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黑暗王者

第一百四十一章:飞鸟和鱼【第一更】    文 / 古羲 更新时间: 2018-01-13 05: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缓缓上了囚车。㈧㈠ 中 Δ文』 网

    整座囚车由钢铁铸造,极为牢固,就算是他如今的力量,都难以破开。

    中年人见杜迪安没有反抗,撇撇嘴,略觉无趣,锁上囚车,跳到前面坐下,跟担任车夫的同样身穿制式铠甲的青年道:“走吧,等把这小子送过去,有他好受的。”

    “小小年纪心计倒深,敢跟贵族小姐勾搭,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

    “想要一步登天,可笑。”

    “倒是便宜咱们了,好久没有新鲜货色过去了,兄弟们都手痒了。”

    “这种细皮嫩肉的,在里面最受欢迎了。”

    “还是个雏儿,哈哈……”

    二人谈笑着,驱车离开,在囚车两旁分别是四位审判骑士沿途护送。

    杜迪安盘腿坐在囚车里,望着沿途的风景。在离开小镇后,众人进入到荒凉的辐射区,一路上偶尔遭遇到野兽袭击,但均被沿途护送的审判骑士给轻易斩杀。

    通过边防要塞的检查后,众人进入到要塞内,来到一处偏僻的荒野处,远远地有一座监狱矗立在这里。

    马车停在监狱前,中年人打开囚笼,道:“下来吧。”

    杜迪安跳下囚车,向他道:“我要申诉。”

    “你现在只能呻吟。”中年人冷笑道:“你以为,你的事还有机会开庭审理么,从来到这里的一刻起,你就是一个哑巴,没人会听到你的话,等上面的裁决通知书下来,你就彻底没有翻身的机会,要怪,就只怪你自不量力,好好的做你的狩猎者,为财团赚取财富不好么,偏偏要去勾搭贵族小姐,找死!”

    杜迪安神色不变,冷冷地盯着他,道:“你不是典狱长吧?”

    中年人冷笑一声,道:“你以为,有我在这里,你还有机会见到典狱长申诉么?要掩盖住你一个没身份没背景的小鬼,轻而易举,区区一个见习神官身份,你以为真的能丙了……”杜迪安望着窗外的微光,心中有些悲凉,但更多的是绝望和愤怒,以及浓浓的杀意,“只能越狱,不然的话,只会被活活困死在这里,而且会受尽屈辱。”

    “如果越狱了,就要一辈子活在黑暗中。”

    “那样的话,就再也见不到茱拉阿姨他们,也见不到梅肯他们,也……见不到她!”

    杜迪安心中悲哀,但本能的求生**,还是激了他活下去的决心,开始认真地思考起越狱方法。

    转眼间,又过两天。

    这一天,牢笼忽然打开。

    靠在墙上睡觉的杜迪安微微睁开一条眼缝,心中暗道:”机会来了。”心中刚泛起杀意,忽然,一股熟悉的气味飘入鼻端,让他微微一怔。

    “迪安!”就在这时,一道难以置信地声音传来,惊慌地道:“你,你怎么变成这样?”

    杜迪安听到这声音,全身猛地一震,不自禁地睁大眼睛望去,却看见珍妮一身雪白裙子,站在昏暗的牢笼前,纤白的手指抓在牢笼上,跟漆黑粗壮的钢柱形成鲜明对比。

    杜迪安瞪大眼睛,几乎怀疑是自己太过饥饿,鼻子和眼睛都出现了幻觉,忍不住道:“珍,珍妮?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是我父亲送我过来的,他们虐待你了么?”珍妮眼眶泛红道。

    杜迪安急忙爬起,抓住她的手,激动地道:“你没事吧,你父亲没有伤害你吧?”

    珍妮顿时一怔,立刻挣脱开他的手,退后几步,揉掉眼眶上的泪水,紧紧咬着下唇,道:“不许你这么说我父亲,他才不会伤害我!我来这里,只想问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去偷窃?”

    杜迪安心中一震,只觉刚刚沸腾起来的鲜血,忽然间又冰凉了下去,而且冷到心底深处,刺骨一般地疼痛,他心底苦涩地想,是啊,你是你父亲的宝贝女儿,他自然不会伤害你,我又何必去担心?

