与杨青两人站在最前面,凝视着那通往天字号牢房的通道。

    有歌声从内里隐隐传出,马向东转头看向杨青,却现杨青也正在看向他。

    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马向东的脸色渐渐白,而他身边的杨青,也同样如是,身体微微颤抖着,一天一夜不见的昭华公主闵若兮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少女的长辫已经梳成了妇人的长髻,如果说这还在他们的意料之中的话,但昭华公主一身孝服,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人,公主身材娇小,而她怀里的人却手长脚长,此刻被昭华公主抱着,脚几乎要落到地上。

    那人,不是秦风还是谁人。

    杨青踏上一步,还想说点什么,马向东却是一把拉住了他,冲着他摇了摇头,然后一转身,大步离去。杨青犹豫了片刻,终于也是转身,跟着马向东向外走去,院子里的内卫顷刻之间退得一干二净。

    闵若兮似乎没有看到这一切,她抱着秦风,唱着歌儿,慢慢地向外走去。(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