    他望着这个纯白的女孩,涩声道:“你也觉得我会偷窃么?”

    珍妮咬着牙,道:“证据已经确凿,在你的保险柜里,找到了一块米兰家的龙山红宝石,这是米兰家的三大珍品之一,世上没有第二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杜迪安握紧牢笼的铁柱,身体颤,道:“如果我说,我根本不认识这个米兰家,也从没见过你说的红宝石,你会相信么?”

    “你为什么还要骗我!”珍妮眼眶中泛起泪花,道:“我已经到处打听过了,知道了事情的所有真相,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想要骗我?!”

    杜迪安满心苦涩,道:“我从没有骗过你,这一切都是你父亲为了拆散我们,而故意陷害我的,你为什么就不愿意相信我?难道这一年的相处,你还不知道我的性格么?”

    珍妮痛苦地蹲了下来,道:“一开始,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问过米兰家的人,你在两个月前米兰家的小姐邀请你到他们家去参观,后来,他们的龙山红宝石就丢了!当时,我依然认为,你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就算从你家的保险柜里找到龙山红宝石,我依然相信,是别人陷害你!”

    “可是,可是,审判所的霍莱特执事亲自受理这个案件,经过几周调查,也核实了,确实是你偷窃的!”

    杜迪安怔住,忽然明白了,难怪没有审问自己,上面就能布出抓捕令,原来是执事级的神官受理了这个案件,而且已经调查清楚了!

    可是,他非常明白,自己根本就没见过那什么米兰家小姐,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都是诬陷!

    “这执事神官,应该也是被你父亲收买了。”杜迪安阴沉地道。

    珍妮愤怒地抬起头,道:“不许你再说我父亲!”

    杜迪安心中一堵,眼泪险些掉落下来,苦涩地道:“你就这么相信你父亲么?”

    珍妮微微咬牙,道:“不是我这么相信,而是你真的这么做了,你可能不明白,我们布隆家族虽然很庞大,但想要收买一位审判所执事,是绝无可能的!神官都是很高尚的,很纯粹的,不可能被金钱所蛊惑!而且这位执事,跟我们家从没有过来往,所以,他没有理由诬蔑你!”

    杜迪安涩然道:“没有什么人是不会被金钱所诱惑的,就算是审判所的神官也不例外,甚至包括光明教廷的光明骑士。”

    珍妮抬头看着他,忽然抹掉了眼泪,表情也缓缓地平静下来,道:“因为你是一个小偷,你自己爱慕金钱,所以你认为所有人都是如此,书上说过,卑劣者的眼中,所有人都是卑劣的,高尚者的眼中,所有人都是高尚的。”

    杜迪安紧紧握住铁柱,涩声道:“如果你已经不再相信我,为何又来到这里?”

    珍妮身子一颤,眼眶泛红,道:“我只想看你亲口承认,只要你承认了,我可以不在乎这些,依然跟你在一起,我可以原谅你犯罪,但是,你到现在还是执迷不悟,还试图陷害我父亲,甚至诬蔑神官,来掩盖你自己的罪行,我对你……真的很失望。”

    “失望?”杜迪安笑了,泪水却顺着眼眶滑落,“你宁可去相信一个外人,一个审判所的执事的话,也不愿意相信我,你说的没错,我有罪,我的罪是我太傻太天真,以为我们能够打破贵族和平民相爱的桎梏!我的罪,是我太自不量力,以为你能追随我到天涯海角!”

    “然而,飞鸟和鱼,纵然相爱,终究不能在一起!”

    吱呀一声,忽然,牢笼的门被推开,一个伟岸的中年人踏入进来,气质不凡,充满威严,向珍妮道:“孩子,该回去了。”

    杜迪安抬起头,望着这个一手策划的男人,眼中充满愤恨,道:“如果你想拆散我们,为什么不光明正大一点,你可以给我提要求,提目标,如果我无法做到,我会自愿离开,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用这样卑鄙的手段?!!”

    “够了!”珍妮打断杜迪安的话,痛失地看着他,道:“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认错?直到现在还要诬赖我父亲!一个人如果是清清白白的,谁又能冤枉得了你?难道整个财团的人都在冤枉你?我问过了,你的魔痕能力,是嗅觉吧?”

    杜迪安怔怔地看着她。

    “在第一次相遇时,你就知道了我的身份吧?你利用你的嗅觉,一次次故意安排巧遇,像游吟诗人故事里的那样,制造出偶遇的场景,就是为了接近我吧?雨夜时送我回去,后来又陪我去参加神官考核,然后又一次次过来,特意陪着我,接近我……”

    珍妮说着,眼眶中泪水滚落下来,“就算知道这些,我依然是那么的喜欢你,喜欢你说话的语气,喜欢你的成熟,我知道,这些是伪装不了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认错?为什么你要去当一个小偷?!”

    杜迪安听到她的话,只觉心像被匕一次次地刺入,痛得仿佛窒息。

    他忽然明白了,当一个人不信任你时,你所有的解释,都是谎言!所有的真心,都是虚伪!

    纵然拼尽一切,却换不来一次无条件的信任,仅仅就一次!

    这就是爱么?

    他望着她,忽然想笑。

    为了你,我愿意放弃所有,甚至是自己的理想!

    为了你,我甚至放弃了自己,甘愿过上你喜欢的生活。

    因为你父亲的计算,这次狩猎我险些丢掉了性命!

    然而,这一切,却并没有换来好下场,自己反倒成了一个卑劣者,一个肮脏的小偷!

    他感觉自己很可笑。

    多么愚昧啊,早应该明白的,不会有好结果。

    可笑自己却怀抱着希望,卑微而可怜的希望,认为只要真心相待,就能克服一切困难。

    天真,换来的却是计算。

    善意,换来的却是陷害。

    他仰头笑着,笑得太用力不禁咳嗽起来。

    伟岸中年人冷漠地看着杜迪安,向珍妮温柔道:“走吧。”

    珍妮望着状若疯癫的杜迪安,向中年人迟疑地道:“父亲,他不会有事吧?”

    中年人微微一笑,道:“只是偷窃罪,虽然偷窃的东西价值够判他入狱两百年的,但我跟米兰家打过招呼了,会给他减轻的,用咱们家族的人际关系,帮他减刑,最多关个三五年就会释放出来的,虽然这手法有点违法,不过……但愿他好自为之吧!”

    珍妮松了口气,深深地看了一眼杜迪安,眼眶再次泛红,她忍住泪水,转身离开。

    杜迪安望着那道离去的背影,本能地想要再伸手挽留,可是抬起手,却又放了下来,他忽然明白,有些事物一旦失去了,就再也难以挽回。

    他沉默着,站在牢笼里。

    就像一块又冷又硬的石头,寂静地伫立着。

    两天后,外面再次来人,是先前那位被杜迪安打伤的中年人,他的鼻子包扎着纱布,推门进来后,却看见杜迪安像一具死尸一样笔直地站着,一动不动,吓得一跳,随即现杜迪安不是上吊,这才松了口气,冷哼道:“装神弄鬼,臭小子,给我醒醒。”

    杜迪安没有反应,闻若未闻。

    中年人冷笑一声,抖落出怀里一张羊皮卷,道:“这是审判所来的通知,你的裁决结果已经出来了,‘死缓’罪行!配到荆棘花监狱,五年后执行裁决!”

    静立两天的杜迪安,身体微微动了,缓缓地抬起头,目光从他手里的羊皮卷上缓缓扫过,然后移到中年人的脸上,唇缝间露出一抹笑容。

    看到他的这抹笑容,中年人脸上的笑容却忽然消失了,只觉寒毛微微竖起。

    希尔维亚巨壁历3o5年,黑雪季,年仅十三岁的‘杜迪安’押运到外壁头号罪犯监狱——荆棘花监狱中,成为荆棘花监狱五十年来,最年轻的罪犯!

    ……

    ……(未完待续。)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TXT库小说网(www.txtku.cn) 手机版:www.txtku.cn/wap】
本站官网 www.txtku.cn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